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ephy

下雨天

POI百合病社:

慢慢:

(下雨天是我最爱的天气。雨水会让一切都变得澄澈宁静,爱也一样,在雨滴的抚摸下悄然显现。)

  


  

        下雨天。早起运动后shaw站在阳台上听着淅淅沥沥的雨声发了一会呆,脸上感到轻微湿意后,转身走回依然昏暗的卧室。

  


  

        床上,拥有一头棕色长发的女人还在熟睡,发出均匀的呼吸声。shaw俯下身子,抬手想抚摸她的脸颊又因怕扰人美梦而半路收回,呼出的鼻息却还是让沉睡中的女人睫毛开始抖动,shaw不禁屏住呼吸,庆幸的是她并没有醒来。在黑暗中又站了一会,shaw到厨房准备早餐。

  


  

       煎蛋时,shaw听到木地板被轻微敲碰发出的动静,没有转身,她很快被人从背后拥入怀里。

  


  

       “早上好,亲爱的。”慵懒的声线中有未褪的睡意。

  


  

       “嗯。”shaw简单回应,将煎蛋装盘后扶着女人的手臂让她坐到桌旁。食物摆好后,自己才在对面坐下。吃饭时,没人说话,偶尔视线相遇,shaw照例得到一个过分甜腻的笑容。吃了不到一半,对面的人儿已经在用叉子无聊地翻弄盘内的食物。shaw瞟了她一眼,对方马上露出讨好的笑容,将自己的盘子推到shaw面前。接过盘子前,shaw想了一会说:“把牛奶喝了。”棕色长发的主人笑容变得更大了。

  


  

        shaw整理好,准备去医院前站在门口盯着坐在客厅沙发上同样穿戴整齐的女人。“root。”这是她今天第一次叫这个名字。确认对方将注意力转到她身上后,shaw清了清喉咙,“你今天要出去。”她用的是陈述句。自她将root从医院带回来,她们已经准备了很长一段时间。“是呀,jason会来接我。学院那群小孩快要等不及了,我在黑客界可是个大人物。”root用她惯常那种不可一世的语气回答。shaw点了点头,开门时忍不住回头又看了看黑客,对方笑盈盈地回应她探究的目光。

  


  

        开车去医院的路上,shaw在斑马线前停下来,一位老人家拄着拐杖慢腾腾地经过。shaw平静地等待,没有一丝不耐,连她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重新启动汽车,医院的标志在蒙蒙细雨中依稀可见。shaw想起那天接到机器的通知赶去医院的路上也下起了雨……浑身接满仪器的root对她露出虚弱的笑容后又昏睡过去。老天,那时她的脸可真是苍白,衬得抖动着的浓密睫毛仿佛雪地里随时准备起飞的深色蝴蝶。黑客毫无疑问伤的很重,很多脏器都受到了永久损伤。人工耳蜗因为感染也早就被移除。当医生询问对她中枪的左腿选择保守治疗或是再次开刀时,shaw毫不犹豫选择了前者。保守治疗会留下后遗症,但再次手术没人承受得了。不管是气若游丝的root抑或是颤抖着双手在她厚厚的医疗档案亲属栏下签名的shaw。

  


  

         急诊室的早晨依旧忙乱不堪,shaw有条不紊地处理一个又一个病例。繁重紧凑的工作给她带来几乎和用枪射穿膝盖同样的肾上腺素喷涌的满足感。下午两点钟,shaw终于挤出时间吃午餐。咬着三文治,她注意到数不清的雨点重重落在餐厅窗户的玻璃上,发出很大动静,雨势变大了。回想了一下,shaw很确定出门前把家里的窗户都关上了,但她不记得有没有关阳台的门。那个小疯子总爱坐在阳台的躺椅上,特别是下雨的日子,她会目不转睛看着飘落的雨丝很长时间一言不发。在医院度过那段数不清日子的时间让她活了下来而且她已经能够自己走动。当然,得在sam的帮助下。想起这个恶趣味的昵称,shaw再次翻了个白眼。这当然是那个女人的风格,她扬言只有这个名字才配得起她那特制的手杖。现在她跟finch的共同话题可远不止那些鬼才听得懂的黑客行话。刚出院的日子,两位超级宅客没日没夜地测试并试图重建机器。finch在意大利有grace照顾,shaw可不允许有人在她的屋里饿死或摔死,除了保证食物和sam在她触手可及的地方,shaw还在必须休息的时候将瘦弱的黑客扛到床上强制她睡觉。重建完成后,机器招募的新小分队分布在世界各地处理着号码,连shaw都很少需要再出任务,于是她回了医院工作,黑客小姐却变的无所事事起来。

  


  

        下午时,急救车送来一位高挑的女病人。shaw在看到她的棕色长卷发时呼吸停滞了几秒,实习生叫了她两声她才回过神来。这位陌生的女士显然认为穿着10厘米的高跟鞋冒雨参加罢工游行是个好主意。她带来的雨伞不断滴水,地上很快形成一滩明显的水渍。“真是个笨蛋……就像某人。”shaw心里默默地想,手上用力,将错位的脚骨头掰正,急诊室马上传出足以掀翻屋顶的尖叫声。好吧,她错了,这位女士可一点都不像那个小疯子。

  


  

       root腿上的伤除了让她行动不便之外还留下了严重的痛症,下雨天疼痛更甚。刚出院的几个月,一到雨天,shaw会坚决地强迫黑客离开电脑,不停帮她热敷和按摩小腿,同时防止她因为疼痛咬伤自己。那些时候,root总是十分安静,惨白着脸紧紧盯住shaw。

  


  

       情况终于好转的时候,她和finch重建机器的任务也完成了。可她再也不能像以前那样满世界飞跑任务。无聊透顶的超级黑客于是开始频繁黑进DOC,FBI,NASA等部门的数据库。finch和机器多次隐晦地提醒过shaw他们不得不帮忙掩盖root的痕迹。root对着shaw永远都是甜腻的笑容和露骨的挑逗,行动受限并未降低她的烦人程度一分一毫,所以shaw直到他们第五次搬家时才终于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于是shaw下定决心进行一次严肃的谈话,虽然她一点都不喜欢这个主意。

  


  

       在root尝试用自己诱惑她前,shaw认真地抛出了问题:“root,你想出去吗?”她当然不是指每天两人在花园散步或偶尔到外面就餐、采购东西那种出去。finch提到jason那群书呆子希望root能到他们折腾的黑客学院做个客座导师。root早就收到邀请却一次都没提过。root目不转睛看着她,似乎想找出一丝口是心非的痕迹。两人都清楚知道,root回来后,shaw从不允许root一个人出门,而且总在以为对方不知情的情况下偷偷检查root的脉搏。另外,即便有sam的帮助,root也没办法长时间站立。

  


  

       “哦,sameen,你这是在约我吗?我不反对我们应该去比公园或超市更浪漫的地方来一次约会。”,shaw沉下脸,用眼神示意她不要岔开话题,同时拿过桌上root的笔记本,找出jason发的那封邮件,finch说她没有删掉。

  


  

      “亲爱的,与其让我被那群欲求不满的傻瓜盯着,你不觉得两个女孩一起打发时间更有趣吗?”root继续开玩笑。“root,你到底在怕什么?”shaw耐下性子又问了一遍。

  


  

       “除去这个事情本身很无聊之外,好吧,我不想和sam一起在一群傻瓜面前像傻瓜一样摔倒。”root移开目光前说。

  


  

       shaw挑了挑眉,“你绕了这个大圈是想说我是傻瓜?”

  


  

       “甜心,我很高兴你终于同意sam就是你的迷你版。但傻瓜可不会做昨晚你在床上对我做的那些事情。”这个神经病果然能让所有话题都变的色情。

  


  

        但这次shaw不打算由着她,“root,你要是觉得累就应该坐下来,或者找你那些书呆子朋友帮忙。我不认为他们在知道你过去的光辉事迹后还有胆取笑你,如果你不放心,我可以先去跟他们打个绝对有说服力的招呼。你总不能整天呆在家里除了黑哪些鬼才看得明白的数据库之外什么都不做。”

  


  

        root咕哝了一句:“你的黑骑士精神一如既往。”便不再开口。

  


  

       然后他们便开始了长达两个月的冷战。这当然只是shaw单方面的想法,root照旧没个正行,千方百计用各种露骨的话语挑逗小个子特工。她只是拒绝了shaw到浴室帮忙这个双方都乐此不疲的小游戏,同时也不再在夜晚缠着shaw抱她回房睡觉。root的措辞是她需要为重回职场做好准备。shaw又惊又怒,她要去那劳什子呆子洞洗澡和睡觉?root坚持说如果她要出去这是必须的自理能力。当然她没能抵挡住前任特工在床上强势的拥抱与亲吻。好消息是root终于停止了成为美国政府头号追踪目标的疯狂行为,甚至她很少再碰电脑,而是长时间呆在阳台看着天空发呆。shaw因为逼她,人生中第一次感到后悔不已时,黑客突然通知她隔天jason会来接她到学院,同时严正拒绝了shaw陪着一起去的建议。shaw除了翻翻白眼外无能为力,她永远都猜不透那个疯子的心思。她也没料到今天该死的又是雨天。

  


  

       下班前,shaw倚在导诊台前写最后一批病历。新来的护士递给她一叠检查单,shaw注意到她涂了黑色的指甲油。外面的天空突然被一道闪电照亮,接着便传来打雷的声音。看来这场雨还未过去。

  

       六点整,shaw少有的准时下班,打算顺路绕过大半个城市去接某个呆子。远远看见jason扶着root站在路边,root的脸上有淡淡的笑容,shaw加快了停车的速度。jason看到shaw打开车门出来,摆了摆手算打了招呼后就识趣地上楼去了。root拄着sam,嘴角噙笑等着爱人走近。shaw看着她的笑容突然有点恍惚,已经好久没看到她笑颜如画。root见前特工难得发呆,想自己走过去,不料手杖绊到地上突出来的一块石头,黑客的身体马上开始摇摇晃晃。shaw三步并作两,赶在她摔倒前抱住了她。root顺势倒在她怀里,随手扔了sam,紧紧搂住shaw。         

  

        

  

        两人静静的拥抱了一会,shaw渐渐觉得不对劲,她怀里的小神经病好像在……哭?!shaw马上想推开她看个究竟,怀里的女人却不肯,手臂紧紧缠着她,脸埋在shaw的肩头。

  

         

  

        “root,发生什么事了?”shaw对着她完好的那只耳朵发问。

  


  

        root吸了一口气,没有马上回答,啜泣声停下来后,shaw听到她带着哭音说:“我今天没摔倒,虽然时间有点长但我坚持下来了。他们希望我能经常过来,很多黑客会愿意我给他们指导。”

  


  

        “嗯,好。”shaw还是没明白她落泪的原因。黑客突然重重地咬了她的脖子一口,恶狠狠的说:“不好不好,哪里好。”shaw疼的直吸气,还没来得及发怒衣领处就感觉到比刚才更重的湿意。  

  

            

  

         “root,到底怎么了?”shaw很着急,她实在是不能适应这样的黑客。又等了好一会,她才再次开口:“jason说机器让他们建立这个学院,她希望有更多的力量帮助她。他们找来的人也的确非常厉害,机器能从他们那得到一切协助……sameen,机器好像不再需要我了,她最近都不怎么跟我讲话……没有了人工耳蜗,现在我跟jason他们也没什么不同了吧…… 况且我连随心所欲走到你身边都不行,还像小女生一样哭哭啼啼,你是不是也觉得我一点都不辣了?……我不能再陪你出任务也不能再用双枪,今天我的腿又痛的我想死掉,但我不想唧唧歪歪抱怨让你更烦我。我是不是要同时失去你们两个?”一口气说完,root的泪落得更凶了。shaw在心里叹了一口气,还是没能阻止自己翻了一个白眼,当然不是对着root,而是对着街角那个从刚刚开始就闪着可疑红光的摄像头,她很确定finch也在看。瞧瞧你们两个天才出的好主意!

  


  

        “root……你知道,你只要在原地等,我总会过来…… 你这个疯子,估计世上没有第二个人在7000多次模拟之后还能忍住不杀你。作为回报你就不能不再玩枪,把那些膝盖留给我?”shaw安抚性的拍了拍黑客的背,接着说:“至于你那可爱的机器……我觉得她不可能再找到另一个像你一样把她当邪教头目疯狂崇拜的模拟界面了……你知道她总是在监控,每时每刻把跟你有关的数据发给我,我的确需要随时了解你的状况,但这样的信息轰炸真是够呛,你受伤那段时间她还霸占了你的声音,我觉得她就像那些变态的跟踪狂。finch难道没提到她已经跟你表白了?我觉得她建议你来学院是为了防止你将我们两人都送进大牢祸害那些已经很可怜的囚犯……虽然不想承认,但我觉得我们这段诡异的三角关系无论如何很难结束,特别是我们其中一人是无所不在的上帝。”shaw觉得这是她这辈子说过最长的一段话了。

  


  

        黑客默不作声,早已停止落泪。机器看到她的嘴角再次露出明显的笑容,但她决定这次不提醒shaw,谁让她刚才讲了她那么多坏话?

  


  

         shaw等了很久不见回应,她摇晃了几下两人贴合的身体,“root,回家吧,你的脚需要按摩。”

  

         

  

         棕发的主人终于抬起头,眼角发红:“好。但是今晚我要在上面。”

  

 

  

         “上面?”shaw明显跟不上对方跳跃性的思维。

  


  

         “你的上面。床上。回来后你一次都不让我在上面,所以你才会觉得我除了黑五角大楼之外什么都没干。”root露出委屈的表情。

  


  

         如果shaw不是个二轴,真的得尴尬癌发作。这时恼人的雨丝又开始飘落。“前特工抬头看了看天,黑着脸咬牙切齿地说:好。”

  


  

         次第亮起的路灯将两人的影子拉长,黑发的小个子女人稳稳地扶住身边得意洋洋的爱人,配合着她的脚步,慢慢走向车子。

  


  

         也许无法随心所欲的就是爱。

  

         (完)

  

               

  


 

评论

热度(335)

  1. 阿壳壳壳儿POI百合病社 转载了此文字
  2. StephyPOI百合病社 转载了此文字
  3. 格子霸POI百合病社 转载了此文字
  4. maylee9903POI百合病社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