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ephy

[Sex Pistols]Fцck&Fцck-炮灰与炮

青凉:

本章领衔:Maria Hill,Natasha Romanoff,Sameen Shaw,Root

其它:Melinda May

本来想三八发的果然还是没码出来。

顺便说CP那篇要暂停下,最近太忙+想不出走向=无确定日期恢复QAQ

先看一下家族介绍预热!不要着急!不要着急!

-------------注--------------

在敏感词汇中间加了 龘 ,阅读时需开启自动略过功能

----------好了来吧-----------

“Nat……喜欢吗?”

“停下……Maria……”Natasha的身后,Hill正紧紧的拥着她,吻着她的脖颈。

“可我不是正按你说的做吗。”Hill义正言辞的说着,早已伸进Natasha制服里的双手不安分的动着,一遍揉捏着对方胸前的饱满,一边碾磨着她身下的小豆。

“会……会被发现的……”透过茶色的玻璃,Natasha能看见外面忙碌的探员们。

“不会的。”Hill的两指描绘着Natasha身下饱满的唇瓣,愈来愈多的黏稠液体告诉她对方的身体有多么的需要她,“我开了单向通道,外面看不见更听不见。”

“可是……我没有要你……这样……”难以连成句子的词汇,黑寡妇面前的玻璃上却依旧蒙上了一片雾气。她偏过头,红色的头发扫过自己的肩膀,扫过锁骨,扫过她身后那个人的鼻尖,“Maria……”她喘着气,伸手却并没有捉住对方不安分的双手,食指与拇指顺着对方的下颌线滑动着,来到那个令人着迷的下巴,她勾住它,将它引到了自己的唇边,“吻我……”她说着,没等对方的吻来,便自己像后仰了仰头,咬上了对方的薄唇。

像是撕咬,又是纠缠,唇齿之间传出的淫龘靡之声似乎让玻璃上的雾气都变的越发浓厚。像是等待审问的被告,冷静的寻找着一切有可能翻案的机会,却又因最终陷入了无法翻身的境地而狂躁不安——Natasha清楚的知道自己该调动哪一寸肌肉,哪一丝神经,甚至或是急攻,或是慢守,她都能理智的支配,支配她口中的每一个细胞——可是她依旧陷在这个名为Hill的泥潭之中,炙热烧灼着她皮肤,欲望望啃噬着她的灵魂,这一刻她不是黑寡妇,不是Natasha,她是Maria Hill深爱的女人,她是深爱着Maria Hill的女人。

她是她。

“我猜你喜欢这样……”Hill咬着Natasha的耳垂,她说话间口中无意掩盖的狼味早已飘进了对方的鼻间。

“我喜欢……疯狂的事情……”而Natasha也毫不掩饰自己妖媚的气息,扭动着身子往Hill的怀里靠去。

“别动。”低下头,Hill张口轻轻的衔住对方的脖颈,然后一手离开了对方的柔软,借着身高上的优势将对方的两只手一并钳住,高高的举起按在了面前的玻璃上。“这儿真是好湿啊,小狐狸。”Hill压低的嗓音让对方更觉得全身那名为欲望细胞都越发骚动了起来,“想要我喂饱你吗……”

“Maria……别……”根本来不及阻止,对方的指节早已借着湿滑的粘液进入了甬龘道,“Hill……”紧紧的闭上了眼睛,Natasha清楚的感受到下龘身侵袭而来的快龘感,她甚至不能完整的说出一句话来。

“看,Natasha,你看。”Hill更加用力的向前压去,似乎把自己全身的重量都用了上去。她将Natasha紧紧的按在了玻璃上,她试图用自己包裹住她,想要把她揉进自己身体一般奋力拥着她,她太想占据她了,她的身体,还有她的灵魂。

“Maria,停下……”冰冷的玻璃,炙热的身体,还有身下不断袭来的快龘感。巨大的反差与快意让Natasha快要无法思考。

“你看,那些人,他们不知道我们在干吗,是吗,Nat。”Hill的手依然没有停下,她的在食指抽出的一瞬间,又加了一指进入了对方的身体,而拇指正玩弄着那颗硬龘挺的小豆,“你看,Root又在和Shaw调情。”

Natasha抬眼看了眼玻璃那边的景象,她才不关心玻璃那边的是谁,她有些不开心的用力抽出一指被钳制住的手,捉住了身下那只害得自己全身像火一样烧起来的罪魁祸首,“我不在乎Root和Shaw。”她忍耐着身下欲望因空洞而对她强烈的嘶吼,她一下就解除了Hill对她的控制转过身子,“我也不在乎别人。”青灰色的眸子注视着那双蓝色的眼睛,“我更不喜欢有人操着我的时候还想着别人。”

“唔,Nat,注意语词……”

“Fцck me,Maria……”Nat将Hill还沾着黏稠液体的手指深深的含入了口中,“Fцck me with your heart and soul。”

 

【外面】

 

“Sameen,我帮你定了午饭。”

“Sameen,看我的泰瑟枪怎么样。”

“Sameen,给你带了三明治哟。”

“Sameen,晚上一起吃牛排吧。”

似乎已经习惯了Root对自己的骚扰,Shaw已经不像一开始那样会为Root那些个毛手毛脚的举动而感到烦躁不安了,有个人给你买饭,陪你玩枪,也不是什么坏事吧,是吧?Shaw手里拿着一份牛皮文件夹,薄薄的,是今早任务的报告。也真是难得,她能在任务当天就提交报告,Hill要是知道了一定会欣慰的,Natasha就又要被啰嗦一顿了。好不容易完成的报告一定要赶紧交给Hill才行啊,不然的话……可就白费了她一个下午用光了她一整年的忍耐力了——假装修改措辞的时候扶住她的手,审核的时候故意装作看不清靠的离自己很近,拿笔的时候总是绕过肩膀,最后表扬的时候还被捏了脸颊摸了摸头——她可不想白白被Root玩弄了一个下午,结果报告还是没有当天就上交。

“我们去吃饭吧,我知道你早就饿了,今天下午只给你带了个能量棒。”靠在Shaw的办公桌边,Root撇了撇嘴,“Hill八成是要开会到很晚了,你看Natasha早就不见了,一定是知道情况先走了。”她瞄了眼Hill办公室门口亮着的小红灯,回头看着那边嘴巴撅的都可以挂油瓶的Shaw,“明天再给她吧,反正她也习惯了的。”

“不要。”一副气鼓鼓的样子,一点北美灰狼的架势都没有,Shaw的眼睛死死的盯着那扇门,好像这么做迟早能够把门看开一样。

哪几个鬼领导在开会,啰嗦。

真的已经很久了,距离她有印象那门关起来的时候起码也有一个多小时了吧,下班时间也已经过了快一个小时了,连一向最晚走的May都离开了,整个办公厅里现在只剩下Root和Shaw了。

“你要是饿了你先走吧。”Shaw表情冷冷的说着,翻了个白眼坐在了那张她嫌矮的旋转椅上。

突如其来的关怀可把Root激动坏了,可她哪里会愿意先走呢,“还是不了,你说我怎么会人心丢下你不管呢。”

其实只是要黏在一起而已。

“那你就乖乖坐着别说话。”Shaw把报告扔到了桌上,从抽屉里拿出一根真空包装牛肉棒,嘶啦一声撕开包装袋就啃了一口。她津津有味的吃着,抬头才发现Root正目不转睛的看着她,“干吗。”她瞪着她,“你要吃吗。”她举起手里的牛肉棒,感觉到脸颊微微上升的温度。

真是可爱,拒绝她她会变得更可爱吗。

“我一会儿有大餐要吃。”Root抬了抬眉毛,没有接过对方悬在半空的手里那根啃了一大半的牛肉棒。

“这不是正餐只是开胃。”Shaw解释着,缩回手又咬了一大口,然后又把手伸到了Root的面前。

恭敬不如从命了。

“那就不客气了。”

Root探过头去,先是闻了闻,然后才慢慢的启开嘴唇,将不到一指粗的牛肉棒含在了唇间,她轻吮了一下,这才继续深入。

感觉到对方唇舌的柔软,Shaw只是有些发愣的看着对方的薄唇慢慢的抵达了牛肉棒的底端,慢慢接近她的手指,最后在咬断牛肉棒的时候轻抚过她的皮肤。

“等等。”Shaw还没有从刚刚奇怪的“喂食”的气氛中缓过劲来,目光还仍然随着对方的唇瓣移动着。在接下来,她只觉得自己手腕一紧,对方的嘴唇便覆上了自己的手背。

不像是刚才那样只是轻轻拂过,这一次,Shaw感受到了对方柔软又炙热的舌尖轻触着她微凉的手背,再加上唇瓣微妙的碾压感,烧灼般的感觉一下子窜遍全身。

“掉了些渣子。”当猫又的舌尖最后舔着离开Shaw的手背的时候,她这样解释道。

日。

是Shaw脑袋里唯一出现的字。

“你的耳朵出来咯。”突然笑了起来的Root在Shaw措不及防的情况下伸出了手,狠狠地揉了揉这个笨拙的犬神人脑袋上刚刚冒出的毛茸耳朵。

“闭嘴!”Shaw粗鲁的打掉Root的手,用手摸了摸自己头顶的耳朵,努力的想要隐藏自己的魂现。

“真是不礼貌呢。”Root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似乎在回味刚才美妙的肉体气息。

“闭嘴你!”Shaw气冲冲的抓起桌上的文件夹就往Hill办公室的方向跺脚而去了。

该死的臭猫。

该死!

而这边的Root却只是玩味的看着对方离去的样子笑了起来。

你还没闻到那味道吗,Sameen。

这样就露耳朵了那样可怎么办啊。

 

那样?

哪样?

 

【里面】

 

差不多了吧。

黑寡妇正整理衣服的领子,让自己看上去不那么凌乱。

皮衣理所当然的不能再穿了,贴心的是Hill特意给Natasha带了一套职业装,虽然只是白色的雪纺衬衫和一条和她发色相搭的裙子,但是对于副局来说,能让她的目光肆意的在很少在局里这么穿的黑寡妇身上游荡到自己不想看为止,也可以算的上是个难得的机会了。

“我可没买过这一套。”将红色的碎发别到耳后,Natasha扶着桌角穿起了高跟鞋,“你特意买的?”

“嗯。祝你妇女节快乐而已。”虽然这次办公室游戏都是Hill主动,但是弄湿底裤这种事也不是她能控制,再说她也不想衣服上沾满了Natasha的味道就这样招摇的走出去,暴露身份不说,弄得局里流言四起就不好了。所以,她也就换了一套早就准备好的比较休闲的打扮,眼神丝毫不离开Natasha的坐在她大办公桌后的皮制旋转椅上扣着衬衫的扣子。

“这倒还是免了。”还算满意脚上的这双高跟,Natasha整着自己有些散乱的红发来到了Hill的身边,拿起椅背上的皮夹克准备帮她套上,“我才不过小朋友的节日。”

“那脱下来等重阳节再送你好了。”刚把手伸进袖子里的Hill就被身后的黑寡妇来了个袖子绞杀,疼的她脸都皱成了包子样,“疼,Nat,疼……”

“看在你这套衣服买的不错的份上就饶了你了。”Natasha这才松开手,帮她把另一边衣服穿上,“不过……今天谢谢你了。”她抬头看着转过身来调整衣服的Hill,脸上笑的甜甜的。

“是啊,好好想想怎么补偿吧……”可是这笑在Hill的眼里却并不只是甜而已,那红唇像是欲望化身的恶魔,正直勾勾的向她找这首。看着Natasha刚刚抹好的口红,她果然最后还是忍不住的吻了下去。

 

“Hill!”

可是门却被什么人踹开了。

“什么会开这么……”久字还没有说出来,Shaw就着眼前的景象就翻了个大白眼,“搞什么鬼?你们竟然在局里……”她以为Natasha早就离开了。

“Sameen Shaw!”嘴唇附近全是Natasha口红印上的颜色,Hill火大的差点想放出魂现,“你他妈在干嘛!”深蓝的眼睛毫无温度的盯着Shaw,仿佛要把对方吃掉一般。

这可是狼与狼之间的对视。

“原谅她吧,Hill,小狗毛还没齐你就别跟她急了。”却冒了只猫出来——Root不知什么时候也跟进了屋里,她皱起眉头伸出食指和拇指将鼻子捏住,“这儿还真是满屋子的狗骚味啊。”

日。

这是黑寡妇现下心里唯一冒出的字。

要不是对方是Shaw的交往对象,她早就一刀子砸进对方的脑门,让她好好躺倒在地上放松放松。

“Shaw你无故闯办公室,无薪休假一周!”Hill将换下的衣物都塞进手提袋,声音里满是对这个不解风情的犬神人的怒意。

“不要!”Shaw真是喊冤,“我可是当天完成了报告的!”她说着就上前将手里的牛皮纸文件夹扔在了Hill的桌上。

“你可是打断了她俩的一段干柴烈火。”Root摊了摊手表示Shaw果然还是太天真了。

“闭嘴猫又!”虽然也早有感觉满屋子都是奇怪的味道,但是Shaw并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她只是不喜欢Root老是插话,于是把被Hill责怪的怒气都发在了她的身上。

闭就闭咯。

Root在嘴边做了一个拉上拉链的动作。

“Shaw,下次不要再等了。”Hill看都没看就把报告放到了旁边的一叠文件上,“下班以后录入报告的系统都关闭了,我现在没办法给你弄,明天吧。”

“什么?”突然而来的无力感让Shaw想要狠狠的拍一下自己脑门,她竟然忘了这。

一下午给那只死猫白玩了!

“好了,Sam,别激动。”Natasha边说边从办公桌上抽了几张纸巾,帮Hill擦掉嘴唇周围染上的红晕,“下次你还有机会的。”注意到一旁站着不出声的Root毫不掩饰的浮现在脸上的得意笑容,她当然知道对方心里打的算盘。

等Natasha帮自己清理好脸上的痕迹,并且补了一遍口红,“还有事,我和Nat先走了。”Hill讲一个金属罐子放在桌上,“走的时候帮我启动一下气味清除剂,关上门。”提着两个手提袋拽着红头发的女人就往外面走去,“你们也别玩太过了。”

“玩你妹!”Shaw朝两人离开的背影吼了一句。

臭死了。

她不开心的也甩头也向外走去。

“这满屋子什么味道!”

伸手按了下Hill放在办公桌上的气味清除剂开关,让金属罐子延展开来,向外发散着淡淡的柠檬香,Root这才关上办公室的门,跟上Shaw的步子。

还不明白么Sameen。

她的嘴角微微上扬。

那可是名为欲望的味道呀。

 

----------妈呀我要报警啦----------

评论

热度(273)

  1. Stephy青凉 转载了此文字
  2. zero青凉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