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ephy

Lost,or get it 【图灵根】8

JFM:

Emo苏:

         特别难写的傻白甜……

  

         你们俩怎么搞了半天也没搞上!

  

       

  

正文

  

——————————————————————

  

           修长有力的指尖点在额间,突如其来的头疼让Shaw不得不借助指尖的用力舒缓那股难受的疼……

  

            那个女人就不能让自己舒心一点嘛?就不能乖乖的当一个安分守己的黑客嘛?……

  

            如果她那天晚上能够好好保护她,也许现在的她们就不应该陷在这样尴尬的地方寸步难行了,也许Root会像以前一样突然出现在她回家的路上,带着热腾腾的牛排和一如既往的讨人厌的调笑嘴脸,然后这个Root会在她不小心勾到她浴衣时假装整个浴衣都被勾下,然后毫不顾及的将身体贴近自己,不管自己在做什么都要努力作死,等着自己毫不温柔的教训……

  

         她想念那个Root,这个事实让她更加愤怒,她似乎都能听见那个女人躲在门后嘲笑她的愤怒……嘲笑她的放不下……嘲笑她现在这样为她伤神……

  

         她将腿从茶几上面放下来,费力的忽视腹部的伤口弯下腰身盯着牛奶,那么她要怎么办?特工在忽视了所有的问题之后再次直面最核心的问题,尽管她不想承认,但是……

  

        Shaw垂下浓密纤长的睫毛,感觉除了失血过多以外的无力感涌上全身,她有些讨厌自己感觉不到情绪,如果可以,她也许会准确的处理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而正因为感觉不到,所以她不知道她现在需要什么,就像在出事之前她从来不知道Root对她来说是什么一样……好吧,她现在也不清楚,或许可以说是……女朋友?!

  

         Shaw偏偏脑袋,对自己想了半天想出来的答案给了八十分,至少这八十分应该可以给Root几个方面,她是自己唯一一个保持关系长达几个月的床伴(多数是她自己送上门的),她长得应该是非常漂亮(所以出任务时那些男人的眼光还是不错的,不过每次都上来搭讪她可是很火大,当然,是为了任务火大绝不是因为那个女人),她知道所有好吃的牛排店(这好像还是她那个无所不知的神的功劳),她给了自己许多陌生的感受(就像现在她竟然学会乱想了),她每次都会为了自己受伤什么的不在乎她自己(这根本不是优点好不好!)

  

         翻个白眼,Shaw憋着一口闷气端起牛奶一口饮下……不幸的是,特工太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了,忘记了牛奶是热的!更不幸的是,Turing医生因为深夜福利的原因热牛奶时魂不守舍没注意自己热过头了!于是……

  

         脱了浴衣刚刚换上真丝性感睡裙的Turing医生突然听见客厅什么东西碎掉的声音,难道是失血过多晕了?脑袋里第一反应就是某个猫科特工昏迷的模样,也没有多想会不会是遇上入室抢劫的什么(脑洞真大)就急忙出去,于是……

  

        特工弓身在沙发上面,刚才热牛奶的杯子已经碎了 ,残存一点奶渍撒在地毯上面,重点不是医生名贵的地毯就这样毁了,震撼到医生的是沙发上的黑发特工,她发丝凌乱贴在脸上,露出一抹狼狈,一只修长带有薄茧的手捂住自己的唇,黑如染墨的猎豹一样的眸子里竟然闪着水光,看上去就好像拼命压抑着伤悲一样……她在哭!

  

        Turing医生从来没有见过面瘫哭过,而结合特工刚才那股莫名其妙的对自己的抗拒

  

,和心情显而易见的糟糕,医生只能归类为,也许她在想念谁……而这个谁,似乎更显而易见!


  

        Turing医生胸口一滞,莫名其妙的心疼涌上全身,所以……她心情不好其实还是在思念自己吧……或者是另一个不知道是不是存在的自己!医生被一股巨大的内疚和心疼包围,当然,特工这幅受伤小狼一样萌萌哒小模样是萌点的事医生自己也没有发现。

  

         “Shaw~”Turing咬着下唇,睁着棕色漂亮的眸子靠近特工,暴露在睡裙下的一双白皙纤直长腿摆动停在特工眼前,医生弯腰伸手抚上这人精致好看的眉眼,在看见特工泛着水光的黑眸里面染上一抹血丝后那股柔弱更甚,她不知道要怎么做才不让特工这样悲伤(医生你是不是忘记了她是二轴),她将自己贴近特工,下意识想拥住特工。

  

       

  

          这家伙在干嘛?她脑子坏了吗?进水了?没看见自己被烫着舌头了?这幅可怜的小模样是在哄宠物狗嘛?要不是怕把嘴里这一口吞也不是含也不是的牛奶喷她一脸她早就一脚踹过去了(锤砸你都烫成这样也不吐真是吃货)!喂!把胸贴人家脸上是闹哪样?!喂!不要太过分啊!

  

         还是没有忍住的特工一口吞掉能灼伤嗓子的牛奶伸手掐住心理医生睡裙下面细软一掌就能环住的腰身,把她毫不留情的丢在身边的沙发上面,有些狼狈低吼:“你干嘛?!”不幸的是她舌头烫的太疼了,以至于这么简单的一句话也没办法清清楚楚的说出来,于是,在她凶残的尚有泪光的黑眸注视下,心理医生花了好长时间反应过来……这家伙只是烫到舌头了!

  

          然后……特工黑着脸看着沙发上面向来优雅知性刚才还一脸知心女人样的心理医生捂住唇笑的快要起不了身……有什么好笑的!也不怕笑死!

  

          Turing印象里,特工Shaw永远处在某个即将爆发的点上面,不是狂躁压抑,就是对自己冷嘲热讽,不会温和只知道简单粗暴,加上特殊的二轴,她甚至觉得任何人都不可能看见Shaw像一个普通女人一样的样子,但是……事事精细冷静的特工竟然会烫伤自己的舌头!Turing医生捂住唇笑着靠在沙发上面,感觉自己要被某道视线射穿了!

  

          笑着笑着医生就笑不起来了,特工一脸你再笑我就打断你的腿的表情和我是认真的的眼神,医生想了想还是不要尝试戳这个气包的痛处好了……嗯,刚才话都没有说清楚看来真的烫着了……然后被特工拉低智商的医生突然又反应过来,自己刚才竟然认认真真的以为特工是在思念自己而且还心疼了!

  

          突然涌上来的自作多情的尴尬让Turing有些局促了,她只好尽力让自己正常一点,从沙发上面坐正,Shaw正准备发表一下对这个女人的不爽突然又发现这女人不知道怎么搞的又穿的比浴衣还要危险的睡裙就跑出来了……

  

          “多穿一条裤子睡觉会死啊!万一出了事你这套睡裙可以出去见人嘛?……”女人的睡衣只及腿根,浅粉色蕾丝小内内因为主人坐在沙发上面被裙摆无情暴露,看得特工忍着疼差点跳脚,连话都说清楚了一点~

  

     

  

             Turing局促压了压裙摆,“我不是特工我不需要防着夜里有人暗杀好不好~”咬唇看了一眼特工,发现她眼底仍有血丝,心里软了软,有些担心她嘴里的烫伤。

  

             Shaw翻个白眼坐在她身边,捂着下唇斯斯的抽气,舌尖上的疼让吃货更加郁闷,她不想吃牛排的时候因为烫伤影响食欲。Turing犹豫了一下,侧过身抬起带着牛奶香味沐浴乳的白皙双臂抚上Shaw的脸,特工猛的一震,侧脸看着她,在对上那双小心翼翼的美丽粽眸之后皱出抬头纹的眉峰放了放,黑眸软了软,只是扬了扬下巴,幅度之小甚至没有挣脱Turing几乎没有用力的手。

  

          Turing注意力放在了特工桀骜性感的唇上,她语气轻柔,自己在心里鼓励自己就当是一个病人没有什么好紧张的,“我看看伤的重不重……”   特工唇线抿的孤傲,看上去性感的唇形微厚,因为刚刚被烫过显得红润异常,配上防御力完美的黑眸,心理医生咬了咬下唇,有些勉强自己,好吧她确实没有那个病人有这么……危险的性感感觉!

  

         god,她在想什么啊!Turing不易察觉的摇摇头企图摆脱某些奇怪的想法,发现病人更不配合,特工的视线扫过她脖颈又游荡在她下巴和唇上,带着十分强烈的暗示,但是那双好看的黑眸却认真不带一丝情欲,就好像对待初恋,连吻的欲望都是小心翼翼的认真,

  

         Turing呼吸顿了一下,不知道为什么很享受这个人这样的注视,指尖微微扫过特工的唇际,无意识往下戳了戳,然后Turing迅速回神,有些担心这人会因为这个带有调戏意味的动作而黑脸暴走,然而特工却因为知道她要看自己的伤而归类为医生已经不耐烦的提示,于是抿抿唇将视线从心理医生暴露在空气里面的肌肤上面收回来,有些犹豫要不要给这个研究心理的家伙看烫伤。

  

         Turing心底似乎有什么东西慢慢填满,轻轻柔柔的快溢出喉咙,她盯着特工混血精致的英挺五官,指腹不受控制的摩挲面前这个人的柔软双唇,脑袋里面一片空白,她觉得空气里面似乎满满这个人的气息,香水味,血腥味,汗味,火药味,还有一点她一直都说不出来的莫名其妙的熟悉的味道……

  

          就只有她知道的,在这样安静的小小空间里这个容易暴躁愤怒但是却让她没办法害怕起来的女人,给她的淡淡的温柔的味道……她一定是喝多了,但是她根本没有喝酒啊!也许是自己脑袋被冻僵了……

  

          温柔?Turing晕晕乎乎的想,她精致的眉眼轻轻敛住,暴君的温柔!嗯,就是这样的几乎微不可见的温柔,她却无法忽视,就好像天生有一个放大的接收器只接受这一个人的温柔……

  

         Turing失神的贴近特工,近到呼吸都交融在一起,后知后觉情商一向为负的特工也顿住了,这些天来自这个女人的第一次主动贴近,那双好看的眉眼尽是温柔,Shaw还没有反应过来,自己的动作已经出卖了自己,就像以往无数次的拥抱一样,也有些不太一样,她可没有想那么多为什么,本能让她抬手圈住身前女人柔软纤细的腰身,往前微微倾身便成功将唇与唇之间的距离变为零……

  

         就好像记忆里一样,柔软清香,但是又好像不一样,吻上Turing的一瞬间Shaw感觉胸口被狠狠握紧,连呼吸都被遗忘,来自这双唇的美好记忆还没有来得及冲上特工的脑袋就被本能的欢愉挤掉,这种感觉……让特工心底某个地方一动,仿佛泄洪的堤坝,有什么在汹涌,试图突破她情感的防线……仅仅是唇齿之间的简单依偎就让她在窒息后的两秒后狠狠地到抽一口气,就好像害怕丢掉什么一样不受控制的收紧怀中的女人,将她收在怀里再也不轻易放手!

  

         而对于Turing来说,这个突如其来又顺理成章的吻,却带给了她无法抗拒的愉悦,仅仅双唇相碰,她就几乎沉溺于特工唇上的柔软和腰身收紧的手臂带来的强烈的珍惜感……

  

         事实上,Turing几乎眩晕过去,鼻翼尽是特工的味道,危险又难以抗拒,而唇际的吻却又意外柔和温柔,与特工外表和性格完全不符的细腻温柔带给她强烈的被拥抱疼惜的感觉,就好像一头满嘴鲜血的雄狮为了拥抱自己将利爪都好好的藏起来了害怕伤害到自己一样,就好像……她没办法松开手让自己离开一样……

  

         而更多的,是来自心底深处的悸动,仿佛命定一样,仿佛这个人就是她心底所有感情的联系者,哪怕是一个吻,都能简简单单让她沉溺于巨大的幸福感之中……

  

         事情发生的理所当然,深夜,柔软的沙发,拥吻的情侣……但是……

  

          Shaw难以自抑的抬手从Turing真丝睡裙裙摆往上抚去,时隔这么久再次如此贴近这具美妙性感的身体Shaw的呼吸都紊乱了许多,

  

          意乱情迷的Turing贴紧特工的身体,纤细手指插入特工黑色发丝之中略用力让俩人的呼吸都变成一个步调,特工带有薄茧的指腹游走在她腰腹处带起一串电流,让她的呼吸也开始不受控制,就在混血特工握住她娇嫩的乳尖时,她轻轻溢出呻吟启唇接纳入侵者,Shaw毫不费力的加深这个吻,舌尖裹住心理医生香软的舌尖……


  

        “唔!”Shaw猛的抽回舌尖,烫伤让她瞬间回神,而她这一个举动也让双颊潮红眼神迷离的Turing迅速回神,然后……Turing猛的推开特工,睁大粽眸胸口起伏一会儿,看着特工皱着眉抽着冷气,纤长手指贴上自己脸颊有些语无伦次:“我……你……我有些累了!”

  

        Shaw看着心理医生几乎是狼狈的维持优雅的背影消失在卧室门后,无意识曲曲左手指尖,有些后知后觉皱起眉头低声骂了一句靠在沙发上面,心里对嘴里烫伤带来的不方便又多了一层厚厚的不满,顶尖的牛排,完美的性爱,都毁了!

  

————————————————————————

  

        傻白甜,没有肉。不开森……

  

        过节一个人,和一群禽兽过,哎……

  

        我觉得再虐大锤就有点不人道了,本来差点死掉,和媳妇儿现在也断了联系,逢年过节还没有肉吃,啧……要不要开福利章让大锤开荤呢?

  

         好烦停播……

  

   

  

         

评论

热度(241)

  1. StephyJFM 转载了此文字
  2. KMBLUEEmo苏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