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ephy

Away From Me.(3)

POI百合病社:

肖根肖中毒的小狗子:

小狗子汪在前面:

请叫我细节狗 一篇字母文而已到底特么要写多少章啊!!!

还有我是真的卡了 看在我这边又4.27了的份儿上 请迷妹吃块小糖安静地入睡吧 就不要谴责小狗子了……我会继续努力的……

以及为之前差劲的排版说声抱歉!辛苦了大家的眼睛真心对不起QAQ

最后呐喊一句 我真的没有玷污厨房圣地的意思!我知道你们都想看厨房play!(其实只有你想看吧死变态

好的 我捂着各种重要部位(包括膝盖)逃走了 祝食用愉快


----------

3.

肖突然稍稍下蹲,环住根腰背的手臂滑到她的臀部,一用劲便将精瘦的女子从椅子上抱了起来。根轻轻惊呼一声,被打了个措手不及,下意识地搂紧肖的肩,双腿盘上了肖的腰。褐色的长发倾泻而下垂在自己肩头的时候,肖只觉得一阵恍惚,全身的血都沸腾了。

 

她控制不住地亲吻着眼前人的锁骨,根的大腿压在自己的胯骨上,紧紧地缠住自己的腰,肖战士的手掌开始在托住根的部位没轻没重的揉捏起来,结实的手感让她神魂颠倒,只想快点撕开那些恼人的衣料,直接感受她细腻的肌肤。

 

从大腿和臀部传来的痛感让根轻哼了一声,不甘示弱地咬住了肖紧实的斜方肌,留下一个深深的牙印。突然的刺痛让肖微微皱了眉,抬头不满地看着眼前的女人。根得意地笑了,抬手将头发拢到一边,捧起肖的脸用力地吻了下去。不同于上次,这次的吻由根主导,掠夺般的堵住每一个缝隙,一点不给肖喘息的机会。

 

肖承担着根的体重,猛然遭到暴风骤雨般的攻击,报复性地把根用力抵上双开门冰箱。虽然肖没忘了将一只手垫在根背后以免根贴上冰冷的金属,力度之大还是一度让肖担忧根的伤口会不会裂开,但这担心随即迷失在根让人晕眩的吻里。

 

两人的喘息回荡在不算大的后厨里,肖感觉自己和身上人的体温都在渐渐升高。她好不容易挣脱了根的双唇,迫不及待地贴上根的脖子,在那里用力吮吻着,烙下一枚枚属于自己的印记。根抬起头喘息着,手却不安分地滑进肖的裤腰,在那里面她可以触及肖迷人的股沟的开端——反正肖现在没有手管她——根感觉到她的身体和自己的一样烫。

 

肖一用力,又将身上的女人往半空中抬了一点。将后背的魔爪从裤子里抽出去的同时,黑色简单式样的胸罩就在自己眼前。肖大口大口呼吸着根的香气,垫在根背部和冰箱门之间的手灵活地伸展着,轻轻一扣就隔着薄薄的厨师服解开了根胸罩的扣子。根低下头咬住肖的耳垂:“这么熟练,你对多少女人用过这一招了?”

 

根炙热紊乱的气流喷在肖的耳朵,更不用说在说完那句话之后根开始用湿软的舌描摹肖耳朵的轮廓。肖起了一身鸡皮疙瘩,感觉已经烧旺的火上被倒了一杯百分百浓度的乙醇。“对很多女人。”肖暴力地用牙齿将根的胸罩扯到上面,暴露出来的美好让她感觉胃里狠狠抽搐了一下,眼前一阵发黑。

 

“但是自从遇见你,就没用过了,”肖埋进根的乳沟,“因为我再也没有上过别的女人,”肖发烫的嘴唇正沿着根的南半球一点点探索,“顺便说一句,也没有上过别的男人。”

 

根满意地笑了。听见头顶洋洋得意的笑声,肖猛地轻咬住根顶峰那一抹嫣红,然后满意地听着女人的笑声中途转变成了一声呻吟。粉红的乳首已经是半挺立的状态,现在突然陷进温暖的口腔,被肖的舌尖用力拨弄着。肖可以感觉到根的乳尖在自己嘴里慢慢变成一颗硬核,空着的手也不闲着,袭上根另一只空虚的柔软,带着占有的欲望不轻不重拖揉着,大拇指轻轻按住顶端摩擦着。

 

“Sam…!”失去了一只手臂搂抱的根只能更紧地夹住肖,肖在她身上放的火已经快由内至外将她燃烧殆尽,神志不清地叫了肖的名字。胸前两点的刺激在体内横冲直撞,闪电一样传到更下的地方,她甚至可以感觉液体慢慢流出,濡湿了亵裤。根觉得自己身上散发着情动的诱人香味,浓厚得让她觉得有点不好意思。

 

但是她绝不会,也不想叫停。根抱住肖的头将她按在自己胸前,没有被肖触及到的肌肤不甘心的呐喊起来,让根想要更多的爱抚,更大的满足。但是现在,她并没有说话的力气,她只能紧闭双眼,竭力将头后仰,顶住冰箱门,控制不住地呻吟,控制不住地叫着肖的名字。

 

肖的舌头有力而灵活,卷起根的敏感,包裹着,吞吐着,轻噬着。肖忍住身体里钻心的痒,克制住自己想要马上完全进入身上人的强烈欲望,尽心尽力将这个过程拖得久一点,再久一点。她喜欢听根尖叫一般的呻吟,喜欢她软糯的声音充满欲望地叫自己的名字,喜欢她紧贴着自己的腿根散发出一阵一阵潮热的气息,喜欢逐渐弥漫开的浓重的欲望的味道。

 

这些都是只有她给得了的。至少,只有现在她给得了。肖感觉自己既是得胜的将军,又是根手下的败将。但是不管是哪一个,她都心甘情愿。

 

根眼前已经一片金星,身体的刺激加重了某种空虚的感觉,她略带不满地准备抗议,低头却看到肖嘴角的隐笑——肖的嘴唇还恋恋不舍地黏在一颗乳尖上,舌正围着乳晕打着圈儿。看着肖性感的嘴唇灵活地施加各种刺激,根不由一阵刺激,血液冲击在耳膜上轰轰作响。于是,她决定更直观地表达自己的需要:她拉起肖正在自己腰间流连的手,直接将中指和无名指含进了嘴里。

 

在感到根将自己的手指含入口中的时候,肖脑海里最后一根弦“嘣”地断掉了,留下一片嘶嘶啦啦的电流声。抬头看见根脸上泛着动情的红潮,眼波流转看着自己,目光里还有一点挑衅。根的舌尖轻舔着肖覆盖着薄茧的指腹,手放肆地牵动手指在嘴唇里进出……肖再也忍不下去了。喘息着,肖抱起根转身,将根放在了操作台边缘。

 

肖撑住根身体两侧,用自己的身体逼迫根向里挪,直到完全坐在操作台上。从乳尖一路舔吻到唇,肖在根身体上留下一道亮晶晶的水迹。重新吻上根的唇,肖却像蜻蜓点水一样马上离开,转战根的耳垂。根颤抖着,却没有畏缩,一手支撑自己的身体,一手搭上肖的后脑。解放了双手,肖随即解开了根裤腰的扣子拉开了拉链,根配合地轻抬身体好让裤子更快的离开自己的身体。

 

“表现不错。”肖哑着嗓子轻声咕哝了一句。“你应该得到奖励……”

 

根看着肖委身下去,认命地深吸一口气,竭力仰起头。明亮的厨房灯像太阳一样刺眼,但是并没有什么大碍,因为现在根眼前已经什么都看不见了。她只看得到肖充满占有欲的脸,还有她漆黑如夜,深不见底的明眸,深情地凝视着自己,眼里只有她一个。此时,此刻,她们完全属于彼此。


---TBC---

评论

热度(101)

  1. StephyPOI百合病社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