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ephy

Romantic Arousal in Winter (5)

青色的瓜:

坐电梯请戳我↓


1st Floor,2nd Floor,3rd Floor,4th Floor

5th Floor,Special Floor,Top Floor





    "Root?" 

    Shaw低哑的嗓音又一次在狭窄昏暗的酒吧后巷里回响了起来。

    她急促的脚步声也开始随着回音渐渐向着Root的方向越靠越近,鞋底与地砖缝隙里的积水接触时发出的湿润水声也使得眼前的人心里的惶惑愈发地膨胀了开来。Root现在正无助地站在街角局促不安着,但Shaw却仍然还是对此一无所知。

    恐惧着她的隐瞒,害怕着她的躲闪,容易被他人的行为挑动神经是一种多么危险的习惯,可对于Shaw的一举一动Root都太过于敏感,而这也只会令她变得更加难堪。

    "..走吧。" 她紧抓着大衣的袖口缓缓地抬起头极力扯出了一丝苦笑,微弱的语气里隐藏着的也是Shaw从未领会过的小心翼翼。

    迎面而来的急切步伐瞬间就因此而停滞了下来。夜间微风轻柔地吹起了Root额前的几缕发丝遮掩住了她清白的面容和原本波光粼粼般明亮的双眸,它温柔地拂过了Shaw眉间的褶皱和她缓慢的喘息之下微微颤动的睫毛,连带着她的思绪也开始跟着风向进而有些紊乱了起来。

    Shaw伫立在路口面色生硬地凝视起了不远处那张苍白的脸庞,浓妆也没有再让自己对她产生出任何遐想。Shaw能够感觉到某个无可奉告的秘密已经渐渐扎根在了Root的心上,从她复杂的神情或者紧闭着的双唇里,摇摇欲坠的脚步声还有瑟瑟发抖的身躯里。

    Shaw不禁更加用力地皱起了眉头。

    想知道又害怕知道,想要靠近却害怕Root只会更加远离自己。Shaw不想明白这些令人恼怒的念头为什么会在Root的身影变得愈发清晰的时候突然浮现在了她的心里,她只是一声不响地用力抓住了Root冰凉的手腕,略显仓皇地带着她迅速离开了后巷。

    Root机械般地紧跟在了Shaw的身后,她近乎出神地注视着她的背影,几道深浅不一的指甲印却也因此而留在了她此刻湿冷的手心之上。

    "Sameen.." 昏黄的街灯下零星小雨又逐渐在弥散的夜雾之中穿梭了起来,覆上大衣的晶莹水汽也开始慢慢地染湿了两人的肩膀。Root微眯着眼睛悄悄地在Shaw的背后翕动了一下双唇,胆怯的,乖张的,Shaw却仍然没有给予任何她理想中的回答。

    她不问她不说,这便是她们一直以来默认的相处模式。Shaw从未试图去打破这条既定的规则,不可预见的变化只会更加搅乱她原本就不安定的人生。Shaw仍然抗拒着这种未知的改变,Root却愈发希望她们之间的关系能够在某一个特别的时刻产生某种甜蜜的进展。她渴望着这种进展,Shaw不明朗的态度也只会让她的念想变得越来越极端。

    垂死的鱼也会拼命挣扎在泥潭,无疾而终才是最为令人遗憾。Shaw并不是与那些自己毫不相干的陌生人,即使与她擦肩而过也不会让这一切都恢复原样。

    眼前的人仍然是一句话也不说,好似钟摆般摇晃不定的模样也让Root的脑海里莫名产生了想要大骂Shaw是个混蛋的念头,骂她的犹豫还有迟疑,踌躇和动摇也全都不是为了自己。

    但掌心突然袭来的温热却也在顷刻之间就融化了郁积在Root心里的这些近乎荒唐的想法。

 

    向某位车主"借"走了一辆停靠在街边的黑色轿车之后Shaw就带着Root一起开始火速赶往了Cox先生那间出租屋所在的位置。Root仍然是紧闭着双唇坐在副驾驶座上一言不发,漫天飘落的细密雨丝渐渐地模糊了她看向窗外的视线,车内调频错误的广播此刻正在两人的周围散播着极为刺耳的噪音,僵硬的气氛也让Shaw绷着脸不由地更加用力踩下了油门。

    她关掉了广播打开了暖气,狭小的空间里热风的轻呼声和Root若有似无的叹息却也始终都在缠绕着她的神经。

    重重地叹了一口气之后Shaw便把车子停在了离Cox先生的家稍微有些距离的地方,她在熄灭车灯解开安全带的同时又不经意地瞥了一眼Root那张依然没有什么情绪的脸,Shaw想要让她恢复到待在自己身边的时候那副滔滔不绝的讨厌模样,但是她也不知道到底应该要怎么样对Root开口才好。

    "..." 她望着挡风玻璃外细细密密的小雨有些尴尬地紧握住了方向盘。

    "Ro.." Shaw生硬地转过了头,远处愈发刺眼的车灯亮光却害得她又下意识地减弱了自己的音量。

    "来了。" Root仅仅只是轻微地抽动了一下眉头之后便也不再继续说话,她貌似淡然地瞥了一眼身边的人,毫无弧度的嘴角却也让Shaw看着她的神情变得更为凝重了。

    Shaw有些心烦意乱地别过头看向了雨幕之中停靠在公寓门前的那辆黑色面包车,淡金发色的女人撑着一把蓝色的雨伞出现在了两人的视野里,橘色的路灯之下她踩着高跟鞋的脚步也突然显得格外轻快了起来。

    Shaw微微倾身抬起头看了看,出租房的玻璃窗内现在已然是一副灯火通明的模样,Cooper女士收起了雨伞之后踏进了公寓大门,中间人开着车渐渐从她们的眼前经过,Shaw却在一片迷茫的雨色之中看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她紧蹙着眉头一脸疑惑地定睛注视起了十字路口附近那个突然出现的人影,他仍然还穿着那件淡蓝色的毛衣和深色的西裤,但此刻他的手里却多出了一把黑色的长柄伞。

    Cox先生正朝着与公寓完全相反的方向渐行渐远,Shaw也迅速地发动了车子准备要追上去问个究竟。Root却在这个时候突然凑近了身边的人顺势搭住了她的手背,她紧握住了Shaw略显僵硬的手,轻轻地转动了一下之后车内的气氛便骤然冷清了下来。

    雨依然在淅淅沥沥地下着,Shaw的喉咙也跟着微弱的雨声不由地紧缩了一下。

    "她暂时安全了。" Root低垂着眉眼拔出了Shaw手里的车钥匙之后细声道,Shaw犹疑地看向了不远处的十字路口,Cox先生的身影却也早就已经悄然消失在了这一场温柔的夜雨里。

    "你到底——" Shaw紧闭着眼睛摇了摇头之后突然就对着Root厉声道。

    "回家好吗?" Root却一脸疲惫地握着Shaw的手靠在了她的怀里,她轻声打断了Shaw即将脱口而出的质问,身前的人的态度便也在霎那之间就软化了下来。

    Shaw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之后又轻拍了拍Root的肩膀,尽管她完全不知道这个家伙到底在发什么神经,但她也还是不由自主地对着眼前的人顺从地点了点头。


     回到家洗完澡之后Root就板着一张脸倒在了床上,一整个晚上她都表现的很不配合,无论Shaw说什么她都只选择用最简短的语言回应,做什么她也全然视而不见,完全不像平时那样恨不得黏在Shaw的身上跟她无止尽地温存下去。

    而这种情况也一直持续到了Root终于放弃了躺在床上度过这个令人煎熬的夜晚的念头,然后自觉地漫步到了Shaw的身边为止。

    Shaw倚靠在沙发上裹着毯子有些困倦地抬起眼睛看了一眼身前的人,Root抱着手臂妥协了似的低着头抿了抿嘴,Shaw便似笑非笑地对着她摇了摇头掀开毛毯让她坐在了自己身边。

    没有亲吻,没有拥抱,Root只是出奇安静地侧着头靠在了Shaw的肩膀上。她的吐息温和地覆在了Shaw的脖颈周围,身上的羊毛毯子却沿着她纤细的手臂倏然滑落了下来,表里混乱地在Root的腰腹上形成了一层奇怪的褶皱。

    Shaw的手缓缓地伸了过来,Root不说话的时候她便也会一直保持沉默,她不喜欢提问,因为她遵守规定。

    她遵守规定,就算这些不成文的条例只会让她彻底围困住自己。

    她紧搂着Root的肩膀又替她再一次盖上了毯子,腰间突然袭来的力度也总算是让Shaw紧绷的神经稍微松弛下来了一点。Root忍不住用鼻尖贴着她的下巴轻嗅了嗅她身上那些令人着迷的特有气味,Shaw环抱着她微微仰起了头,但她没有办法收回此刻浮现在自己脸上的笑容。

    Shaw下意识地蠕动了一下嘴角,唇舌之间突然爆发而来激烈战争却也在一瞬间就夺走了她开口的机会。

    一次火热的交缠也的确不失为化解一场矛盾的好方法,但这个办法也并不是次次都会奏效。

    Root没有像往常一样选择留下来过夜,但Shaw也不知道她到底是什么时候离开的。也许是在那个自己还沉溺在有她出现的梦境里的时候,也许是在窗外的街灯被一片一片地熄灭之前,反正她不太记得了。

    对着身边空无一人却略显狼藉的位置放了一会儿空之后Shaw便慢慢吞吞地在清晨时分从床上坐了起来,没有惊讶也没有失落,Root的行踪永远都飘忽不定,她觉得自己也应该早就已经习惯了。

     甩掉那些不必要的杂念后Shaw便毫不犹豫地在"去商场上班"和"去找Cox先生谈谈"的两个选项里选择了后者,朝着商场里来来往往的女顾客不停喷香水的行为固然有它的乐趣,但这对于Shaw来说这毕竟也还是一件十分浪费光阴的事情。

    而且她觉得自己近期之内应该也都不再有给Root涂口红的机会了。


    "Albert Wood." 

    笃定地语调幽幽地飘向了此刻西装笔挺的男人的耳边,他不由地愣了一下,原本贴着耳朵的电话现在也稍稍地与他焦虑的脸分开了一些距离。

    "还是我应该要叫你'Joshua Cox'?" 一脸迷惑地转过头之后一张泰然自若的脸便出现在了他的眼前,Shaw仍然懒洋洋地倚靠在自动门旁边的墙壁上直视着眼前的人,Cox先生却在听到自己的名字之后把眉头皱得更紧了。

    "你是怎么知道——" 他左右看了看之后大步朝着Shaw走了过去,Cox先生忧心忡忡地瞥了一眼手里仍未接通的电话,已经是下午三点,看来Shaw也早就已经在这幢办公楼前恭候了他好一会儿了。

    "我想跟你谈谈有关于'Millie Cooper'的事情。" 她快步迎了上去继续说道,Cox先生的面色却突然阴沉得有些不太对劲。他迅速地锁掉了手里的电话将它塞进了西装的暗兜里,顷刻间就对着眼前的人摆出了一副警惕的姿态。

    "她现在在哪?你们对她做了什么?!" 他的面容有些难以克制地扭曲了起来,微微颤抖着的身躯也让Shaw意识到了Cox先生正在尽力压制着自己的怒气,但他咄咄逼人的模样也还是让Shaw略微有些不爽地对着他皱起了眉头。

    "什么?" Shaw很快便察觉到了一丝端倪,Cooper女士一定是已经在某个时间段里遭遇了什么威胁,不过看来Cox先生现在是把她当成恶性事件的始作俑者了。

    "你们要多少钱?告诉我她在哪!" 他突然有些失控地钳住了Shaw的肩膀对着她低吼了起来,经过的路人也纷纷向着他们投来了好奇的眼光。Shaw努力地控制住了自己的脾气在没有揍倒Cox先生的情况下极为用力地推开了他,她顺势夺走了他的电话,快速离开了现场之后就开始调查起了Cooper女士最后的通话记录。

    当务之急就是尽快找到Cooper女士目前所在的位置,Shaw并不认为她还有空余的时间待在这里跟Cox先生详细地解释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联系过Finch之后Shaw很快就得到了一个陌生的电话号码,这也是Cooper女士在今天下午14点42分接到的最后一通电话。Shaw试着翻了翻Cox先生的通话记录,与她设想的没有出入,她的确也在他的电话里看见了一个一模一样的号码。

    Shaw拿着Cox先生的电话拨出了那个号码,她的耳边也不出所料地响起了那个讨厌的声音。

    "下午好,Mr——"

    Shaw嫌恶地挂断了电话。


    当身着皮夹克的男人还坐在吧台前毫无防备地拿着酒杯跟他的同伙侃侃而谈的时候,黑发女人却突然气势汹汹地闯了进来一拳砸在了他的侧脸上。

    Shaw在极短的时间之内就找到了那个中间人。

    高脚椅顺势倒下之后男人便重重地向后摔在了地上,他手里翻倒的烈酒也在突如其来的混乱之中沾湿了身边的人的外套,盛酒的玻璃杯却猛地坠在了老旧的木制地板上,难以幸免地破散成了无数锋利的碎片。

    Shaw面无表情地握着枪扫视了这间只有寥寥几人的酒吧,每个人都一脸惊愕地对着她十分自觉地举起了双手,看起来谁都没有想要反抗她的念头。

    "Cooper在哪?" Shaw在男人试图要挣扎着坐起来之前用枪口顶住了他的眉心,她随意地坐在了翻倒的高脚椅上,然后便满脸不耐烦地直视起了他那副恨不得杀了自己的表情。

    "你这个疯子!!" 男人在不停冒着冷汗地同时又对着Shaw怒吼了一声,Root的身影莫名其妙地在她的脑海里一闪即逝,Shaw忽然间无比烦躁地翻了个白眼又使劲地转动了一下枪口。

    "别让我问第二次。" 她面色冷清地对着中间人摇头警告道,Root昨晚留下的那些血红抓痕却突然让Shaw的背部产生了一种犹如灼烧般疼痛的错觉。

    "她只不过是个越来越不听话的工具!被卖掉也是——"

    凄厉的惨叫声骤然代替了他所有还未说完的话。

    "再废话我就拧断你的脖子。" 面前的人正哑然失色地看着自己,在场的人都略显惊恐地捂住了他们的耳朵,淡淡的血腥味也开始慢慢地在这个狭窄的小酒吧里蔓延了开来。

    他发现自己的左膝盖现在已经完全动不了了。

    "她在哪?" Shaw厌烦地叹了口气之后瞄了一眼悬挂在吧台后方的时钟,距离Cooper女士失踪已经过去了将近半个小时,她也实在是不得不再加快一点速度了。

    "地下诊所.." 男人惊慌地咬了几次舌头之后终于吞吞吐吐地报出了一个地址,随即就被Shaw用手肘狠狠地撞击到昏死了过去。

    Shaw在开着那辆黑色的面包车前往下一个目的地时也顺便联系了Riley警官,他和Fusco也几乎是在同一时间与Shaw一起赶到了那家地下诊所。三人在戴着面罩破门而入之后Shaw就发现了Cooper女士正意识全无地躺在冰冷的手术台上,她射穿了那个正拿着手术刀的人的肩膀,Reese和Fusco也因此除掉了一个贩卖人体器官的组织。

    Shaw在临近下午五点的时候带着Cooper女士去到了安全屋,Reese回到了警局,Fusco则是一脸无奈地接受了Shaw离开之前的请求。

    他带着Cox先生的电话找到了他,向他详细地解释了一次事情的原委之后,这个长情的男人也总算是稍微冷静下来了一些。

    事情已经暂时告一段落,唯独Shaw与Root之间诡异的冲突依然还未能得到有效的解决。


    "你醒了。"

    Cooper女士终于在两个小时之后清醒了过来。

    Shaw也仍然还待在安全屋里看守着她,她还不能离开,因为整个事件的来龙去脉在她看来依然还很是模糊。

    "你是.." Cooper女士干涸的喉咙里发出了一些嘶哑的声响,她有些吃力地从沙发上坐了起来,近乎虚脱的模样也还是让Shaw好心地扶了她一把。

    "你现在安全了。" Shaw也没理会她接下来要说的话便自顾自地这么回答道,Cooper女士一脸心知肚明的模样朝着她微微点了点头,她当然记得眼前的这个人是谁,她就是那个每天晚上都会把Root劫走然后带回家的黑发女人。

    Shaw无所谓地挑了挑眉。

    "他为什么把你卖了?" 给Cooper女士倒了一杯热水之后Shaw就坐在了她斜对面的沙发上,现在已经是19点30分了,她还剩下两个小时的时间可以耗在这里。

    Shaw用力地揉了揉眉头,她觉得Root今天应该也不会再出现在酒吧后巷了。

    "因为我已经没有价值了?" Cooper女士盯着杯子里的透明液体自嘲地笑了笑。

    "赚不了钱的话,被卖掉也是理所当然的吧?" 她侧过头淡然地看了一眼Shaw微蹙着眉头的模样,从容得就像是正在诉说着其他人的经历一样。

    "你还有生意。" Shaw稍稍调整了一下坐姿之后又交叉起了双手,她忽然沉默了一会儿,Shaw甚至都不知道自己刚刚说的那句话能不能算是一句夸奖。

    "你昨晚去的地方,你知道我在说什么。" Shaw试着改变了她的说话方式,省略掉了一些敏感的词汇,Cooper女士足够聪明,Shaw知道她能理解自己的意思。

    "那间屋子里从来都只有我一个人。" 她捧着玻璃杯意味深长地看了Shaw一眼,忽然间她就有些明白Root到底为什么会那么喜欢这个人了。

    她在尝试着考虑别人的感受,尽管Shaw打死也不会承认这个荒唐的结论,但她也确实是慢慢地开始有些细微的改变了。

    "什么?" 时钟的秒针又走过了一圈,Shaw脸上的表情也变得更加迷茫了一点。

    "很奇怪对吗?" Cooper女士有些好笑地看了一眼Shaw的反应。

    "我第一次去的时候也是这么觉得的。" 

    "房间里的各个角落都贴着没有署名的便条,冰箱门上,电灯开关上,电视机旁边,字里行间都像是在努力地解释着这并不是一场无聊的恶作剧。"

    "会让人害怕,但是也让人觉得很温暖。" 她低着头顺了顺那件盖在自己身上的大衣,Shaw也依然在安安静静地听着她说话。


    温暖而充满安全感,这便是Cooper女士第一次来到这间光线充足的小屋时的感觉。

    电视机里会录好她最喜欢的节目,茶几上摆的也是她无聊时最喜欢翻的杂志。冰箱里会储藏着事先做好的晚餐,餐桌上也会放着一叠现金作为这个另人安定的夜晚的报酬。

    她也不敢相信这个世界上居然还会有这么傻的人。

    从那以后来这间小屋就变成了Cooper女士每天晚上的固定行程,偶尔她也会写张纸条想要试着跟这间屋子的主人进行一次简短的交流。

    没有人回应她,但她被关心的程度却一点也不会减少。

    久而久之那叠"不劳而获"的钱对于她来说就变得愈发刺眼了起来,而Cooper女士也开始越来越渴望着每个夜晚的到来。这间小屋逐渐变成了可以让她依靠的港湾,她仍然会津津有味地看着她喜欢的电视节目,翻阅着她喜欢的杂志,一个人看似孤独地吃完冰箱里的晚餐。

    但是她却再也没有动过桌子上那叠令人不安的酬劳。

    "Albert Wood." Shaw突然喊出了这个名字,Cooper女士手里的水杯也因此而微微有些颤抖了起来。

    "你们俩在一起,对吗?" Shaw不知道Cooper女士会不会理解她的意思,但"情侣"这个词对她来说却突然间变得有些难以启齿了起来。这两人之间充满了一个又一个善意的谎言,Shaw根本就想不出一个更好的形容词来解释Cooper女士和Cox先生之间这种复杂的关系。

    Cooper女士默默地点了点头。

    "他向我求婚了,两个星期之前。" 她的脸上露出了少有的甜蜜,但很快就又被一大片阴郁代替了。

    "你答应了?" Shaw有些好奇地问道,Cooper女士却闭着眼睛对她摇了摇头。

    "为什么?" Shaw又倚靠在了沙发上有些不解地皱起了眉头。

    "..我的工作。"

    "Albert不知道。" Cooper女士顿了顿,又更加低下头咬了咬自己的嘴唇。

    "我根本就没有资格拥有正常人的生活。"

    "美满的家庭,爱人.."

    "我不能.." 她拼命地摇着头没有再继续说下去,Shaw也只是若有所思地看了她一眼却并没有接下她的话。她不明白,Cooper女士也许真的幻想过无数次自己将会成为某个等待丈夫下班回家的妻子,她拥有让这个梦境成为现实的机会,但她现在却反而对此感到无比的惶恐。

    Shaw不能明白,这也许是爱的某一种形式,但是她不明白。

    "那你知道那间小屋的主人是谁吗?" 双方又沉默了一会儿之后Shaw终于忍不住开口了。

    "是Albert Wood."

    Cooper女士难以置信地抬起头对上了Shaw的视线,眉眼间充斥着的也尽是那些Shaw从来没有体会过的情绪。

    "这就是为什么他宁愿用'Albert Wood'这个假名告诉你他只不过是个在邮局工作的小职员,也不愿意让你知道他其实个真名叫做'Joshua Cox'的金融公司高管的原因。"

    不在乎你到底姓什么名什么,不介意你的身份,不介意你的过去,这应该也是一种爱人的方式,但Shaw依然还是不太明白这种只求付出不求回报的行为究竟是为了什么。

    "你活得远比你自己想象之中幸运。"

    但她可以确定Cooper女士真的是一个幸运的人。

    "但不是每一个人都会像你一样这么幸运。" Shaw的思绪又开始飘摇了起来,它试着穿越过了一道又一道的界限无声地落在了Root的心上。Shaw不知道此时此刻Root到底身在何方,不知道她正在做些什么,不知道她是醒着还是睡了,也不知道她的处境是不是足够安全。

    但她想要见她,前所未有地渴望着能够见到她。

    "如果你想去见他,随时打这个电话。" Shaw站了起来把纸条放在了Cooper女士的面前,已经21点30分了,她必须要赶往下一个地点了。

    Shaw觉得自己下次一定要好好请Fusco喝一杯。


    现在是晚上21点57分。

    Shaw向来都是一个很守时的人,这也就是为什么她现在会拿着从前台接待员那里得到的房卡,并且满心疑惑地站在了2515号房门口的原因。

    她翻了翻自己的电话,没有任何新的消息,那张用唇膏临时写的纸条也依然还皱巴巴地躺在她的上衣口袋里。

    Shaw没有选择2513号房间,对于她来说未知的遭遇总是要比已知的结果显得更加有吸引力。

    再说她也根本就没想过要跟Nichole发生什么。

    Shaw打开房门走了进去,什么事都没有发生,没有她想象中的那种突然袭击或者血腥场面,房里的窗帘被拉得严严实实的,雪白干净的双人床也在她打开电源开关的瞬间就印入了她的眼帘。

    Shaw随手打开了一瓶小型威士忌漫步到沙发前坐了下来,她百无聊赖地环顾了一下四周,从21点57分到22点整的这三分钟却也让她觉得格外漫长了起来。

    22点整。

    Shaw仍然还没有接到任何新的指令,她稍稍对着手里的烈酒发了一会儿呆,门铃却突然在这个时候响了起来。

    她警惕地握着枪轻手轻脚地移动到了门口,此刻出现在猫眼里的那个身影却也让在Shaw在门后不由自主地睁大了眼睛。

    Shaw慢吞吞地打开了门。

    "你.." 眼前的人慵懒地靠在门边迎接了Shaw的出现,她含着笑意的迷人红唇正肆意地上扬着,充满挑衅的神情一时间也让Shaw突然觉得自己有些说不出话了。

    她始终都还是不明白眼下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情况,比如The Machine为什么要给她发那条信息,又或者Nichole是不是真的正等在隔壁房间里。

    但她现在唯一能够确定的就只有一件事情。

    那就是Root确实穿着她那一身该死的"工作服"来了。

评论

热度(254)

  1. 沧海轻舟青色的瓜 转载了此文字
  2. Stephy青色的瓜 转载了此文字
  3. No.20160418青色的瓜 转载了此文字  到 Shoot Arch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