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ephy

【Mrs&Mrs.Shaw肖根夫妇】 番外一《Alone》(下)

上清破云:

前文戳这:

(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番外一(上)


Mrs&Mrs.Shaw肖根夫妇 番外《Alone》(下)

*

威尼斯是个让人情不自禁沉迷其中的城市,水雾氤氲,连呼吸都像是漾在了影影绰绰的温柔水纹里。


浪漫青年Cole伸了个懒腰,深吸了一口气感叹道:“啊,死就要死在这样的浪漫都市啊。遇到命中真爱的高塔公主,和她一起游船渡过叹息桥,然后上演一出爱情悲剧……”


Shaw正在拆一包压缩饼干,听到这话淡淡瞥了他一眼。


然后下一秒Cole就被跟砖头似的压缩饼干砸了脸,一个踉跄往后仰摔在了地上,后脑勺着地,疼得他龇牙咧嘴:“嘶——Shaw你干什么?”


Shaw走了过来,Cole以为她要伸手拉起他,结果对方只是神色平静地把压缩饼干捡了回来,继续淡定地拆开包装:“手滑。”


倒是哲学家小菜鸟紧张兮兮的围着他转,Cole是个很有耐心的好队友,从出行开始就一直十分照顾他,Shaw又太冷漠,男孩子年纪不大,孩子心性,就挺粘着Cole的:“嘿Cole你还好吗你头怎么样啦?”


“没事没事。”Cole一把辛酸泪地被小菜鸟拉了起来,然后愉快地拍了拍对方的头,他人好,男孩依赖他,他也愿意把对方当弟弟一样照顾。


***


Root醒了过来,发现自己的双眼被蒙住了,四周静悄悄的,没有审问,也没有用刑,世界就是一片彻底的黑暗与寂静。


这其实也是逼供的一种,人长时间处在五感缺失的环境下非常容易精神崩溃。


Root觉得这至少比把她往水里按好受点。


在她被抓之前其实已经找到了入侵整栋楼系统的那道‘门’,只是没有时间让她执行,她想,她需要一台曾经连接过楼内网络的电脑。


把计划完整地在脑袋里过了一遍之后,Root开始觉得有点无聊。


听不见,看不到,身体无法动弹,除了思维能活动,她就像完全死了一样。


但似乎又和她平常的状态没有什么太大的不同,这让Root的思绪稍微迷惑了一下,也许她并不需要逃跑。


但这并不符合她为自己设想好的理想死法,在她的既定计划中,在侵略完全世界最高难度系数的系统之后,她会选个风和日丽的日子穿得漂漂亮亮的爬到纽约最高的建筑物上,在太阳升起的那个时刻把子弹喂进自己的脑袋。


她梦想中的人生完美落幕,注定是以死亡为终结的,而她活下去的目的,似乎就是为了追求完美的死亡。


她丝毫没有认为这有哪里不妥。


***


Cole在某种程度上来说其实算是个好人,烂好人,会扶老妇人过马路从不乱闯红灯还定时捐款,正义地挑任务只杀大坏蛋那种,和Shaw完全不同,如果他是个朝九晚五的普通上班族,这些会是很美好的品质。


可惜他不是,他是雇佣兵,人好心肠软,只会给他带来一个结果。


那会让他死的很快。


Cole真的死在了威尼斯,可是和浪漫的爱情故事没有丝毫关系,他们甚至都没来得及遇到几个漂亮妞,他是中枪死的,他替失去意识的小菜鸟挡了一枪。


人的性命又坚强,又脆弱,一颗普通的、甚至没有穿破防弹衣的子弹,因为过近的开枪距离震碎了他的四根肋骨,而肋骨的碎片插穿了他的肺部。


他其实没那么伟大,为了个认识不到几个月的战友死的心甘情愿什么的,他那完全是条件反射的动作,只是下意识地想要保护对方,但发现这些骨头小碎片正在要了他的命的时候,Cole也只是苦笑道:“真倒霉啊。”


小菜鸟被他护得好好的,他身上的几刀都不是致命伤,只是因为失血过多暂时失去了一会意识,十五六岁的小男孩,回去养几天就能活蹦乱跳了。


Cole看着小菜鸟,对方苍白的侧脸让他看起来年纪就像十三岁似的,那让Cole又欣慰又惆怅地叹了口气。


可Shaw知道他们救不了Cole了,他们在海港边,还处在包围圈内,身上的联络装置全都丢了,去最近的医院至少也要两个小时,Cole已经因为肺部被刺穿开始不停呕血,他撑不了那么久。


但Shaw还是单膝跪了下来,握着Cole的手臂,威尼斯天气很凉,但Cole的体温却在极速下降,几乎比外界温度还低,Shaw神色认真地对他说:“我送你去医院。”她想了想,又补充道,“你不会有事。”


Cole咳着笑了起来:“你真不适合说谎,Shaw……一命换一命,总比被随便什么人爆了头有价值。”


Shaw并不理解他所说的价值,也不理解Cole的牺牲精神,Cole一直耿直得简直不像个雇佣兵。


Cole看着Shaw就知道她一点也没明白,他也懒得抹满下巴的血了,艰难地喘气边用诡异的名字理论解释道:“嗯……你看,我叫他小菜鸟,给他取了名字,又教他怎么用电脑,他就是我罩着的,我得保护他,让他活下去。”


Shaw低头望着他,对方的身体越来越冷,却还在安慰着她:“别担心,别难过,Shaw。”


“你为什么要安慰我?我什么也感觉不到。”Shaw语气平静地说,然后开枪放到了一个想往这里走的敌人,“我们得找点东西给你包扎。”


Cole弯起唇望着她,他想握一握他的拍档的手来安抚她,却在半空中骤然脱了力。


Shaw看着他的手臂跌回身侧,没有动作。


Cole急l喘着气,却认真摇了摇头:“不,你只是……比世界上其它人都迟钝而已。”


“……我有时候会很想回家,Shaw。”Cole突然低声说,“但从来没有人在那里等我,我又觉得很孤独。”


“……我有时候会想,像我们这样的人,每天活下去的意义是什么呢。”


“但真奇怪,我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平静满足过。”Cole的声音逐渐微弱,他涣散的视线望向了某一个方向,“……那个小家伙性格莽莽撞撞的,醒来肯定闹翻天……你揍的时候下手轻点,然后让他……好好活下去。”


***


小菜鸟醒过来的时候果然炸翻了天,Shaw揍了他一顿,没听Cole的话,下手挺重的,直接把小家伙直接又揍回了病床上。


小菜鸟躺在病床上,只觉得头晕眼花,眼冒金星,他好像隐约看见有个人走进了他的房间,在他身上放下了什么东西。


是张便签纸,写着Cole的葬礼时间与地址。


他没有看清那个人是谁。


***


Shaw在很久之后做过一个梦,Cole抱着一堆乱七八糟的装备坐在越野车里,对她笑了笑:“不好意思啦,拍档,我得先死了。”然后血瞬间就从他的胸腔中大量涌l出,染红了大半个车厢,而Cole在一片猩红的色彩中对她伸出手。


Shaw静静望着他,顿了一会儿,犹豫地伸出手,却又停住了动作。


因为Cole、鲜血、越野车,全都消失在了她的视野中。


Shaw站在无边无际的黑暗中,望着空空落落的手心。


想。


那个时候,应该接住他的手,才对,的吧。


***


Cole的葬礼很简单,死亡他们这一行人来说,是沉重但习以为常的事情了,但Cole人缘不错,当天还是来了不少人。


但Shaw不在场。


***


小菜鸟离开了葬礼,Cole把纽约的房子留给了他,他推开门,却吓了一跳,地毯上都是血,一路流到了沙发上,这么多血,他怀疑进房间的那个人是不是死了。


他掏出枪,咽了口唾沫,却听到一个冷冷清清的声音说:“放下枪。”


他呆了呆,他认得那个声音。


Shaw坐在沙发上,正在给自己缝合伤口,那伤口狰狞得让同为佣兵的他都想要皱眉。


他进组这么些日子头一次见她受那么重的伤,但这不科学,他们最近甚至没有任务。


Shaw抬眼瞥了他一眼,甩手就扔给他一样东西。


小菜鸟手忙脚乱地抬手接住了,然后久久地愣住了。


那是个带血的银质胸牌,上面有着Cole的代码。


小菜鸟回想那天的状况,在那种包围的重火力情况下,就算是Shaw也没办法全身而退,何况还跟着他这半个拖累一样的人。


他们没有带出Cole的尸体。


但在葬礼那天,本该只有衣物的Cole,却是完整而体面地下葬的,他看到时非常的惊讶,而现在,他却明白了为什么。


他握紧了手中的胸牌,棱角几乎陷入掌心。


小菜鸟想起葬礼上,有人在蒙蒙细雨中捧着白百合花低声说:“Shaw竟然来都没来……Cole平常对她不差啊,那家伙是真的没有心吧。”


而现在,那个没有心的人正坐在他的沙发上,她单枪匹马地独自闯进了敌人的阵营,为了抢回一具尸体浑身是伤,差点连命都丢了,声音却还是淡漠的,没有悲伤,也没有愤怒:“把它收好,还有,去冰箱里给我拿盒冰淇淋。”


他想。


这个人也许不是不悲伤,只是她悲怮的方式,与绝大多数人错开了频道而已,她就像生活在一个完全孤立于世界之外的频道中,喜悦哀伤或愤怒,都无法被人听见。


他点点头:“好。”


他把Cole的狗牌小心翼翼地戴在了脖子上,给她拿了一大桶冰淇淋。


***


Root在第五天被从小黑屋放了出来,她缓缓地睁开眼睛,有那么几十秒钟眼前还是保持着一片星星点点的黑暗。


她感觉的到,她看的没有以前清楚了。


Root看向Control,虚弱地微笑道:“Wow,真有趣。”她的声音沙哑,像是几年没有说过话一样。


“你没有精神崩溃,我感到很欣慰,要是你变成了傻瓜就没有意义了。”Control说。


Root勾了勾唇:“Miss me?”


回答她的是扎在手臂上的一针。


Control开口道:“巴比妥酸盐,如果你想知道的话。”


“你们把我关了这么多天,难道我的状态还不够镇静?”Root抽着气笑道。


Control温柔地拉起了她的另一只胳膊,将另一个装着安非他命的针头推进了她的皮肤里:“所以,我也希望你能多一点活力。”


在Root不正常的肢体弹动和惨叫声中,Control坐回了椅子上。


“兴奋剂和镇静剂会在你的身体里打起来,然后多来几次,你的心脏就会……Boom——我想在这发生之前,我们可以好好谈一次话了。”


***


在Control扔掉第十七个针头的时候,Root发出了除了惨叫之外的声音。


“放……过我……”Root轻声喃喃道。


她已经仿佛虚脱了一般,身上全是汗水,眼圈泛红,在连续十几天的折磨下,她几乎被逼到了精神崩溃的边缘。


“你说什么?”


“我说……放过我……”Root似乎终于无法忍受了一般,眨了眨眼睛,眼泪就往下掉,她吸着鼻子,几乎看不出刚被抓来时高傲自得的样子,眼圈又红,看起来又惨又可怜,“我告诉你……”


“东西在哪里?”


“……我已经把资料上传了,只是它太巨l大了,需要分很多天上传才能够上传完整,我需要一台电脑,能上网的那种,来停止上传,我可以告诉你停止上传的方法,你来操作。”


Control眯起眼睛打量着Root,对方的眼神都无法集中对焦了,似乎完全没意识到她的视线,只是满眼惊恐又瑟缩地看着还剩着数个针筒的桌面,看起来非常恐惧是不是要再来一次。


Control轻轻冷哼了一声。


“Hersh,拿一台电脑进来。”


Control拿着笔记本,而当Root正要开口,Control却一挥手,示意Hersh出去。


她绝对不能够让任何人得知撒玛利亚人计划,即使是对方是她信任的手下。


“真是警惕……”Root虚弱地说。


“必要的,开始吧。”Control说。


***


而当Control敲下最后一下回车键的时候,楼里象征有人入侵建筑物的警笛却骤然响起。


声音非常大,Control明显也愣了一下。


而Root显然等的就是这一刻,她带着椅子猛地后摔,用椅背狠狠砸向Control的头,然后从对方的口袋里拎出了折磨她的刀具,快速割断了手脚上的束缚,再一手扎进了Control的大l腿里,在有人冲进房间前锁上了门。


整个过程连十秒都不到。


Root接过Control刚刚操作的电脑,屏幕上显示着[数据上传1%],正是她需要的结果,她故意说反了一个代码,Control最后做到的不是终止,而是直接上传,这才是她接下来能解决对方的最重要把柄。


“你想要活下去的努力程度真是令人震惊……”Control突然笑了起来,“你逃出去又有什么意义?你是我见过假身份最多的人,在你的人生里超过二十年的时间都在扮演别人,连我也查不到你真实的姓名,真实的你又还剩下多少呢?早就死在某个地方了吧,你又在为‘虚假的你’挣扎些什么呢?”


Root望着她几眼,没有回答她,只是慢条斯理地走向桌前,她脸上还带着刚刚的泪痕,却半点可怜的神色都没有了,她笑得就像蜜糖,拿起其中一个针筒:“我刚刚就在想,如果把剩下的这些玩意儿,通通塞到你的血管里会怎么样。”


“So poor。”Control看着她,就像看着一个 亡灵,她嘲讽一般摇了摇头,“Poor woman。”


Root脸上精致甜美的微笑纹丝未动,甚至连眼中也是浸满着柔软笑意的,她安抚一般轻拍了拍Control的肩:“可惜时间有限,不过,我会尽量快点的。”


***


Shaw在处理完Cole的后事,再一次重新踏入纽约时听到了一个有些令她意外的消息,Control被送进了医院,似乎伤得不轻,连Hersh都吊着石膏。


她接到了一个新任务,追踪一个绿眼睛黄头发173左右的女人,如此模糊的资料让Shaw也挑了挑眉。


但她并没有多问。


***


她这一回的任务目标十分狡猾,Shaw多次抓住了尾巴,却还是在和对方擦肩而过,对方甚至用线索把她引去了别的城市,而现在Shaw怀疑这个叫Caroline Turing的女人其实从头到尾都没有离开过纽约。


在追踪对方的第十天,Shaw拿到了线报,在街角的露天咖啡厅等待对方的出现。


她看见一个戴着口罩的栗色短发女人出现在了街对面,她又换了发色,正在看手机,Shaw不动声色地喝了一口咖啡,但对方却警觉的不得了,在红绿灯口站了一会儿就转身离开。


Shaw立刻起身追了上去。


二人保持着微妙的距离走了几条街,对方一错身拐进了一个拐角,Shaw也跟了上去,却迎面被一个家伙撞了满怀。


“抱……”Shaw刚想道歉。


那黄毛男却一脸惊慌地破口大骂:“你他妈的傻.逼啊?没长眼睛找死啊!”


Shaw眉毛微微一挑,远处有几个穿着警/察制服的人大喊着:“抓住他!”


黄毛狠狠推了她一把就想跑。


Shaw不经意地一抬腿绊了对方一下,然后拎着对方的领子把他的脸在铁门上敲了几下,对方牙都磕掉了几颗,疼得哭天喊地。 


“还想往哪里跑?”黑皮肤的女警官快速追了上来,她的黑发简单地扎在脑后,看起来十分干练,她熟练把那黄毛压在地上扣上了手铐,“谢……”她抬起头,却发现刚刚那个女人已经不见人影了。


“呼……呼……Cater警官,你跑的也太快了,运动健将啊。”一个胖男人擦了擦头发上的汗,大喘了几口气。


“那是你缺乏锻炼了,Fusco。”女警官翻了个白眼。


“嘿,对一个第一天调职上任的同事说这种话,你不觉得太直接了一点吗?”


***


Shaw因为见义勇为(?)又一次弄丢了目标,叹了口气,倒也不是非常执着,也许是被Cole影响了,她偶尔会开始思考一些奇怪的事,对这次的任务也有点走神。


比如她打开空空如也的冰箱门的时候,会想那么一两秒,她是不是真的应该找个女朋友了?


***


Root戴着黑框眼镜坐在日料店中,一边抿了一口茶,笑嘻嘻地看着屏幕上被调出的监控,被她误导了路线的小偷直直撞进了Shaw的怀里,然后大骂对方傻,逼。


可惜街角的监控太模糊了,她还有点好奇这个总是追着她的小女人的脸呢。


不过算了,也不是什么重点。Root舒展了一下上肢,望着[数据上传70%]的字样再给自己倒了一杯茶。


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在这时推开了店门:“我都说了,这里的绿煎茶真的很不错,Harold你不能老闷在屋子里,得经常出来晒晒太阳。”


“我只是在认真工作,亲爱的Nathan。”


“嘿,你是变着法儿说我偷懒吗?你快成功了,我们应该出来庆祝一下。”被称作Nathan的男人倒也不生气,乐呵呵地拍了拍矮一些的男人的肩膀,“这顿得你请客了。”


***


Shaw在后脚进了这家日本料理的店门,却只看见空空如也的台座上留下了一张餐巾纸,上面留了个完整而诱惑的粉红色唇印,旁边用着口红涂着一行单词和一个表情。


【See u^ ^】


***


第十八天的时候,Shaw终于再次在一间纪念品商店中找到了对方,那人还是在手机上的什么数据,但在她举枪之前,有人先开了枪。


尖叫声立刻响彻了整间拥挤的商店,场面瞬间混乱了起来,Shaw在被推搡之间被一排举着美/国国旗小锡兵砸了的脑袋。


抬起头对方已经不见了,Shaw撇了撇嘴,看了看小锡兵晃来晃去的脑袋,顺手收了个到口袋里。


“这个还挺可爱的。”穿着西装的男人伸出手戳了戳架子上那头毛茸茸兔子玩偶的脸。


“你打算送给我吗?真贴心。”他身旁的女人淡然地把枪收进了外套大衣里,顺着人流往外走。


西装男人一脸无辜:“Kara,你知道我不喜欢搞办公室恋爱。”


“噢?”Kara耸了耸肩,“我还以为你不喜欢搞l女人。”


***


“一杯Mai Tai,麻烦把橙色的伞换成蓝色。”Shaw说,然后把一张纸币递了过去。


酒保的笑意有些古怪:“好的。”


“?”


“不,只是刚刚有人和你点了同样的酒,还有同样特别的要求。”酒保笑了笑。


“哦。”Shaw不甚在意,但忽然又抬起了头,“那个人坐在哪里?”


“啊在那边……”


Shaw望向吧台那一侧,只有空了的鸡尾酒杯摆在桌上。


酒保也眨眨眼表示不知情。


***


Root戴着黑框眼镜坐在楼顶边缘,指缝间夹着一只烟,膝盖上摆着一台笔记本,她随手挽了一下被风吹得凌乱的棕卷发,望着远处。


Control说她查不到她的名字。


Root稍微想了想,却也觉得记忆有些模糊,她有点迷惘,甚至觉得那只是另一个虚假身份而已。


她忽然就觉得厌烦无趣了起来,无论对那个一直追着她不放的那个公司,这个撒玛利亚人计划,或者对她纯然由虚伪与谎言垒起的二十多年人生,她不知为何感觉到了一股空虚的倦意,仿佛无法停止,仿佛淹没头顶,席卷而上一点点夺走了她的呼吸。


Root的视线停留在显示屏上的[数据上传99%]。


当资料显示最终传输完成的时候,她拿起手机,拨打了一个号码。


***


Shaw望着眼前几乎高耸入云的建筑物,楼顶上的风景很好,Shaw偶尔没任务时会上去坐一坐,她忽然有种很奇妙的感觉,也许天台上坐着一个与她很相似的人,或者至少,那个女人选酒和选地方都挺有眼光。


她有些许出神,手机在这时在口袋中震动了起来,她按下了接听,然后稍稍愣了愣:“任务结束?”


那头又说了些什么。


Shaw最终放下手机,在那一刻她有些好奇对方坐在与她相同的位置,会在想些什么。她微微抬起头,只能看见楼顶忽明忽暗的一点红光,她们的距离又近又远,却骤然分割开了两个完全不同的世界。


她看了许久,转身离开了。


***


Root背靠在栏杆外侧仰起头,夜空处在天明与昏暗的交汇处,浑浊却又仿佛不愿彻底沉入黑暗之中,垂死挣扎一般散发出黯淡的光辉,再一点一点被黑暗吞没。


她掸了掸烟灰,把烟按灭在了水泥地上,站了起来。


纽约的夜景很美,繁华又璀璨的霓虹灯仿佛点亮了整个城市,低头望去繁忙来往的车辆川流不息,每一个人都有目的地。


而顶楼之上却仿佛隔绝世界一般的寂静,就像她被蒙住眼睛被关在屋子里的那几天,人在死亡边缘徘徊之时总会回想自己的一生,Root漫不经心地想,她那个时候在想些什么?然后她缓慢地反应过来,她其实什么也没有想。


因为她的世界,一直都是一片虚无的空白。


Root站在楼顶边缘,神色安静地看着天空中最后一抹模糊的白昼逐渐消失在迷人晃眼的霓虹灯大厦背后,风卷起了她的纯黑色的大衣衣摆,仿佛一只摇摇欲坠的燕尾蝶。


[嗡——]短信震动的声音在一片寂静之中十分清晰。


Root想了想,还是蹲了下来,随手划开了屏幕,两条信息跳上桌面。


Message from 口口:

【任务代号:Z1743

目的地:法国 巴黎】


——Mrs&Mrs.Shaw番外《Alone》——End——

后来去巴黎的事你们都造了……两人就干柴烈火了【咳

p.s:后来Shaw顺手捞走的那个举旗子的玩具小锡兵,在约会的时候送给Root了,她泡妞就是泡的这样随便不上心【喂


我成功在(下)完结了!!谁缩我不能完结的哈?!你们这一个个太不信任我了o( ̄ヘ ̄o#) !


最后卖下《大圣归来》电影的安利!_(:з」∠)_预告MV真的草鸡感人,晚安030,下章继续正文了~

评论

热度(541)

  1. Stephy上清破云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