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ephy

在一起之前2 番外3

egg:

請大家踴躍投票肖根在這裡等你

我覺得這個round(很神奇的)應該是不用擔心,真正害怕的是下一個

不過如果下個round能過的話感覺冠軍是很有可能,尤其小天使也幫忙了

讓shoot帶我們邁向冠軍的道路


======不負責任簡介讓你不用看大長篇就懂番外======

肖根莫名有了雙胞胎,從此以後和偽女兒Mahoney過著幸福快樂搞笑的生活

======又是比正文長的番外===============


〝是誰想出的點子〞Shaw咬牙切齒的說著

Reese微微揚起頭看著眼前憤怒的女人〝吃醋了?〞


〝怎麼可能?〞和Reese坐在餐廳提供的室外座位,Shaw往女人的方向看去〝我想知道哪個傢伙把孩子給扯進來〞


〝Ms. Shaw,請不用太過擔心〞Finch的聲音從耳機內傳來〝這只是接近號碼的手段〞


〝所以就安排孩子在那個我們連這傢伙是victim or perpetrator都不知道的附近?〞Shaw將身體往前傾了一點對Reese一字一字狠狠的說出來


看著明顯浮躁的人Reese一邊的嘴角上揚起來〝妳激動成這樣,Finch,有收到我的號碼嗎?〞


〝Reese,你再多說一句我馬上讓你後悔當初怎麼不是啞巴〞


〝冷靜點sweetie,【她】也在幫我們看著呢〞Root站在等買咖啡的人潮最後面朝Shaw的方向眨了眼〝再說,這次的任務不是早就說明妳不用來嗎?〞


Shaw緊握著望遠鏡〝把孩子牽扯在內我能不來嗎?〞她覺得要不是自己的自制力很好,早就衝下去給那女人兩拳了


沒有回話Root只是歪著頭給氣炸的女人一個微笑,因為他們的號碼正在從不遠處走向她排他每天必喝的咖啡攤子前,此時她不能做出太多開心的舉動,即使此刻她內心已經想過去哄一下那個直瞪著這裡的前特工


〝所以Finch,我們要注意的人到底是誰?〞


〝Gary Schmitt,34歲,是個出色的保險人員。業績常常是公司內前幾名,結婚五年,未有孩子〞


往椅背上靠去,Reese若有所思的說著〝所以有可能是公司內的同事眼紅導致殺機?〞


眼神幾乎沒有離開過Root身上的Shaw翻了白眼〝那要瘋子帶著孩子幹嘛?〞


〝根據瞭解〞Finch的聲音繼續從耳機內傳出〝Mr.Schmitt一直想有個孩子,但妻子Karen總是無法成功受孕,無論是他還是妻子Karen身體檢查都沒有問題,為此他們吵了很多次架。Mr. Schmitt幾次要離婚,但妻子不願離〞


〝也就是說有可能因為孩子引起殺意?〞Shaw嗤之以鼻了一下〝這就是relationship麻煩〞


前特工的話引來不遠處長髮女人的翻了白眼,背對著號碼Root不用擔心後面的男人看到她的表情


接受到搭檔的眼神Shaw想到自己和Root的關係只好閉嘴,其實整件事情最讓Shaw煩躁的原因其實不是雙胞胎被牽扯在內,而是推著雙胞胎的那人,她瞇起雙眼,從她和Reese坐的位置是有很好視野可以看到女人,她也清楚的看到那人換了一套不同於以往的穿著。那是優雅的,不管她願不願意承認,那身打扮有多適合那女人,Shaw可以很輕易的從路上經過路人的回頭率就明瞭


該死,那女人只要不發神經竟然就這麼的招蜂引蝶,這是她從未想過的。即使早知道Root是尤物,但平常那傢伙都自己靠上來。太容易得到的東西總是比較容易失去熱忱,雖然她沒有太多除去憤怒外的情緒就是了。Shaw專心將注意力放回路邊賣咖啡的地帶


假裝傷心的接過剛拿到的咖啡,Root一轉身就很故意的灑了一些在身後的男人西裝外套上〝不.. 不好意思〞


上班族打扮的男子看了一下衣袖上的咖啡漬〝沒有關係〞


〝真的很抱歉〞Root將小孩推到太陽曬不到的一旁〝請讓我拿去快洗,很快就好〞


〝真的沒有關係〞


〝有關係〞Root往前靠近了一點〝都是因為我在想孩子以後的生活才會粗心,請讓我補償〞


聽到關於孩子,喜歡小孩的Schmitt愣了一下〝請問... 孩子怎麼了嗎?〞


〝其實是我的... 另一半......不喜歡小孩〞Root面露難色〝自己扶養雙胞胎真的很辛苦〞


Root裝上的竊聽器讓大家可以清楚聽到他們的對話〝真的嗎?Shaw〞Reese露出替駭客感到抱歉的臉


再次狠狠的瞪著Reese〝你如果不想要明年的今天變成忌日的話就不要在這話題上打轉〞


聳聳肩〝反正我已經死過一次〞Reese知道想要佔上風只有在牽扯到Root時


〝Mr. Reese〞Finch的聲音在Shaw想要說出什麼時打斷〝請注意我們的任務〞


戴眼鏡的人的話讓Shaw又將注意轉回到女人身上,只看到Root已經將人帶到位於隔壁兩家的洗衣店內了


不到五分鐘Root推著雙胞胎和Schmitt往Shaw和Reese的方向走去,比起進去時保持的個人空間,現在出來時男人的肢體語言很輕易的可以看出他對女人很有好感


看著女人和Schmitt靠的很近還時不時的觸碰對方,Shaw突然又覺得煩躁起來〝真沒意思,我要走了〞沒等Reese說什麼,Shaw離開那個讓她不舒服的地方


 

 

Shaw躺在床上覺得很無聊,早上離開後她就去打靶場練習。回家的路上看到幾個男人準備在巷子裡欺負某個女生時用槍打爆了那幾個人的膝蓋,順便也讓那幾個人一輩子無法使用他們剛才想用來欺負人的地方,雖然她知道Finch知道了可能會說沒必要,但她覺得那是那群人應得的


走到客廳發現家裡一片黑暗,Shaw不自覺走進雙胞胎的房間,踩了旁邊的小椅子,從那個自從那兩隻會爬以後就被轉移到更高的位子拿下眾多槍枝中的其中一個。下來的時候不小心踢倒小箱子,裡面的球一顆顆滾出來


前特工覺得自己在這個家越來越弱勢,負氣坐下開始肢解起槍、不打算收拾散落一地的球


小跟屁蟲只會跟著小叛徒走,而那傢伙又喜歡黏著Root。每次看到Sarah被駭客一抱就不怎麼哭Shaw就覺得心情好不起來,尤其是那個沒有和自己一樣有反社會人格的傢伙態度也明顯過頭,跟自己幾乎是同一個個性要是被別人發現了一定免不了被揶揄一番


剛清理完槍管就聽到開門聲,Shaw趕緊把東西放回原來的地方,雖然是想早點教兩個小孩關於槍,但不代表她現在就想讓她們碰到這些東西,她可不想出什麼差錯讓自己從此拿不了槍


〝Sameen~~~〞


〝Sabiiii〞


聽到第二個聲音Shaw翻了一個白眼,她不知道為什麼Sarah每次都會念錯,看著很開心往自己爬來的兩人,前特工很幼稚的無視爬的較快的孩子,選擇抱起標準喊出自己名字的Amy,然後往Root的方向走去


〝Saaabiiiiii!!!〞Sarah轉個方向加快爬行的速度想要跟上Shaw的腳步,聲音已經開始有點變了


停下腳,Shaw轉身看著爬到腳旁邊的小孩,嘆了一口氣後彎下身體將Sarah一手抱起,礙於一手一個小孩讓她無法騰出手來捏亂叫她名字的女兒。一抬頭,就看到Root一副我懂妳在想什麼的臉,Shaw莫名想到早上的男人,輕哼了一聲〝我賭100元Schmitt是perpetrator〞


〝這麼說他〞Root走靠近Shaw,順手接過看到自己接近就伸出雙手的Sarah〝該不會真的是吃醋吧〞


毫不留情的賞了白眼給女人和小叛徒〝怎麼可能〞抱著Amy走回嬰兒房。


Shaw知道她是,只是她不想承認,不想給那傢伙一個得意的機會。最初的時候她也不知道那是什麼感覺,她本來就常常感到憤怒和煩躁,多幾次她也不覺得奇怪。自從前一陣子開始偶爾生氣時那傢伙都會笑說是吃醋,導致現在只要生氣時有想在女人身上留下屬於自己的痕跡她就知道代表什麼意思了


Root跟著前特工的腳步到了房間,看到滿地的狼藉後皺起眉頭〝就算那個男的很明顯對我有意思妳也不需要氣到把東西弄倒吧?〞


〝就說了怎麼可能〞Shaw把Amy放下讓她自己玩後開始將為數不少的球丟回箱子內


把Sarah放下Root看著嘴硬的人笑了一下轉身想要將放在房間的筆電拿來這邊用,她很喜歡也很享受在雙胞胎玩時和Shaw一起待在房間裡的感覺


被放下的Sarah扶著小箱子站起來一點一點沿著邊邊走


丟到倒數幾顆時不知道是手滑了還是怎麼樣,球打到牆壁反彈直直朝Sarah的方向飛去


原本就走得不太穩的小孩被球砸到失去重心整個人倒在地上,先是愣了一下接著臉就開始變


看到這樣的Shaw趕緊將Sarah抱起〝喂!摔倒就摔到,沒什麼好哭的〞


〝嗚哇!!!媽媽〞


剛拿到東西就聽到女兒哭喊著自己,一進房間就看到Amy在地上哭〝妳又做了什麼〞


〝幹嘛每次都說我〞Shaw抱著Sarah然後看著哭泣的Amy突然不知道該抱誰才對〝剛才Sarah摔倒,Amy就哭了〞


把電腦放旁邊扶下身將Amy抱起〝蛤?Amy哭是因為Sarah摔倒?〞Root覺得這邏輯怪怪的


〝還不都是因為Amy遺傳到妳〞Shaw沒好氣的說


〝像我?〞Root低下頭看著早已淚流滿面的小孩,一手順著背她的背安撫著〝Sarah沒事了〞


Shaw一臉鄙視的看著Root〝Amy很愛黏著Sarah妳不早就知道〞又不是跟自己一樣感覺不到,這種事情要別人講出來這女人都不覺得不好意思嗎?


〝知道又跟我有什麼關係〞沒有抬頭駭客幫小孩臉上的眼淚都擦乾淨


瞪大雙眼,Shaw心想眼前的人是和自己相處久了感覺不到了嗎?再看到Root的樣子幾秒才知道那傢伙是真的狀況外〝當初我被Samaritan帶走時妳是什麼德性妳忘了嗎?〞


發現懷中的女兒已經停止哭泣,Root將注意放在一臉嫌棄的人身上一陣子才反應過來。突然罕見的不好意思起來,她從來沒意識到大女兒幾乎都遺傳自己的個性。她知道Amy很黏Sarah,但她一直沒聯想過這是遺傳到自己對Shaw的依賴。Root突然覺得事情合理了,這就是為什麼Sarah只愛吃都不怎麼理Amy,的確是她們的縮小版。本來還有點害羞,想到這裡駭客突然有些怨恨的看著女人


〝幹嘛?〞明白Root已經領悟到,Shaw瞇起雙眼輕嘖了一聲,這女人平常有沒有在關心這對雙胞胎啊!?


〝沒什麼〞Root有些失落,抱著Amy坐下看著和自己同病相連的人幾秒,突然想到什麼抬起頭〝Sameen〞


看女人只是露出賊笑沒有繼續說的意思,Shaw坐了下來〝幹嘛?〞


〝所以說妳常常在Amy和Sarah中先選Amy因為像我?〞


瞪大眼睛Shaw一臉鄙視又嫌棄〝妳頭哪裡撞到了〞


從前特工的表情Root可以輕易得知剛才自己說的絕對不是答案,有點沒趣的又低下頭玩Amy的小臉蛋


不是因為
Amy像妳而是因為Sarah像我。Shaw沒解釋,也不想說出真正的原因。看著女人的樣子Shaw想起一直沒被回答的問題〝所以Schmitt是Perpetrator對吧?〞


Root瞇起眼睛〝為什麼這麼在意如果不是吃醋的話?〞


聳聳肩〝我只是想知道Reese有沒有打爛那個要外遇的人的膝蓋〞


〝真不巧,Harry的寵物很紳士的只是把他交給Lionel〞


不可置信自己聽到了什麼Shaw瞪大眼睛看著女人


看著瞪著自己的人,Root忍不住噗滋的笑出來,將Amy放到一旁讓她自己去玩,雙手勾著Shaw的脖子〝在確定他是perpetrator後我幫妳電暈他了〞她歪著頭說著


〝不要都賴在我身上〞Shaw將手伸到女人的腰後把人拉近


〝媽媽〞原本有點想睡的Sarah發現最喜歡的人往自己的方向靠近,伸出小小的手想要抱住Root,卻因為不夠長整個人撲在媽媽的身上


聽到聲音Shaw往下一看才發現自己因為Root的關係完全忘了這傢伙的存在〝嘖〞


將Sarah抱起懸在Shaw旁邊〝這麼一看,果然是妳的感覺〞看到女人瞪著著自己Root笑了一下將小孩拉近想要親她的小臉頰,快親到時臉卻被手掌擋著


〝都說Amy只黏Sarah妳還這樣〞


Root沒反抗,從手指的間隔她可以清楚的看到Shaw臉色有點不好的把Sarah拉開到Amy旁邊〝雖然我不介意,但妳這個習慣真的要改一下Sameen〞


在Root說話時還壓著臉的手掌將女人往地上壓去〝要改掉壞習慣的是妳,到時後被自己的女兒電我可不管〞Shaw將身體壓上那人,頭則是在肩膀處


〝我是說真的,妳不要連女兒的醋都吃〞再次將手環繞在Shaw脖子旁〝雖然我知道更多是因為Schmitt〞


〝我沒有〞本能反駁著


〝那等等就不要在我脖子那邊留下痕跡〞


愣了一下,Shaw皺起眉頭嘖了一聲,原來這人早就知道自己的習慣〝每次都只會說我吃醋,妳自己還不是一樣,看看Amy〞更用力在女人雪白的脖子上留下明顯顏色


嘴角上揚Root閉上眼睛享受Shaw帶來的快感沒有再說話反駁


滿意的在身下人身上留下數個痕跡後Shaw稍微平復了剛才內心的小不滿,正要往下探去突然感到身上一重


〝Sabi~~~〞


聽到聲音從很近的地方傳來令Root不解,一睜開眼睛就忍不住笑出來


Shaw不敢動就怕扶著自己的小孩會因為不穩而摔倒〝閉嘴Root!快點把那笨蛋移......〞話還沒說完身上又是一個重量


〝Sameen〞


〝Amy妳不要連這個都學Sarah那傢伙〞Shaw偏過頭看著扶著自己腰邊的雙胞胎,又轉回看著身下的女人〝還不快點把她們移開!〞


〝Sam〞圍繞Shaw脖子的雙手滑到女人的臉頰兩側〝可是現在我比較想看妳引以自豪的特工訓練能撐多久〞


〝什麼!?〞還沒反應過來就被堵住雙唇,翻了白眼Shaw一邊啃咬著女人的唇一邊將身體往下壓,直到最底的時候反手將因為支撐點變低而倒在她身上的兩個小傢伙拉開


聽到上方傳來輕哼一聲Root睜開雙眼發現雙胞胎已經被移開了〝果然是只用一半妳所學的就可以對付普通人的能力〞


〝少囉嗦〞稍微用力將女人抱起放在桌子上後重新壓上去


Shaw的手伸進衣服內隔著內衣撫摸時Root不自覺的發出呻吟,雙腿也將人夾靠近自己


將礙事的衣服脫掉前特工一手摸著夾著自己腰的腿,另一隻手伸到駭客的背後準備解開那人的內衣,腳上傳來的觸感讓她閉起雙眼停下了動作


〝Sameen?〞女人的靜止讓Root不解


〝Root〞緩緩睜開眼睛Shaw咬牙切齒的說著〝妳平常是怎麼照顧這兩個的?〞


愣了一下Root在房間找尋雙胞胎的身影,在Shaw右腳邊看到兩人抱著同一隻腳不動的樣子笑了出來


〝媽媽!!!〞發現看著自己的人Sarah開心的叫著


拍了拍勾著腰的腳示意女人鬆開,沒有如願讓Shaw皺眉看著桌上的人〝Root〞


沒有鬆開雙腳反而是坐起來,Root將雙手重新回到女人的脖子處〝大概就是這樣教吧〞輕啄了Shaw的嘴唇


〝真是個壞習慣〞Shaw加深了吻順手將女人的內衣解開,重新將Root壓在桌上......

˙

˙

˙

˙

˙

不小心又睡到晚上的Mahoney起來時意識還有點不太清楚,在聽到細微的聲音後漸漸清醒起來,慢慢從床上坐起。呻吟聲讓她翻了個白眼,不過Mahoney不懂,也覺得很奇怪,一般來說在房內的兩人聲音應該會比現在聽到的還明顯許多,可是現在的聲響就像是從遠方傳來的,最讓她困惑的是她好像還可以聽到雙胞胎的聲音摻雜在內。有些好奇,秉著那兩人可能沉溺在自我世界中而忽略了小孩的想法,她決定出房門看看


站在小孩房間的門口,Claire Mahoney面臨的人生最錯愕也最難抉擇的時刻。她看到那兩個女人在敞開門的房間內上演活春宮,還在雙胞胎的面前。她不知道現在該不該把孩子帶出來,但如果被Shaw知道自己看到的話她強烈懷疑她的生命可能會就此終結。心中對兩個小孩感到有些歉意,Mahoney慢慢的走回房間然後又默默的升起第57次搬離這邊的想法

 

评论

热度(143)

  1. Stephyegg 转载了此文字
  2. Wegg 转载了此文字
    Hhhhhh
  3. JFMegg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