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ephy

【肖根】君生我未生(架空,中长篇)(第八章)

POI百合病社:

无妄之灾:

提示:剧情进度与感情进度的必要过渡章节

  


  

第八章

  


  

Shaw把浸满血污的手帕扔进了垃圾桶,用纱布熟练地将Root血肉模糊的左肩遮挡住,最后再把Root胸前被她扒开的衣物重新捻好。她的眼睛冻结得像雪山上的寒冰,只可惜Root从到家后一直在昏睡,不然她一定会千方百计地调侃Shaw专心上药的模样。她拿着棉签和酒精站起身,脚步停顿片刻后又给歪着头睡倒在沙发上的Root添上了一张羊毛毯,凝视着Root垂落下来遮住大半张脸的棕发,她弯下腰,不动声色又无可奈何地把那一团乱糟糟的卷发尽量轻缓地抚开。她自认她的几个动作已经足够温柔又轻手轻脚,可Root还是醒了,乏累地睁开了眼,眼白部分有些充血。

  

Shaw一时不知该说些什么好,只得僵直地保持着站立的动作,Root的眼睑挣扎着颤动了几下,接着她挪动了一下身子,换了一个更优美也更舒适的姿势,眼睛轻轻瞟向一旁的Shaw。头顶的灯光照到下面来,Shaw的面影沿着吊灯的阴暗流线和耀眼光芒飘渺浮动,原本镇定的眼神也被这光衬得波光浮动,Root忽然又联想到很多年前火海中的那双眼睛,类似于星斗,就是这样的光芒让Shaw在她眼里有了生命,变得与众不同,仿佛从子宫内毫无尽头的黑暗里分娩了出来。Shaw看着Root苍白又轻浮的嘴角露出一个笑,然后抬起还算完好的那只手臂把她拉得近了一些,同时胳膊也搂紧了她。

  


  

“你不用那么担心我或者觉得抱歉,Sameen,尽管你这么做我很开心。”

  

Shaw没有像往常一样地因为她轻佻的话语而感到羞恼或迅速回嘴,Root有些疑惑,Shaw现在的表情古怪极了,好像她每说一句话Shaw就会犹疑一下似地。隔了好一阵,Shaw才后知后觉似地回话了,“我没有觉得抱歉——”她的声音顿了顿,目光始终徘徊在周围无关紧要的物件上,“我也没有担心你你知道我有二轴障碍。”她的语速突然变快了,好像是在躲避什么,若真要把她的话写成书面语恐怕也是不加标点的。

  

“我知道,”Root对Shaw的回避和掩饰也早已习以为常,“我很感动你来救我,不论是六年前还是今天。”她悠扬却压低的嗓音在一片安静中听了使人陶醉,语气也温醇得无以复加。

  

“我不是为了救你,六年前,”Shaw咕哝着,像是努力寻找理由辩驳似地用两个手指按揉着自己的鼻梁,有些僵硬地在Root脑袋边上缓缓坐下,“我是为了你父亲的货。”然后她又把眼神转开了。她回忆起六年前她从远处眺望Groves家的几个晚上,有好几次她都疑心那栋房子着了火,半夜一两点时那栋别墅总是把一整个街区好像都照得亮堂堂的,灌木丛里透出的光线仿佛是假的,不过她没想到有一天那栋楼真的着了火。于是她针对这个大户人家最新交易货物的计划泡了汤,最后只能趁乱进去碰碰运气,说得难听些,趁火打劫。

  

她享受射击,可她不享受射击小孩。“我只是想让你闭嘴,停止尖叫。”她不认为放一个孩子羊入虎口被轮(防吞)奸被虐待被屠杀是正确的。“楼梯上多一具尸体也太恶心了。”她也无法否认Root的与生俱来的才能与魅力。“反正你留下来也就是多一个洗碗工。”

  

Shaw用余光瞥了一眼Root,却发现Root只是不以为然地动了动身子,然后把头蹭到了她的大腿上,她正准备回避这过度亲密的举动却发现Root不知多久已经睡着了,于是她把到嘴边的话尽数吞了回去,本该有的一系列推搡也随着她身体的放松没有了。她看了Root的脸好一会儿,然后有些尴尬地把悬在半空中的手晃来晃去,隔了好一阵才找了个不那么难为情的地方放下。

  

一切重归于平静,只有头顶的灯光依旧不灭,Root的呼吸声在安静的空间里有节奏地缓缓起伏,在这个没有时钟滴答的走秒声的屋子里,时间都变得模糊不清,可Shaw却觉得这样浅淡又细微的声音已经足够安定住一切浮躁与激烈。

  


  

Root第二天醒来才发现Shaw已经不由分说地给她请了一个月假,还在理由一栏里光明正大地勾选了精神异常这个令人可疑的词,更奇怪的是学校居然通过了。第一周Shaw把她每天关在家里,出门前只留下医药箱和两份材料不同的三明治,Root觉得憋在这个空间里整个人都快发霉了,她也不得不正式和去医学院偷窥Shaw的日子说再见。然而Shaw却发现Root伤势好转后首先做的事不是摆弄电脑或是贴着她四处转悠,而是又跑去对面的别墅参加聚会,为了掩饰伤口Root甚至特意去买了一套漂亮的高领礼服。

  

Shaw对此感到闷闷不乐,甚至有些生气,Root为了这个该死的聚会又开始晚归,跟那群死乞白赖的男高中生搅在一起,在偶然看见Root进行这项活动的第四次后她终于无法忍受,她气冲冲地跟着Root走了进去,门卫拦下她的时候她对着比她高一大截的男人一字一句地咬着牙说,“我他妈是那家伙的监护人。”令她更生气的是这个男人竟然向她投来了怀疑又鄙夷的一瞥,她现在只想把那块傲慢扬起的下巴割下来然后塞进他的嘴里。

  


  

她来到后花园的时候Root早就不见踪影了,这栋房子主人的私人乐队正在演奏一首欢快的乐曲,她曾远处眺见的长长的自助餐桌上摆满了五花八门的沙拉、水果,烤得金黄的火鸡、牛排,就差再来一些名酒了。人群随着更多的人的加入变化得越来越快,分散又再次扎堆,几个年轻的女孩在一群人中钻来钻去、东飘西荡,她还是没能找到Root。

  

她把黑色外套的拉链又朝上拉拢了些,很不自在地在一群群她不认识的高中生中晃来晃去,她实在懒得去开口询问Root的行踪,她甚至懒得再多看这群天真到无药可救的青少年一眼,当她好不容易找到一处稍微宽敞些的地方时,她终于看见Root了。Root正站在大理石台阶的最上一层,和几个男生女生站在一起,其中身穿阿玛尼西装的一个男生多半是这里的主人了,轻蔑地俯瞰着整个花园,时不时地抬起头,仿佛是在确认头顶这一小片天空的的确确是属于他的。

  

Shaw看见Root对那个男生笑了一下,弧度漂亮到完美,恰好地给予了对方希望被给予的程度,礼貌得也如同对方希望被礼貌对待的范围,既没有越线也没有过分矜持,盘上去的棕发使她看上去文质彬彬,红色的口红显得她富有热情。恐怕Root在这群人看来是一个活泼善良小公主,Shaw这么想着,可惜Root不是,这个世界上也没有以黑进网络公司为乐的小公主。Root脚步熟稔地绕过地上的几个花盆,看起来像是要去别的地方,她还是维持着那个笑容,直到她的目光与Shaw的眼睛相撞。

  

Root几乎是惊异地怔在原地足足好几秒,几个芬兰女佣人从她身边轻巧走过挡住了她的视线,她的眼睛却还是眨也不眨地盯着Shaw,那瞬间Shaw觉得Root似乎是因为她的出现而感到不愉快从而引发出一种不知所措的神态,Shaw觉得心底鼓鼓囊囊的愤怒很快就要被Root捅破了,于是她往前走了几步缩短她们的距离,紧抿的唇中间却挤不出一个字。

  


  

最后打破这微妙气氛的还是Root,“晚上好,你想我了吗?”

  

“是的,我想你,也期待你肩上的伤化脓腐烂然后你那颗小心脏留下后遗症跳到爆炸。”Shaw目不转睛地盯着Root说,附赠了一个相当难看的讥笑。

  

“Sameen,你知道我想在这里找些东西。”Root低声说,她深知要是自己再笑嘻嘻地装聋作哑Shaw也许就要动手炸这栋楼了。

  

“什么东西?”Root闻言有些无奈地看着Shaw,Shaw也毫不退让地把她的眼神顶了回去,隔了一会儿Shaw确认Root是有事想瞒着她并且从头到尾都不打算让她知道,于是她语气平静地说,“如果你不告诉我,我现在就立刻用0.45口径的枪把这栋房子主人的性(防吞)器官打穿来问一下他,如果警察来了就让他们把我抓去丢进监狱吧。”

  

她看见Root的脸色变了一下,接着她像是要证明似地把手伸向了腰间,正如她所预料的,Root急忙抓住了她的手腕,“好吧,”Root艰难地从牙齿间挤出这个单词,“我在找一个答案,或许只是一个工厂地址。这家人拥有的一家电脑芯片开发公司,这个主人的儿子,我的同学,曾经在学校里展示过他家的产品的照片。”

  

“所以?”

  

“如果说他拍的照片上的信息是真的,这很可能造就一台前所未有的,可能是人类史上最快、运算量最大的超级计算机,它可以超越人的大脑,超越一切。”Root的声调因为激动而有些上扬,“但是他们不明白,学校里的人对他的照片嗤之以鼻,他们——根本不懂。有了这样的硬件设施,如果还有相对应的软件在这个世界的某个角落里,它们相结合——除非人类想要用它来探索另一个星系,”她深呼吸了一口气,接着把话说了下去,“那就是有人想创造人工智能,创造一个神。”

  

接着她看向Shaw,“我被抓去的时候,那群人尝试从我这里得知我们曾经拿到的一个箱子的下落,我一开始始终不明白那个箱子里到底是什么,后来我知道了。那一次我们的行动地点是距离这里仅仅两条街远的地方,那辆车,装运箱子的那辆车,跟在这外面停着的载满私人保镖的那一辆是一样的型号、颜色。我们那天抢的,很有可能就是他们运来给这个房子主人的样品。”

  

Shaw安静地看着Root眉飞色舞的神情,她发誓Root刚才连说完一句完整的话都会发抖,仿佛就此坠入了一个美好的、令人向往的、使人发疯的未知漩涡,那局促不安又无比激动的样子是她从未见过的。

  

“好吧,假设你说的都是真的,如果是这样的大项目,那个小孩子是如何得知这个信息的,他不会有任何机会接近那种东西,”对比起Root,Shaw的声音显得异常平静,“假如是国家项目,美国政府不会允许任何泄密,这个男孩早就不知在哪脑袋开花了,不会还在这里跟你们吃吃饭唱唱歌。”

  

“这正是我所需要的答案。”Root喃喃着,朝着人山人海中仅有的空无一人的一处望去,空洞的欢笑声炸断了她话语的尾巴,留下来的是破碎的残渣,寂静的夜晚在灯光与人声的渲染下变得那么喧嚣,响彻了整个夜空。

  


  

TBC

  


  

作者的话:这一章和接下来的一章都是作为过渡章节给高潮做热身,本来想两章写好了一起发,结果今晚还是没能把第九章赶完,明天敲完会放上来。既然写到了高潮,也就是说这篇文现在进度已经差不多一半左右了,结局在各位的提议下我心中也有了答案。谢谢各位对我这不才的小长篇的支持,实在是受宠若惊。

  

(防吞)是我为了防止lofter屏蔽而添加上去的间隔符,各位阅读时可以自行忽略。因为学习和工作都比较繁忙,敲文的时间也很有限,所以难免有错误、不通顺,也请各位谅解。

  


 

评论

热度(114)

  1. 小狼端竹POI百合病社 转载了此文字
  2. StephyPOI百合病社 转载了此文字
  3. tianshengqs沉迷守望屁股清空账号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