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ephy

On My Mind: Soulmate (Extra/上)

All U need is SHOOT:


※ 嚴正警告OOCOOCOOC / 我不知道自己在幹啥 / 輕鬆寫隨便看 


※ 不是警告:傻白甜?




這篇大概一年多前就寫出來的概念,以OnMyMind的背景繼續寫下的笨蛋番外。


也不知道為什麼現在突然想發,一定是因為喝醉。


還有我想念自己跟shoot了。




OnMyMind的電梯間感謝lofter的複製功能: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完)




BGM:On My Mind - Ellie Goulding




"It's a little blurry how the whole thing started."

















【 On My Mind: Soulmate 】 (上)














1.


 


        於睡夢中隱約聽見窸窸窣窣的聲音,Shaw不耐煩地翻身趴下並把枕頭抽起摀在頭上。因為昨夜的疲憊還留在身體裡沒有褪去,今天也無須早起,於是睡眠受到干擾的她只模糊想著當初真應該把床當作最後防線。


 


        ……然後覺得有哪邊不對勁。


 


        畢竟平常而言她剛將睡姿轉換成趴著的時候心口都會稍感悶窒,總之怎麼也稱不上愉快,得花一陣子才能平息下來,但今天卻特別輕鬆,幾乎沒什麼感覺,於是她皺起眉,拍拍自己的胸口。


 


        ……少了什麼。


 


        她倏地坐起身來。


 


        ──身邊的「自己」正滿臉驚歎地拍著照理說應該屬於她的胸部。


 


        「住手!」


 


 








 


2.


 


        聽到「自己」尖銳的聲音,Root眨眨眼,總算發現身邊人醒來的事情。


 


        「哇哦,讓我猜猜,妳肯定是我親愛的Sameen?」


 


        「閉嘴。」


 


        「那就是了。」


 


        雙眼放光的Root保持非一般燦爛的笑容,接著就忙不迭地繼續她的「自我身體探索」工作:只見她一下拍拍屁股,一會兒捏捏結實手臂,再來還是沒忘猛盯著自己的胸口瞧──正確來說,是胸部。


 


        「住手,Root,也不要用我的臉露出那種白癡笑容。」一把攫住「自己」的手腕,瞬間感到認知完全失調的Shaw警告意味濃厚地說道。「現在什麼情況?妳是怎麼把我們搞成這個樣子?說實話。」


 


        Root一臉無辜:「我什麼都沒做,sweetie,我發誓。」


 


        噢我的天啊妳要是再用我的臉做那些莫名其妙的表情我真會殺了妳。Shaw一邊這樣咬牙切齒地吼道,一邊已經出手將仍然興致高昂的Root壓制在身下。


 


        「急著想試試跟自己上床是什麼感覺?」


 


        「閉嘴,覺得自己長得好看不代表我想跟自己上床!」頓覺腦血管至少有一半脹破了的Shaw對上那張笑得嫵媚多情又欠打的臉,生平首次有想把自己的臉給撕爛的衝動。「肯定是妳搞的鬼,雖然我不知道怎麼弄的,但如果不是妳就不會這麼氣定神閒。」


 


        這真的……太過詭異,儘管他們幾個人的生活差不多就跟十幾二十年前的科幻小說沒兩樣,但是,交換身體?靈魂錯置?還是出竅?隨便哪一種都已經完全超脫科幻的範疇來到奇幻了……不,簡直就是奇幻。


 


        「真的,Sameen,我沒必要騙妳。」Root的無辜神情逐漸升級為委屈,一隻手還向上撫著Shaw的──更正,她的臉頰。「而至於我為什麼這麼冷靜,那是因為比起知道事情的起因,我更想好好研究一下妳的身體,雖然嚴格來說它現在是我的──」


 


        怒氣直衝腦門,Shaw一手掐上Root的頸項:「那、是、我、的!別太囂張,我沒有對妳保證過生命安全以外的任何事情。」


 


        「有,妳說妳愛我。」


 


        「……妳真的很想死?」


 


        「我可不確定現在的妳能打得贏,畢竟我從來沒贏過。」Root繼續保持微笑,雙手搭上Shaw的肩膀,一腳則悄悄縮起,讓腳掌貼上Shaw的腹部。「想試試看嗎?雖然我不覺得這樣做會讓我們的早晨更加美好就是了。」


 


        Shaw沉默地加強手中力道。


 


        ──下一秒就飛到了房間對側。


 








 


 


3.


 


        Root對換上外出服這件事興致勃勃。


 


        Shaw則面色不佳地提議幫對方換衣服,而Root雖然不情願地討價還價了會兒但還是接受了。


 


        可Shaw很快發現這並不是個好主意。


 


        「妳他媽再發出那些聲音我就揍妳。」


 


 








 


4.


 


        高人一等的感覺還行,至少空氣和視野保證新鮮,Shaw仰起頭這麼想。


 


        Shaw會長不高大概都是因為胸部吧,還真不是一般沉重。偷偷跳了幾跳又在房子裡跑了兩圈,Root低下頭這麼想。


 


        雖然很瘦卻有小肚子,都說了把蔬菜當主食不是什麼好事,Shaw皺眉。


 


        第一次看到自己胸前出現溝壑實在太新奇了,Root挑眉。


 


        三十分鐘裡Root至少低頭了二十次。


 


 








 


5.


 


        「我不是故意的,Sameen,妳也知道──」


 


        「閉嘴,我不知道也不想聽,閉嘴就是。」


 


        態度比平時更加冷淡的Shaw維持慣常速率走著,片刻,感到耳根異常清淨後才發現Root已經落在後頭幾尺的地方。她雙手插在口袋裡,低頭瞧瞧目前屬於自己的纖瘦長腿,無言地站在原地等著Root趕上。


 


        五呎七吋。


 


        不過就是差了幾吋罷了,但在步行上卻能造成這種差異?何況此時此刻Root看起來趕得挺吃力的。她回想了下過去兩人共同走在路上的時候,才發覺那個女人從遙遠過去的某一天起就沒把自己拋在身後過。


 


        相反,她更常待在自己後方。


 


        由於很快就理解這種行為背後的含意,Shaw決定這不算是個讓人愉快的發現,可接著就放慢了腳步。


 


        「Sameen,真高興妳發現自己走太快了。」Shaw側頭看向趕上後在自己身邊用軟弱聲音說話的Root,開始好奇自己還能忍耐多久不揍人。儘管在站立情況下能由上向下俯視Root總歸是件有趣的事。「我們都還留存過往的習性,但用的已經不是自己的身體,所以早上我才不小心把妳踹飛的,平常我這麼做也只是讓妳後退一點而已。」


 


        不知道那算不算是道歉。沉默著,Shaw扯過一綹蓬鬆柔軟的棕髮看了會兒。


 


        「沒什麼,只是妳的身體真的太差了。」


 


        半晌才如此說道。


 


 








 


6.


 


        John Reese覺得自己彷彿看見了世界奇觀。


 


        一般而言他們四人不太有機會在地鐵站中共同度過午餐時間,但此時Shaw和Root都待在這兒,Finch則用一種求救般的眼神看著他,如果再深入解讀,大概是「Mr. Reese請別袖手旁觀,拜託去確認一下她們兩個是不是都瘋了」這個意思。


 


        的確。


 


        世上真的沒有多少事比向來優雅的Root陰沉著臉狠咬牛排,而永遠兇猛的Shaw竟一臉無辜地坐在桌子上嗑蘋果還怪了。


 


        何況Root只穿著坦克背心?而Shaw身上的是顯然不合尺寸的赭紅色絲質襯衫?


 


        「現在這是……某種角色扮演?同居人之間的?」感到自己有開口義務的他還是說話了,瞬間兩道視線齊齊射向他,至於Root……沒錯,她在瞪他。「還是妳終於把Root搞成真正的神經病了?Shaw?」


 


        問題指向的對象沒有回應,只是笑得相當曖昧地繼續啃蘋果。


 


        「別問。」


 


        而回答他的是正在翻白眼的Root。


 








 


 


7.


 


        Finch覺得事情不太對勁。


 


        因為Root乾脆地扛起整袋武器而Shaw只拎了個手提包。


 


        「Ms. Groves,我覺得這次的任務並不需要這麼多槍械……」他不由得擔心地開口,立刻被一道森冷視線看得背後冒汗,只好轉向神情相對輕鬆的Shaw:「我希望妳們不是因為某種非科學現象交換了靈魂之類的。」


 


        Root繃著臉低聲開口,「Finch,身為那台機器的老爸,沒人告訴過你不要相信非科學的事物?別跟外頭那些人一樣迷信。」顯然很想做出恫嚇威脅但實際上成效不彰。


 


        「那台機器」?他愣了愣。


 


        「噢、Harold,別想太多,她只是在氣頭上,晚點就沒事了。」Shaw笑得柔和異常甚至顯得溫情款款,這一切悖離常理到他不由得揉了下眼睛。


 


        而後他想起還有件事沒做,於是鼓起勇氣叫住已在門口等待的Root。


 


        「對了,Ms. Groves,昨天我在檢查The Machine的運行程序,之後發現其中有部份區域代碼似乎出現異常,那是──」他指向其中一個螢幕說道,但對與The Machine相關的事情向來非常關心的Root卻扭頭就走。


 


        “Computers can bite me.”


 


        啊?


 


        完全無法理解為什麼。完全無法。他呆立原地,還沒能從錯愕、震撼的情緒中脫離,一雙手突然自身後搭上他的肩,同樣令他飽受驚嚇。


 


        「就說她在氣頭上了,Harry,有事晚點再說。」


 


        Shaw居然叫他Harry。他瞪大雙眼。


 


        看來紐約待會就要爆炸了。


 








 


 


8.


 


        Root看著那個裝滿槍械彈藥肯定沉重的黑色袋子,許久。


 


        「我覺得這該讓我來拿。」畢竟她現在可是待在Shaw的身體裡,而她也知道如果Shaw堅持揹著那袋在街上走,原本屬於Root的身體肯定很快就會累了。「讓位纖細瘦弱的女士負責這事,我會不好意思的。」


 


        「妳是要我拿整個武器庫跟妳交換那個小小的手提包?想都別想。」Shaw繃著臉狠狠瞪了過去,而Root一瞬領悟到為什麼自己從沒想過要這樣瞪人──畢竟那實在沒什麼威嚇力,還顯得有點可愛。


 


        「聽著,Shaw,我是認真的,如果繼續這樣下去,等到有突發情形的時候妳早就累得無法集中精神了。」她抓住Shaw的衣角試著說之以理。


 


        「妳以前把自己搞得睡眠不足營養不足還整天跑來跑去的就不累?」


 


        「……我能撐過去。」


 


        「那我也行。」猶豫片刻,Shaw停下腳步看著神情明顯透露出難過的Root,輕拍了下對方的頭──這感覺有點良好過頭了卻又很詭異,她決定別想太多。「要比意志力我不會輸,何況我剛剛吃得很飽。」


 


        「牛排、薯條跟漢堡還有一大杯可樂……」Root搖搖頭企圖甩去被「自己」拍頭的微妙感受,掰著手指算數。「我倒懷疑『我』一下子吃那麼多油膩食物會不會吐出來。」


 


        「而妳剛剛只餵了我的身體一顆蘋果。」


 


        兩人同時無奈地嘆了口氣。


 


 








 


9.


 


        接受事實後不過多久,Shaw開始懷疑交換了身體之後可能由於內分泌或腦神經或賀爾蒙或任何激素的影響,個性與能感受到的事物也會改變。


 


        第一次來自於心臟毫無預警的絞痛。


 


        強大痛楚來得快速猛烈,完全忘記自己目前這副身體的中央處理器大有問題的她一下被逼得跪倒在地,腦袋跟著感到暈眩彷彿氧氣全數消失。她咬著牙死撐,知道即便被子彈擊中都不太可能使她有這般反應,只能認為是這般臟器本身造成的疼痛太過刁鑽。


 


        心臟在急遽的收縮與膨脹間以非常力道強勁鼓動,像是用這種行為想要掙扎出軀殼一般,每一次她都能清楚感覺到血液的流動,每一次該是維持生命的心跳都悖於其原本目的地讓她覺得自己正在接近死亡。


 


        呼喊聲和Root在旁邊扶著她的觸感似乎越來越遙遠,左邊耳際嗡嗡作響如同進入永無止盡的雜訊頻道,四肢力氣被逐漸抽乾,她不斷顫抖著感到連體溫都在流失,與此同時心臟的折磨仍沒停下。


 


        意識很快被侵蝕,她甚至無法掌握任何控制權,只感覺被強制拖進一片晦暗不明的漆黑裡頭,而等她終於回過神來,發現仍重喘著氣的自己已坐在副駕座上,映入眼裡的是半瓶礦泉水、一個小藥罐,還有「自己」那擔憂且愧疚的臉。


 


        坐在駕駛座上的Root顯然是慌了,因為她連話都沒能好好說,雙手也握拳握得死緊。稍微平復後的Shaw默默觀察著。Root就只是不斷地重複著抱歉真的很對不起自己的身體太過差勁,也一時忘了提醒她要服藥這回事,諸如此類的沒完沒了,可卻不令人覺得煩躁。


 


        於是她重複深呼吸以安定在張狂作亂後無力的心臟,接著按上Root的手,而後又覺得不夠似地將其完全覆於掌心之中。


 


        不是妳的錯,她輕聲說,沒事的。


 


        並不清楚這樣形容是否正確,可是某些情緒正悄悄、緩緩地浮了上來,那酸澀夾雜一絲非生理性的痛楚,太過顯著因而全然無法忽視。


 


        或許,她……


 


        確實覺得有點難過。


 


 








 


10.


 


        Root比平時更加小心翼翼地走在前頭。


 


        一方面是身體狀況剛恢復的Shaw並不適合面對可能的突發威脅,另一方面……現在自己只是暫時持有這副身體,雖然Shaw應該不會在意拿回身體的時候多了幾道疤痕或是彈孔遺跡,可是她在意──非常在意。


 


        現下情況中上帝住在Shaw的耳裡而不是她的,整個上午的混亂又讓她們忘記攜帶其它替代器具,這讓她強迫自己開始回想在遇見「她」之前和受Samaritan威脅規制的那段日子是怎麼過的──必須全心集中精神以盡可能將感知擴張到最大,進而掌握身處環境及敵人動向。


 


        當她一這麼做就發現Shaw的感官敏銳非凡。如果敏銳程度能夠量化進而比較,那麼她甚至不需要用到先前的一半就能聽到對方十尺開外的微小腳步聲,儘管這和她原本的身體少了隻耳朵也有點關聯,但自己的視力與對環境的感知力確實沒有Shaw來得好。


 


        探頭,精準射擊,兩個守衛就此倒下,槍枝的後座力比以往更不造成影響。


 


        而因此開始嘗試將專注力凝聚到最強的Root突然被襲上自己耳朵的氣息嚇了一跳,不僅猛顫了下更險些驚叫出聲。


 


        「……Shaw?妳在……幹嘛?」一轉頭就看見Shaw把下巴擱在自己肩上,她除了錯愕還是只有錯愕。這惡作劇時機的挑選能力就某方面而言實在可怕。


 


        「後方安全,繼續前進。」Shaw一臉沒事地說道,勾起的嘴角卻洩漏了什麼。


 


        不久,Root突然想起有次自己好像也這麼幹過,還差點被Shaw給宰了。


 


        風水輪流轉啊,她想。


 


 








 


11.


 


        難得早早結束任務的兩人未在地鐵站多做停留,很快回到家中。Shaw一踏進家門便衝到客廳一角吃力萬分地舉起槓鈴,而默默窩到沙發上靜靜看了半晌的Root,最後有些於心不忍,便走過去為她擦去額際汗水。


 


        再這麼下去她的身體八成要分崩離析了。


 


        「這是出於妳的鍛鍊習慣?」


 


        感受到手臂正傳來撕裂般劇痛的Shaw卻只翻了個白眼,「對,不用懷疑。還有,妳的力氣為什麼這麼小?耐力更低。」接著磅地一聲將只裝上六個槓片共十五公斤的槓鈴砸在地上,滿臉忿忿不平地喝了一大口水。


 


        Root的神情完全是理直氣壯:「妳不能對一個動手指比手臂多十倍以上時間的人要求過甚,親愛的,不過……最近我的確是最近疏於鍛鍊了。」


 


        「我壓根沒看妳鍛鍊過。」


 


        無視於Shaw的冷眼,Root突然想起什麼似地直直走向槓鈴,在上面多加了十公斤的重量,然後將其舉起。


 


        「哇,這真的──好輕鬆耶。」


 


        她一臉驚奇地看向Shaw,又多加了幾片上去卻依然輕鬆,於是她像發現新大陸似地將所有槓片裝上,玩得不亦樂乎。而Shaw面色不善地望著如今纖瘦得要命的手臂,決定沒把這副身體操到精疲力盡絕不善罷干休。


 


        Root拿回身體的時候若沒多幾塊肌肉她就一輩子都只吃蘋果。












【TBC?】


- - - - -


我也不知道為什麼那麼久以前的東西突然想搬出來,大概是OMM結束前開始寫的。


不要問我。不要問我。不要問我。


但我真心喜歡交換靈魂這個梗。




然後我想問我什麼時候才能出坑啊??????????





评论

热度(85)

  1. StephyAll U need is SHOOT 转载了此文字
  2. tianshengqsAll U need is SHOOT 转载了此文字
  3. 熱拿鐵內含迷妹咖啡因All U need is SHOOT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