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ephy

【肖根】君生我未生(架空,中长篇)(第九章)

POI百合病社:

无妄之灾:


第九章


宙斯创造玫瑰的时候曾把它当作炫耀能力的产物,它具有这样的资格,它能一枝独秀,它的绽放不需要雕梁画栋,也不需要明镜照人。


Root十八岁了。这意味着她终于从未成年的浪荡青少年群体中脱离,人们对她的称呼将从亲切可人的“女孩”变作颇具敬意的“小姐”、“女性”、“女人”等等。她时常会用一种慵懒却抖擞的步调出现在所有人面前,优美的身姿往往会把其他人的闲言碎语压回嗓子眼,她擅长使用自己高挑的身材和修长的大腿掌控别人的视觉,却从不卖弄身姿,也擅长在不经意间与那些她不感兴趣的对象划清界限——在她自己看来,她对世界上百分之九十九的人都是没有任何冲动的。

她隐藏在部分卷发下的脸型变得更加富有轮廓又饱满分明,眼睛周围的妆容常常勾得周围的男性心痒难耐,她的鼻尖小巧灵动,容易让人轻易联想到童话里森林深处的玫瑰精灵,可那嘴角时不时翘起的神秘微笑又把她姣好面容焕发出的清新一下子全部转化成了甜美,并不是可爱的小女孩身上糖果味的甜美,而是一种趋向于极端且高高在上的自信,一种近乎是任性的、对其他所有人的睥睨。她的眼睛里包含着比对方高一等的神色,用风华正茂的热烈碰撞把与她眼神沟通的人就这么无限地压了下去,同时掌握着永恒的主动权,在这锋芒毕露的目光底下,原本体面的女士们也变得不体面了,绅士的话也可笑而不可信。但她针对的对象里从来都不包括Shaw,即使Shaw在和她的调侃斗嘴中一次也没赢过。

Root对Shaw不可自恃的专注与偏爱随着她年龄的增长急速地膨胀,逐渐发生了一种令人惶惑的变化,她甜蜜话语中的情意绵绵变了质,变得不那么干瘪,越来越丰富而富有深意,不再是简简单单的年少者对年长者的崇拜和爱慕。就算没有任何表示欣喜的言语和姿势,她映着Shaw的棕色眼睛里总是散发着新鲜的幸福感,好像只有面对Shaw的时候那双眼睛才是真的,才会从充满虚伪的环境中脱颖而出,变成真真切切的舒缓流丽,抚媚生姿。

Root对所有人放浪形骸的姿态表示出真心的不屑和嘲笑,她也对他们片刻的欢欣和肤浅的伪装丧失兴趣而感到同情,只有Shaw——永远不会激起她这样的反应。

Shaw成为医院里的正式医生后穿着打扮被强制性地拘束起来了,没有了展露肌肤的黑背心,但Root却依旧热爱她的黑衬衣和紧身裤,热爱她白色大褂底下线条美好的躯体,热爱她紧抿不动的唇线,热爱她低垂的黑眼眸,那沉沉的双眼就如同篆刻上的重重古印一般美丽。Shaw的眉眼鼻梁更加菱角分明了,以往充斥着少年少女气息的眼角线条深邃了许多,青春少女这类词离她越来越远,那不爱笑的唇竟然有了静默的成熟味道。Shaw的一切在Root眼里都扭曲成了鼓舞,成了诱惑,时不时地激起她脑海深处原始的欲念和幻想。


“Sweetie,你是不是老了。”Root歪着头对Shaw嚣张地笑,过长的棕色卷发就在她脸颊边上晃来晃去,她懒洋洋地捧起Shaw泡好的咖啡喝了一口。

Shaw咬了一大口热狗,头也不抬地回答,“闭上你的嘴工作,我还有七十四年才会死。”

“交易地址已经发到你的手机里了,明晚靠近一号公路的一条小路,东西是一些大型计算机的原件,”Root愉悦地放下陶瓷杯,“多么浪漫的工作地点,希望你能享受我们的二人时光,Sameen。”

已经享受了八年,都快受够了。Shaw一边想着一边把包装铝锡纸丢进了垃圾桶,“你的人工智能调查呢?任何线索?”

“他们保密工作做得很好,好得过头了。自从两年前我着手调查开始他们就隐藏了所有电子信息,多半是转成了纸质机密。”Root把腿抬放到茶几上,悠然自得地解释,“但是两年前那种芯片确实是存在过的。”

“越是隐藏,越是证明了那玩意儿见不得人的存在。”Shaw把她的话自然地接了下去。

“正是如此。”Root笑了笑,“我觉得你可以考虑转行,Sameen,医生这个行业未免太浪费你的智商了,如果你愿意学习编程,我很乐意为你服务。”

“想也别想。”Shaw鄙视地望了一眼她,径自走去收拾武器包了,离开沙发前还不忘叮嘱Root把剩下的一份加量的牛肉三明治放进冰箱,那将会是她明天晚上回来后的宵夜,Root也笑着照做了,这只是一次平常无奇的外出行动,跟她们做过的成百上千次行动如出一辙,没什么了不起。


临时租用的轿车低矮平稳,实在比不上机车猛烈迅捷的快感,傍晚的一号公路只有海浪拍打悬崖巨石的声音,偶尔能望见一些五颜六色的观光客的车,还有一些沿着狭窄道路蜿蜒而来的车队,朝着海平面望去能看见一泓暖黄色的光晕,那是夕阳落下的征兆。她们提前来到交接地点考察了一番,然后在丛林里找了个不见人的地方把车停在了那儿,她们的所在地到沿海的一号公路只有不到两英里的距离。一切都安排妥当了,现在需要做的只有等待。

临近夜晚的时候,气温骤降,冷气从森林的泥土里缓缓向上升腾,衣物变得冰凉,刺激着人脆弱的肌肤和器官,Root随Shaw坐在了地上,裹紧了黑色短大衣,轻轻揉搓着发颤的双手。漆黑的苍穹缓慢地蔓延到远处,汽车的前灯斜射入夜雾,不时地映亮她们的脸庞,一点点的摇曳不定。

Root仰起头,树影隐没了她的大半张脸,笼罩的一片模模糊糊,她透过黑黝黝盘缠多节大树的细密树枝眺望着一号公路的夜空,森林很暗,今晚没有月亮,星星显得那么明亮。身边的Shaw沉默地摆弄着手里的枪械,清脆细微的响声在她耳边回荡着,时间静谧地流淌,咔嚓咔嚓的声音湮没在沉沉的夜色里。那些清越幽远的丝丝光线,仿佛是来自理想乡的薄薄光芒,它们降临在她们身边,好像就此能够把她们此时此刻并肩而坐的模样带去梦境,永恒镌刻,逐渐上升,成为辽远夜空里最明亮的星星。


Root看着Shaw专注的模样,微笑了一下,轻浅浅地开口像是日常的闲聊,“两个强盗在凌晨坐在森林里面被冻得神志不清,不觉得很有趣吗?”

“只是你而已,”Shaw又检查了一遍狙击镜的精确度,没有侧过头看她,“这也并不有趣。”

“你不坦诚的样子真是可爱极了。”Root微微顿住。她一刻不停地看着Shaw,像是同时正在把周围的所有东西都按照她眼底的钟爱在重新衡量出一个价值,她觉得Shaw是触手可及的,她们的距离是那么那么近。Root心安理得地蜷起双腿,撑起下颚,柔声地凉凉说道,“我们可以谈谈,关于你的感情方面。”

“Root,”Shaw淡淡地瞥了一眼旁边的人,语速前所未有的缓慢,“如果你和我成为这个星球上最后的两个人了,也许有一天,我们可以谈谈。”

“也许有一天?”Root的声音让人沉迷恍惚,温软沉着,仿佛是在细细咀嚼这句话的真实含义,语调不急不缓,尾音柔软妥帖,如同梦呓一般,好像这是个遥不可及的梦想。

“是的,也许有一天。”Shaw回答她,句尾断得过于干脆,似乎有什么没有说完的话被她悄无声息地咽了回去。

也许有一天,她们会从这个巨大却畸形的社会体系中得以生存、脱颖而出,成为佼佼者、胜利者,也许有一天,她们会被这个庞大的世界压得遍体鳞伤、粉身碎骨,她们是国家领导们最最鄙夷的一种人,她们手握着杀人凶器,脚踏着鲜血尸体。也许有一天这寥寥一句话所象征的极乐未来或许永远不会到来,近在眼前的幸福或许永远不可能抓住,荒凉的城市把她们碾碎、吞噬,巨大的洪流把她们毫不留情地淹没。可是那又怎样呢?她们始终会乘着逆流而上的小舟,在黑暗里拼命地划,两个人的黑夜不再冰冷,黎明总会到来。


有轰隆隆的声响从不远处传来,Shaw闻声动作迅速地直起身,这是跑车马达的声音,不止一辆,在这个时间点通过一号公路的车队除了她们的目标绝不可能有其它人。Shaw架好了轻型狙击枪,透过狙击镜中流动的光斑她能清楚看见第一辆车内驾驶座上戴着有线耳麦的男人,她深呼吸,眼神聚焦到一个精确点,没有犹豫地扣下扳机。

那辆黑色跑车瞬间失去了方向,在一阵无头苍蝇似地冲撞中彻底宣告报销,最后轰地一声埋进了一旁的树桩。Shaw瞥了眼身旁空荡荡的位置,猫下腰把掉在地上的望远镜拾起,很快她就发现了十几米外Root的身影。剩下几辆车井然有序地停了下来,几个壮汉从里面利索地跃下来,小心翼翼地四处搜寻,夜风呼啸着从树枝的缝隙吹过来,他们又纷纷警惕地转了个身,伴随着一声物体翻滚的响动,其中一个人注意到了他们脚边的闪光弹——可是已经来不及了。

一阵极昼般的亮白色闪过,爆发出的短暂轰鸣使他们双耳嗡嗡,Root微微站起身,被剥去视觉听觉的他们只是一堆活生生的靶子而已,她只需要射穿这些人的脑袋,就可以潇洒地拿着东西离开这个湿气逼人的鬼地方回家去了。然而在她抬起手的一瞬间,却被一股更大的、有些紧绷的力道拉住了,她回过头去,Shaw站在她背后,神色有些不对劲。

Shaw对她比划了一个安静的手势,她随即迅速地稳住心跳、紧紧地屏住了呼吸,阴冷的空气引起她面部肌肤的一阵细微战栗,她却强制自己保持安静一动不动,然而冲入耳膜的除了枯叶席卷杂草的沙沙响动,还有身前身后传来的、逐渐逼近的、大规模的汽车行驶的震动声。

她看见黑暗中忽明忽暗的微弱光线,忽然有种不好的预感,她们被包围了。


TBC


作者的话:下一章捅刀子,可能会很痛。

评论

热度(133)

  1. 小狼端竹POI百合病社 转载了此文字
  2. StephyPOI百合病社 转载了此文字
  3. tianshengqs沉迷守望屁股清空账号 转载了此文字
  4. 羽咲绫乃沉迷守望屁股清空账号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