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ephy

【疑犯追踪】Mrs&Mrs.Shaw肖根夫妇 (史密斯夫妇梗AU)(三)

上清破云:

我终于因为自己的爆字数病而妥协地把标题改成了一二三_(:з」∠)_………感觉菇凉们提议的中二这个标题虽然帅气但已经无法满足我了!【够


前篇地址:

(一)

(二)


(三)


Shaw小心翼翼地拧开了房门锁,房间里意外的一派温馨平静,她的妻子穿着米色的毛衣,小碎花的围裙,一边哼着不知道什么歌一边把巧克力蛋糕摆在了桌上。


“Darling,你回来了。”Root微笑道,递给她一杯威士忌。


“……”Shaw微微挑了一下眉,抬手接了过来。


Root自然而然地握住Shaw的手腕,低头从Shaw的酒杯里喝了一口,她被呛得稍稍皱了一下眉,但随即舒展开了一个笑容:“噢,高浓度不加冰,你的最爱。”


Shaw不置可否地耸了耸肩,同样喝了一口,任由着Root牵着她的手把她拉到了桌子前坐下:“所以,蛋糕是为了什么?”


“庆祝我们的结婚五周年纪念日。”Root微笑着。


“三个月前我们刚庆祝过,你的秘制烤火鸡差点把我们俩都送去医院。”Shaw的指尖轻轻敲在银质餐刀上。


“那就是纪念我们的五周年纪念日正式满三个月了。”Root把切好的蛋糕推到了Shaw的面前,舔了舔刀上沾上的奶油,“所以这一回我选择了蛋糕。”


“嗯哼。”Shaw歪了歪头,叉起了一大块蛋糕塞进了嘴里。


“味道怎么样?”Root一脸天真又期待。


Shaw刚想说些什么,却突然感觉到了什么一般皱起了眉:“唔……”她一手拍在餐桌上,一手捂住了喉咙,神色痛苦。


“Dear,你怎么了?”Root温声问道,从自己的位置上站了起来,走向Shaw,温柔地伸出手想要扶住她。


在她即将碰到Shaw的一瞬间,Shaw却突然起身把她掀翻在地,单手把对方的两只手腕扣在了头上,膝盖跪压上了在她的腹部。


“在找什么?”Shaw笑得仿佛只恶兽,牙齿间叼着一颗闪闪发光的红色图钉,她用另只空闲着的手拿起了酒杯,歪头把图钉吐了进去,“上一回我在蛋糕里咬到的还是结婚戒指。”


“治疗师说,推陈出新也是维系夫妻感情的好办法之一。”Root一脸无辜,“我还特意挑了个鲜艳漂亮的颜色。”


Shaw拎出对方围裙口袋里的东西甩到了墙角:“那我想电击枪一定不在她指的好方法范围内。”


“果然是你。”Root喃喃道。


“如果不是的话呢?”Shaw晃了晃酒杯,殷红的图钉撞击玻璃壁发出清脆的一声响。


“救护车很快就到。”Root甜蜜一笑。


“Fu*k you。”Shaw咬牙。


“我很乐意,甜心,但不是现在。”Root微笑,“你家Boss给你留了多少时间解决掉任务失败的烂摊子?顺便一说,我是三十六小时,不然我就得和他一起沉到旧金山海湾底下了。”


“三十六小时。”


“嗯哼,可惜Peter只有一条命,只能死在我们一个人的手下。”Root挑了挑眉说,“不是你死就是我死?”


“噢,所以你决定先解决掉我。”


“不,我是真的想过我们五年零三个月的结婚纪念日。”Root叹息道,然后下一秒她手中的餐刀就往Shaw的脸上招呼去。


Shaw侧身闪避,但脸上还是留下了一道浅浅的红痕,几颗血珠滚落了下来,她用拇指随意抹了一下:“我还以为你爱我的脸。”


“我当然爱。”Root的声音已经从门外传来,“我也爱你的车。”


Shaw冲向门口,Root已经发动了引擎,望着自家宝贝车一路驰骋而去。


好吧,至少她现在不用担心车尾箱里的带血衣服吓到Root了。


Shaw撇了撇嘴,抱着双臂倚靠在门上,喝了一口威士忌。


****


Root一脚把油门踩到了底,快驶出小区的时候却突然听到了细微的滴滴声,她募地抬起头,看到前挡风玻璃附近摆着一个圆滚滚的玩意儿,上面还歪歪扭扭地用马克笔画了个笑脸:)。


“Sameen!”Root咬牙拍了一下方向盘,狠踩下了刹车,她一瞥圆球上的倒计时,时间已经来不及了,Root当机立断拉开车门,在车还未完全停止前就跳了出去,她护住要害在马路上滚了两圈,撞在小区的绿化带上才停了下来。


而那辆车在她眼前不到十米处炸成了碎片。


***


Shaw看着远处炸开的火花,点开手机,看着Root发过来的那个充满怒火的小人表情,笑了一下,悠闲地喝光了杯子里的威士忌。


***


倒计时24:00:00。


Root气急败坏地扯坏了一副耳机:“她居然骗我!”


“你也骗了她,噢,你们果然是天生一对。”Tao说,一边心疼地接过被拧成乱麻的耳机线,“Root,这很贵的。”


“亏我还幻想着她在手术台上搞我的样子这么多年!那可是我性幻想排名里的NO.2!结果她根本该死的不是什么外科医生!我真是傻子!”


“……”Tao无语道,“往好处想,你至少不用再去参加社区聚会了。”


“对!我他妈还为了她参加了那么多年的社区聚会!”Root说,“而且还一直忍着没用那些毛线团勒死那些唠唠叨叨的家庭主妇!我真应该拿个奖章什么的,可是她居然想炸死我。”


“别说的好像你没有在你们饭桌下安炸弹。”


“那不是重点……噢你提醒我了,而且她居然在不知道我想炸死她的前提下,就想先炸死我!Tao,她果然不爱我!她就是个婚姻骗子!”


Tao:“……”


Tao:“噢,婚姻骗子A小姐,你的婚姻骗子B小姐来了。”


Root转过头,果然Shaw的影像出现在了一楼大厅的监视器中。


***


“你好,我找Samantha Shaw。”Shaw对着眼前的女人说,“我想她的工作部门,应该在十四楼?”


“是的。”眼前的女人点点头,“电梯在您的左手边。”


Shaw坐上了电梯,看着数字一层一层往上跳,最终跳到了数字十四。


这是她第一次来Root的办公室——过去她们两人都十分注重保护自己的隐私空间,也懂得尊重对方,不会过分涉及对方的工作区域,但现在看起来她们最大的问题就是尊重过头了,Shaw想,早知道她就该拿冲锋枪轰了这个鬼地方。


Shaw停在了部门的门口,指尖触到了门板却没有推开。


然后她听到她妻子的声音从门口那个监视器里传了出来:“下午好,Shaw,顺便一说,没开门真是个明智的选择。”


“打开门会怎么样?比我想安安静静地坐下来吃个饭,却差点被炸上天更糟糕一点吗?”Shaw抬头对着监视器说道,说真的,比起这个冷冰冰硬邦邦的黑家伙,她还是比较喜欢她老婆的脸。


“好像我就没有栽在绿化带里啃了满嘴树叶一样。”Root坐在办公桌前撇了撇嘴,她身侧清一色的黑森冷兵器枪口全部都对准了大门口,只等着对方推开门。


“我为错过那个画面而感到惋惜。”Shaw同样也举起了枪。


双方隔着一扇薄薄的磨砂玻璃门对峙着。


“所以,网络程序测试员,哈?”Shaw嘲讽道,“我果然不应该相信这个世界上还有不奸诈狡猾的技术工作者。”


“你们这群靠肌肉思考的家伙对我们总有偏见。”Root说,“你不觉得比起大冷天的蹲在天台上等,做个假身份混进目标人物的身边效率要高多了吗?如果不是你,我甚至都能在一杯咖啡的时间里结束任务。”


“噢,你的咖啡时间是指你把你该死的 属于我的 腰贴到别的男人手里的时候吗?”Shaw想起那个画面,情不自禁磨了磨牙,“我真应该一枪把你们两个都解决了,彻底一劳永逸。”


Root瞬间有些心虚地缩了缩肩膀,随即又扬起了下巴:“那只是任务需要!你还不是一样该死的把脸埋在了那个两米高的保镖的怀里?”


“至少我下一秒就在他胸口戳了个洞,而你的下个动作还是骑到对方的腰上。”


“噢,现在你要来和我比办事效率了吗?你信不信我现在只要一抬手,我的手下们就能高效率地在你脑袋上开个洞——”Root一时激动地举起手指——


“砰——!”


一声震耳欲聋的炮响响起,一枚火箭榴弹完美地把玻璃门以及门外的大部分设施都移为了平地,火花四溅,门外一片死寂。


Root:“……”


众人:“……”


Root尖叫地揪住开炮那人的领子:“谁他妈准你开炮射我的妻子了?!”


扛着火箭筒的年轻人一脸惊恐和茫然:“我……您……您抬手了啊。”


***


Tao:“嘿Root冷静点,嘿,把别人的头塞到火箭炮里这就算对我们来说也太暴力了……”


***


倒计时20:00:00。


西餐厅。


“很高兴你还活着。”Root拉开Shaw对面的椅子坐了下来。


“拜你所赐。”Shaw叉起牛排塞进嘴里。


“你不应该把时间浪费在午餐上。”


“你也不应该把时间浪费在看着我吃午餐上。”


“我喜欢看着你吃东西时候的样子。”Root单手撑着下巴,抬起另一只手温柔地抹掉了Shaw唇边的酱汁,“噢,这个不是谎话。”


“……”Shaw推开了她的手,“今晚十点,Peter有个酒宴。”


“我以为我可以先卖给你这个消息。”Root不满地扁了扁嘴。


“你想杀了我,然后杀了Peter,我想这个消息对我们来说皆大欢喜,看我们谁先能把谁解决掉。”


***


倒计时12:00:00.


Shaw独自一人坐在桌前,桌上摆着两个香槟杯,她靠在椅背上,漫不经心地打量着在酒宴之中与人交谈的Peter。


“这和我们初次见面的时候真像。”有人走到Shaw的面前端起高脚杯,Shaw收回了视线,望着对方握在酒杯上的纤长指节微微入了迷。


Root说:“那个时候,你为什么会在那里?”


“任务,有个卖了组织资料的小子,遇到你的时候我刚解决完他,塔上的灯是你的杰作?”


“嗯,任务,原来我们从一开始就在欺骗对方了,我们的婚姻真是个笑话。”Root望着大厅中央翩翩起舞的男男女女自嘲地笑了笑,转头躬身对着Shaw伸出了一只手,“May I?”


Shaw把手放在对方的手心里。


Root:“你果然会跳舞。”


“我也从来没说过我不会。”Shaw微微一笑,顺着圆舞曲的节奏,把对方绑在大腿上的刀扔了出去。


“你还有多少秘密瞒着我?”Root同样把Shaw藏在后腰的枪甩到了一旁。


Shaw:“也许比你想象的多。”她单手一用力,把Root的腰靠紧了自己,她轻飘飘地亲了亲对方的唇,然后贴着对方的耳朵哑声道:“放弃吧小黑客,你打不过我的。”


Root叹了口气,软软地趴在Shaw的肩膀上,闷声说道:“关于我想要的,你还说漏了一件事。”


“什么?”


“除了你死,Peter死,我还想离婚。”


Shaw愣了愣,大概有那么几秒钟她们只是对望着,然后她说:“OK。”


Root皱起了秀气的眉头:“‘OK?’”


“OK的OK,哪里有问题吗?”Shaw说,“你先提的。”


“对,我说的,但你就说了OK?”Root不可置信道。


“嗯哼?我还应该说什么,我完全同意并尊重你的提议?”


“噢,我现在我不得不承认那些报纸杂志说的对了,婚姻真是爱情的坟墓。”Root翻了个白眼,二人重新回到桌边,Root对着Shaw举起香槟,“那好吧,贺,至少在死之前我们都能恢复单身。”


在两杯香槟轻轻相撞的那一瞬间,整个大厅陷入了一片黑暗中。


Root的轻笑在黑暗中响起:“……我当然知道我打不过你,但谁说一定要先杀了你才能做掉Peter了?”


Shaw再伸手往Root的方向一握,却已经扑了个空。


有人朝天花板开了几枪,现场立刻陷入一片惨叫与混乱之中。


供电在几秒就恢复了正常,Peter却消失不见了。


想都知道是谁的杰作。


Shaw立刻就像离开这里,但Peter的保镖封堵了酒宴的各个出口,把所有人都拦了下来,Shaw趁乱挤了几次都没成功。


Shaw啧了一声,直接把挡住自己的某个大块头过肩摔扔在了地上,高跟鞋直接往人脸上碾,气势汹汹到连一众保镖都愣了几秒。


Shaw:“别他妈烦我,我还忙着回家离婚呢。”


***


倒计时10:00:00。


Shaw在身后接连不断的枪声里偷了一辆车,一边把高跟鞋踢掉换成自己的军靴一边开车,在这时口袋里的手机震动了好几下,点开来是两张照片和一条文字短信。


Shaw点开第一张照片,Root那家伙不知道从哪里真搞来了一份离婚协议书,属于她那栏的Samantha Groves签的字迹圆润优雅又无比嚣张。


第二张照片是被捆成了粽子丢在卫生间里的Peter,背景的瓷砖很眼熟,镜子上还贴着她被Root硬拉着一起拍的卡通大头贴。


而那条文字信息是:【最后的狩猎游戏开始了。】


***


Root一边从自家的床头柜的夹层里掏出MP5冲锋枪一边点开Shaw的短信回复:【别在厕所里杀了他,我喜欢我们家那块防滑地毯的颜色。】


Root哼了一声,把子弹塞了进去,很快第二条回复也跳到了她的手机屏幕上。


【你还没离婚,签名他妈的给我乖乖签Samantha Shaw。】


TBC。


下章继续突突突啪啪啪,别误会,我说的是啪啪啪也是子弹声【殴

 

某云感冒了orz,左躺着左鼻子塞,右躺着右鼻子塞QWQ,好痛苦……这几天都窝在床上等机油投喂……今天好一点就爬起来更新啦。

 

大家的评论我都有看,就是回的很慢啊啊……见谅。爱你们030。


说起来这周spn又停播好寂寞..话说有没有同是肖根和SD党的菇凉?

评论

热度(9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