Stephy

养成记(小狐狸Root~~) 第一章

深沉的一只猫:

前言:Root变成狐狸啦!不要问我为什么,怎么变得,还会不会变回来,本文木有逻辑,就是看了@heshiyinggg大大的萌图,忍不住想写写萌萌的狐狸Root。


大家随意Enjoy~~~


http://youqiwulidexiaomao.lofter.com/post/1d0061b7_a963d46
 1  2  3  4


第一章


Shaw在早上五点五十分的时候准时的睁开了双眼。


她随便的套上睡裤,赤着脚光着上身的跳下床,打开冰箱拿出昨晚放进去的三明治就开始狼吞虎咽。


辛辣的食物顺着食管来到了空荡荡的胃里,一种奇异的满足感和幸福顺着逐渐被填满的胃袋慢慢的浮了上来。


食物总是能安抚Shaw或者无聊或者暴躁时的心情,而在她本来就挺愉快时就更明显了。她欢快的套上背心,对后背还在缓慢渗血的伤口视而不见——黑的背心会掩盖血迹,而微微的刺痛只会让她回想起昨晚的疯狂。


她扭头打量了一下凌乱的床,毫不意外的没有看见那个昨晚在她背上留下一堆抓痕的女人,看来Root起的比她还要早,Shaw暗暗想着,一边责备自己的身体已经对对方熟悉到了不再会因为Root的到来或者离开而惊醒警戒的地步了。


但总的来说,这天早上的Shaw心情是很不错的,尤其是在去地铁站的路上又买到了最喜欢的热狗的时候。


可是气氛从她钻进地铁站开始就有点不对劲了。


首先是血腥和火药的味道让Shaw警惕的吸了吸鼻翼,可是远处站着的好像在争论着什么的两人一点也不像是受伤的样子,这就有点奇怪了。好奇心使Shaw的潜伏技术又上了一个档次,以至于她出现在Finch和Reese身后时他们一点都没察觉。


“......这不行,John,她只是个孩子。”


“事实上,我倒是觉得这更像动物。”


Shaw突然跳出来插嘴,“什么更像动物?”


两个男人吓了一跳,一个下意识的摸枪另一个则以他身体状况几乎不可能的速度跳到了一边。


“Mrs Shaw!”Finch站立不稳,扶着桌子有点恼怒的抗议,“你真的该停止这种偷偷溜到别人身后的行为了!”


Shaw抓起桌上的薯片,毫无诚意的点了点头,再次把话题扯到她感兴趣的地方,“你们到底在说什么?你们打算生个孩子?还是多了一头宠物?”


Finch呃了一声,好像是不知道该怎么解释这个令他匪夷所思的事情,“是John发现的,她当时就躲在其中一个入口处,而John以为她是敌方的特工......”


Shaw的目光已经随着Finch落到了车厢里面一个蜷缩着的人影身上。


公正的来说——打量了一会儿神奇生物的Shaw觉得Finch和Reese说的都不算错。稚嫩的四肢,矮小的身材,使她像一个六七岁的孩子;而瑟瑟发抖的兽耳,以及身后火红的几乎能把她包起来的大尾巴,则使她——或者它,更像一只,唔,Shaw摸了摸下巴,大脑中浮现出一只火红的狐狸。


不过等等,Shaw看着这个生物小腿上的一片殷红,对Resse翻了个白眼,“你开枪打了一个孩子?”


Resse耸耸肩,“我能说什么?我以为它是敌方派来的特工。再说,重点应该是这到底是什么东西好吗?”


“至少要先给她包扎好伤口,”Finch抗议,“不过John试过了,效果并不好。”他示意双手抱胸的男子给Shaw展示他手背的血痕,“我想,Mrs Shaw你也许可以试试。”


Shaw犹豫了一下,但那条看着手感就超好的大尾巴击败了一切顾虑,她翻了个白眼就一脸很无奈的样子走了上去,虽然那跃跃欲试的步态已经完美的出卖了她。


奇怪的生物只穿着一件大T恤,赤着脚光着腿,双手抱膝,掩住流血的伤口;脸死死的埋在膝盖上,不停抖动的小耳朵在Shaw走上前来的时候立刻竖了起来,蓬松的大尾巴卷了过来挡在了自己前面,露出了身后固定在柱子上儿臂粗的铁链,铁链连在孩子的脖子上,透过棕色的卷发,隐隐可以看见一个结实的金属项圈。


Shaw回头瞪了一眼满脸无辜的Reese,放缓了脚步,慢慢的蹲了下来,嘴里一边发着柔和的安抚声一边伸出手臂——她对动物总是很有耐心的。


缩成一团的小身子微微舒展了一点点,竖起的耳朵也开始有了放平的趋势,可这时候,Shaw突然僵住了,她愣在那里,呆呆的看着这个孩子因放松而露出来的赤裸的大腿的乌青的手印,那个形状是这么眼熟,她轻轻的把自己的拇指覆在乌青上,bingo!完全吻合。


有点走神的Shaw没有听见Finch急切的提醒,直到小臂上的剧痛唤回她的神智。Shaw皱着眉微微低下头,然后就对上了一双蜜糖颜色的眸子。


瞳孔有点发尖——这有点不一样,就像猫科动物。可是Shaw绝不会认错这双水汪汪的好像蜜糖一样的眼睛。


这下她再没有疑虑了。


Shaw没有管被尖锐的犬齿几乎咬穿的伤口,她只是维持着小臂被咬住的状态稍稍回过头,对着两个一脸关心的男人开口,“钥匙。”


“什么?不。”Reese反对,“这东西跑的很快,我不认为在没弄清楚这是怎么回事之前应该打开它,再说........”


Finch打断了Reese,“给你钥匙。”


“诶?”Reese刚要抗议,就看见自己的老板一脸震惊加复杂的看着因死死咬住Shaw胳膊而露出面孔的小生物。


然后他就眼睁睁的看着Shaw轻轻的打开了项圈上的锁。


喀拉一声,锁开了,沉重的项圈落在了地上。


感觉咬住自己的牙齿松了一点,Shaw轻轻捏住小家伙的下颌让她张嘴,救出了自己鲜血淋漓的手臂。她小心翼翼的用Finch贴心递过来的毛毯包住小狐狸,把她抱到了自己的行军床上,然后用了一个能让Reese后退一步的凶狠眼神示意他赶紧把医药箱拿过来。


Reese无奈的拿来了医药箱,边走还边跟Finch抱怨——看着一向粗枝大叶的Shaw温柔的样子,他实在有点别扭——更别提还是对一只奇怪的生物,但目前看来,好像除了他没人再关心这个似人非人似兽非兽的东西是什么了。


伤口的情况还不算糟糕,子弹并没有留在体内而是射穿了小腿,但是麻烦的是当双氧水接触到伤口时小家伙痛的毛都炸起来了扭头就想跑,Shaw好容易才按住她,抬头就看到一双含泪的大眼睛满眼控诉的看着她,满头大汗的安抚了半天才肯让她继续碰伤口。


这一切都是Shaw陌生的领域:如果这是病人,她只会给她一针麻药令其失去知觉,可她现在不确定这个小家伙可以使用人类麻药;如果这是Root,她只会一边嘲笑一边勒令她闭嘴忍着。可这是小狐狸Root啊......Fuck!


Shaw的烦躁无奈不知所措以及一丝丝心痛都变成了对开枪的人的满腔怒火。


Shaw拿出了当年做医生都没有过的耐心和细心,以最快的速度轻手轻脚的给小狐狸清理包扎好了伤口,看到小东西疼的直哆嗦的样子,她感觉好像有人用指甲轻轻划过心脏,一种轻微但有些尖锐的痛。


突然手臂上的伤口有点痒痒的感觉,Shaw低头,看到小家伙不知什么时候爬了过来,趴在她的膝盖上轻轻的舔着自己制造出来的伤口,两只毛茸茸的漂亮小耳朵随着她的动作微微左右摇摆着,说不出的可爱。Shaw忍不住用左手捏了捏火红的狐狸耳,恩恩,不同于bear粗硬的狗毛,狐狸毛柔软又暖和,手感真好。


突然被捏耳的小狐狸没有受惊躲开,反而顺势赖到了Shaw的怀里,撒娇的蹭了蹭,翻过身露出了圆滚滚的小肚皮。


Shaw心情大好,好像终于被弥补了总被bear排在第二名或是第三名的遗憾,就连手臂上咬痕看着都不碍眼了——整整齐齐还渗着血的小牙印不知道为什么看着也这么萌。


这个好心情使她用毯子包住小狐狸抱着想要离开,Reese走上来问她是不是该去打个狂犬疫苗时,她只是重重的踹了他的小腿而不是膝关节——机器宝宝作证,她真的手下留情了。





评论

热度(356)

  1. 弈辛深沉的一只猫 转载了此文字
  2. Stephy深沉的一只猫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