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ephy

Lost,or get it 【图灵根】 36

JFM:

Emo苏:


  

老实说啊,满血复活个屁哦!

  


  

见面了哦~!

  


  

我手贱开了新坑。

  


  

———————剧情废的我————————————

  


  

鲜血和硝烟,光暗与浮尘,一顿一顿的麻木情绪。

  

 

  

Shaw比往日凶狠,却失了锐气,风衣早就丢在不知道那个楼层的角落,把该死的血腥味一起抛在脑后,她手里的枪管发烫,虎口仍在微微发麻,但是所有该有的情绪就好像丢了一样,空寂到她微微不知所措。躲在七楼未建好的楼道转角,她缓缓从靴子筒抽出最后的弹夹,指节上的血迹已经莫名其妙的干了,失去了熟悉的粘腻感,从胸腔甚至是骨骼里溢出一丝丝倦怠,无关体力上的透支,仅仅是疲惫,却让Shaw茫然失措。

  

 

  

约摸几分钟后,她才缓缓动动右肩意识到自己已经中过枪了,只是简单的擦伤,伤口处的鲜血早已止住,之前流下的血迹蹭到背心胸侧的布料,在黑色上留下该死的暗沉,就好像Root发丝间曾有的暗色,昭示着她差点失去什么。

  

 

  

楼道尽头传来不算急促的脚步声,她凌冽的黑眸侧到右手尽头方向的昏暗楼道,微微挪动脚步缓缓退向反方向拐角处的小房间,在三楼二十分钟之前的一场激战让对面折损了大概八九个人,然而人数上的优势还是有遥遥领先,跟上来的人数大概还是有十一二个人,正面相遇绝对是找死,Shaw很清楚明明是没有退路的,

  

 

  

她的脚步移动的很快,迅速闪身进入那个房间,说是房间其实只不过是未完工的卫生间,连门的没有,墙体仍旧是混凝土赤裸的仓灰色,透着新鲜楼道才有的灰尘气息。Shaw不打算和他们硬碰硬,只是找机会等这一波搜索上了一层后迅速向楼下移动,趁着他们没注意杀回头,当然楼下一定会有人蹲守以防她逃走,但是显然目前这种状况她只能够选择这样的方式,等负责搜索的人发现她移到一楼准备撤退一定会想办法留下她,然而再从楼上赶下来至少需要几分钟,对于她来说几分钟才能到达的支援显然为自己逃走的成功率做出了巨大的推助力。

  

 

  

 

  

凌乱的脚步声从楼道尽头传过来,渐渐逼近听起来至少有四个人的样子,显然解决他们是不算难度的事情可是Shaw清楚这时候不能动手,她将身体紧贴墙体掩住,决定不到万不得已绝不会出手暴露自己,如今只有他们越往上搜索她逃跑的概率越大。

  

 

  

当脚步声临近到Shaw几乎需要屏住呼吸调整进攻姿势的时候,她忍住下意识的进攻意识,冷静的看着脸侧门口闪过几道黑影,胸腔的心跳却反常的极其缓慢,很幸运这伙人中并没有她担心的那几个熟识的特工,他们在粗略的扫过楼层每个房间后选择移动至上一层。脚步声顺着楼道又逐渐远去,Shaw看了一眼房间新做的吊顶,缓缓吐出压在前胸的那口气默默记着时,约摸三分钟后她抬枪闪身出门迅速往楼梯间移动。

  

 

  

她只是在赌而已,赌三分钟那波人有没有继续往上赶,赌他们这次究竟来了多少人执行任务,赌楼下到底有没有援兵,赌她是不是这么倒霉能在楼道里遇上敌人。

  

 

  

楼道设计是东西向,楼梯有的地方补上了窗户的位置但是总体还是昏暗不明,Shaw的马丁靴踏在台阶上浅浅的声响很可能会暴露她的位置,然而楼道却寂静的吓人。她往下小心移动大概俩层的模样后进过五楼安全门后最黑暗的地方时一道人影猛然镬住她受伤的右臂将她扯入黑暗,Shaw靛蓝特工级别的反应让她迅速用反擒拿术卸掉肩膀上的控制力道然后枪口毫不留情顶上对方腹部,左手也捏住对方纤细过分的脖子。

  

 

  

作为杀手这家伙的身形却似乎熟悉的过分!

  

 

  

“Sameen,你就是这样欢迎我的反营救的?”对方甜腻到让人恍惚的声音一出,Shaw直接脱了手忘记了接下来的所有动作,只因为这声音和这语调,熟悉到她快要忘记呼吸。

  

 

  

Root!?

  

 

  

黑暗中Shaw愣是呆滞了几秒钟,才缓缓压低了声音用控制不住颤抖的声线咬牙唤了一声女人的名字:“Root?!”手掌中的纤细脖颈触感滑腻,女人轻娆的笑声带着她虎口微微颤抖,对方一只手缓缓抚上她坚毅的侧脸,在黑暗中,如此紧张的气氛里,一股除了那个女人再无二家的招牌暧昧气息迅速弥散,Root显然,很擅长把战场当成和她同居的小窝来肆意调情。

  

 

  

但是Shaw显然还没有消化现在的状况,她没有移开枪口,左掌持续用力掐得女人原本肆意的轻笑变得不那么轻松,右手中的枪口微微用力顶回她柔软的小腹处,Shaw呼吸粗粗浅浅的没了规律,她胸口堵了什么,不知道要怎么解决,但是显然这些奇怪的感觉和Root有关,她的失措带着Root身上几乎肆无忌惮的尖锐胜利感,黑暗中那个女人脉搏的跳动在掌心清晰的可怕,Shaw沙哑着嗓音唤着她:“Turing,在哪里?”

  

 

  

原本肆无忌惮的散发着甜腻荷尔蒙的女人纵使在黑暗中也没有掩饰暮然的沉默和冷寂,仅仅是一俩秒,那些在黑暗中不小心溢出来的情绪迅速收敛,Root式的调情口气再次响起:“我以为你很高兴我回来了~”只是Shaw,学会了某些不必点明的观察技巧,她张张唇正准备回答,捏住Root细腻脖颈的手掌指缝感觉到某些温热,鲜血味猛然被无限放大,Shaw几乎下意识松了手托过女人巴掌大小精致的脸,指尖微用力扬起她下巴皱眉顺着气味寻过去:“你受伤了。”

  

 

  

女人安顺的贴着墙体任她一寸寸小心的摩挲着颈间的肌肤试图找到伤口,Shaw的温柔比起以往明显到她有一瞬间晃神,然后她放肆的抬臂勾住对方脖颈鼻尖蹭鼻尖的吐气如兰:“磕到后脑了,你得后悔一段时间这杀了你的Turing!”然后薄唇贴着特工性感的唇瓣滑过,

  

 

  

Shaw顿了顿,掌心猛然一镬将女人冰凉的唇瓣压过来,厚实的唇碾压上去,右手托着枪勾起女人修长的大腿挂在腰间,突如其来火力全开的热情直接将女人燃烧得眩晕,茫然失措三秒之后Root双臂直接缠上这人脖颈,挺腰贴上她坚实的小腹,细软尚踩着名贵银边细高跟的左腿自觉勾紧她腰腹,在这还有十几号杀手随时发现的危险楼梯间肆无忌惮回应Shaw毫无由来却将她瞬间点燃的激情。

  

 

  

Shaw的吻比她记忆中生疏了些许,也许是因为只是凭着情绪和欲望,她显得热情有余技巧不足,这个吻简直算得上撕咬,她舌尖粗暴的勾舔过Root甜腻的唇瓣,在得到女人贝齿示威的轻咬反应后犬齿磕住那双薄薄的唇瓣,然后舌尖深深探入对方香软的口腔肆意掠夺,Root浑身因为她罕见的失控被瞬间点燃,她鼻息间溢出甜腻的呻吟给予对方最大的回应,恨不得丢掉手里的枪深深的用指尖扣入Shaw漂亮坚韧的背部肌肉中去。Shaw低低喘息一声右手拇指一勾将Root短裙推上腰际,USP尚有余热的枪管从Root双腿间探入压上女人腿心的温热,换来女人凌乱失措的惊喘,然后猛然松开对方已经红肿的唇瓣后仰身体脱离Root柔软的身体,

  

 

  

黑暗中,激情迅速冷却,Root缓缓回过神来,Shaw已经放开了她站在她身前,她一边捋好裙摆一边用黯哑的娇气嗓音低声道:“我会认为Turing让你禁欲太久了~”

  

 

  

Shaw的呼吸声明显没有往常的绵长稳重,透露出的被打乱的凌乱意味带着Shaw式的性感,但是她的口气却是诡异之极的冷静:“我一个人能逃出去。”并不需要所谓的支援。

  

 

  

Root缓缓呼吸任由身后冰冷的墙体夺走刚才Shaw给予的温热,她能感觉到Shaw的热情,却第一次对她的情绪掌握有了疑惑,这不是她的Shaw!

  

 

  

 

  

Root不变的笑意不知疲倦的绽放在黑暗中,Shaw甚至都能想象的这女人脸上嚣张微笑扬起的弧度,“我以为你至少会感激我回来救你。”

  

 

  

 

  

Shaw的呼吸声逐渐变得稳重,似乎刚才失控的差点把女人压在墙上来一发的人不是她一样,她扯一下Root细腻的手腕将她拉在身后:“待在我身后,这次不准跑到其他地方去。”

  

 

  

 

  

她继续往楼下走去,并不打算解释刚才那个吻,但是显然,Root需要,她可以准确的通过Shaw的任何神态动作推断出她的情绪,这一向是她最乐忠的事情,而这次的失控和Shaw失常的冷漠完全出乎她的预料,Shaw就好像,不是她的Shaw。Root的唇瓣在黑暗中勾出一抹没有笑意的弧度。

  

 

  

 

  

“二楼不能去的,亲爱的小锤子。”Root喑哑的甜腻嗓音过分的,嗯,性感,Shaw停在四楼楼梯间仔细听着楼上楼下的声音,Root站在她身后轻声提醒道,“你打算从东边楼梯间的窗户口下去不太现实。一楼也都是人。”

  

 

  

Shaw转身捏住她手腕:“你又是从哪里跑进来的?”Root的手腕冰冷,Shaw一顿,修长的五指微张包住Root的手,似乎下意识要温暖对方。这个动作让Root不动声色弯了弯眉眼,“电梯啊!”

  

 

  

 

  

  

 

  

电梯?

  

 

  

 

  

Shaw正准备开口楼下似乎有了动静,她脸色一变扯住Root玩四楼楼层跑去,对于她保护欲过度的动作Root没有多说什么,Shaw将她推进就近的一间空房间随后闪身进去,俩个人紧贴在一起Shaw甚至没有吝啬她们之间的安全距离,光线从半做好的窗口打进来,Shaw瞥见那张原本美丽温婉的脸上褪尽了理所当然的慌乱和无辜,留下了熟悉的妖气盎然和好整以暇。

  

 

  

她抿唇发现女人卷发发丝间一点点暗红,眉头紧锁黑眸毫不掩饰狠厉,然后抬手却是轻柔的撩开她发丝检查伤口,Root看得见她的小心翼翼,棕色的眼睛染开一抹熟悉的调情意味,没等她说话,Shaw的黑眸就对上了她的眼睛,那里面写满了愠恼和不知名的不该属于Sameen Shaw的情绪,然而,Shaw并没有说话。

  

 

  

也许Root曾经奢望过什么,然而她分明是清楚的,她此一生早已不期望善终,差一步就要永坠山谷,除了自欺欺人的荒唐信仰,连感情也许靠的也是不在意遍体鳞伤的横冲直撞。然而Sameen这个人,这个人啊~她是无论如何都放不了手,就算是绝望淹没世界最后的光亮。

  

 

  

 

  

Shaw终究是没有说话,她转身仔细倾听着外面的任何一点点动静,掌心脱离Root的脸拾回枪,然后用几乎没有感情波动的声音开口:“说,要怎么逃出去。”既然是Root,就该有Root的能力,

  

 

  

这可太伤人心了,Root似是毫不掩饰的弯弯眉梢露出该有的委屈,贴过去勾住她手臂轻轻道:“我只是刚刚接通了我的,嗯,上帝?Boss?啊!对了,我的信仰,这一片小小的网络,然而很可惜这次它可帮不了我们,你知道新建的楼还不需要那么多的摄像头。很可惜这次我们应该需要靠自己了,”Shaw耳尖被她温热的呼吸扫过,浓密的睫毛抖了抖黑眸瞥一眼身边的女人,她似乎在等待她接下来的话,自然,Root不会打乱来的战争,她话语里不加掩饰的委屈也是刻意的明显,Shaw知道,这个和狐狸一样狡猾的女人喜欢她反抗的依赖,显然,不仅仅是Root熟悉Shaw,连Shaw也熟悉了Root该有的套路,

  

 

  

女人凑近压低声线继续道,“不过万幸我在转角街口的天线上临时做了手脚,这栋楼有一层停滞的员工电梯正在筹备,虽然还没有做好但是还是可以运行的,她会帮我们运行,偷偷下到一层就只能靠我们了,不过我还要补充一句,是随时会有负荷过重掉下去的可能哦~你得保护我呢~!”

  

 

  

Shaw僵硬了身体回应着Root的贴紧,掌心缓缓收紧,唇角的线条也越发冷然,Root得不到回应,粘腻的棕眸隐去异色缓缓退开,那些小动作她收在眼底,她的小豹子,看起来,并不稀罕她的触碰。

  

 

  

 

  

并不是!

  

 

  

 

  

Shaw利落给枪检查一下保险看上去就要出去,Root扯住她腰侧的背心布料:“在西边的装修区,我想我们坐电梯的路上可以谈一谈。”

  

 

  

 

  

Shaw猛然一滞回头,眼底尚未收敛的除了冷漠以为的愤怒让Root不知所以,然后她清楚的感觉到Shaw某些不稳定的情绪,以及Shaw试图稳定下来的努力,她原本想要调戏她的话堵在喉间吐不出去,一份奇怪的裂痕挡在她们之间,这一次,无比清晰。

  

 

  

也只是一俩秒的事情,Shaw突然爆发,她细软的脖颈被掐在墙体上,Shaw的状态奇异的临界在某个点,也许Root该清楚上一秒这个人还在心疼自己下一秒她的眼睛告诉自己她会杀了自己,就是这么矛盾。

  

 

  

“你留在我身后!这次!”她的声音就好像从喉间低吼出,黑色如矅石一样的眼底压制着几乎是毁灭性的压抑怒焰,可是Root却嗅到了不该属于Shaw的情绪,那些隐藏在没由来盛怒之下的颤抖,那些像极了恐惧的情绪。

  

 

  

Root顿了顿,绝美妖冶的脸上勾出不怕死的微笑:“不,你舍不得我~!看,Sameen,你在担心我,担心我再次丢了,对吗?”她好看的摄人心魂的棕色眼睛荡漾着天不怕地不怕的得意,却让Shaw彻底崩溃。

  

 

  

 

  

 

  

 

  

 

  

 

  

那些从女人突然出现时就压抑的她处理不来的太多的情绪,一次次将她的底限压制到快要窒息,说到底这份几乎烧尽骨头里的怒火只不过是为了掩盖自己狼狈的其他情绪,比如她从未感受过的心慌,比如她恨不得掐死女人不顾后果的极端,她只不过是,在害怕又一次,失去她!

  

 

  

Shaw的眸底第一次凸出清晰的有些疯狂的血丝,冷漠的尽头终归是源于恐惧的毁灭,或许她不在意这是什么情绪,但是显然比起怒火她更加不会控制,她只是想,某一瞬间,亲手掐死Root,换来绝对的安宁,死在她手里才是心安的终结。于Shaw自己来说,就再不会担心什么了。。。

  

 

  

再不会,兢惧的小心翼翼害怕连Turing都是幻觉。。。

  

 

  

 

  

 

  

 

  

“你爱我。”Root绽开的笑容缓缓从高傲至极的肆无忌惮变成平易的试探,藏不住的小心翼翼,带着与之前截然不同的询问,甚至有一份不太明显的卑微。

  

 

  

 

  

早该如此,却是在让人精神崩溃的极端状况面对。

  

 

  

“我是真的,真的Root,你没有失去我。”Root盯着那双甚至有些癫狂的眼眸,从一开始失控的吻到现在,Shaw的所有不正常,所有动作,所有不合理,也都只是因为惶恐而已。

  

 

  

 

  

她笑得勉强,不仅仅是因为脖颈间没有变小的力道,也是因为对方看上去染血一样的黑色眼睛泛出的奇异光芒,纵使她笑得肆无忌惮,纵使她表现的多么没心没肺,有一瞬间那些面具,那些故作坚强的伪装都支离破碎。

  

 

  

 

  

爱,也是原罪。

  

 

  

以高尚为名的折磨,让卑微者心甘情愿受刑,扯住黑暗中的丑陋,套上迷幻的枷锁拉着受刑者走向最适合的不得善终的未来。

  

 

  

这是她的上帝从未教导给她的,这也是她此生注定要学习的。

  

 

  

 

  

 

  

Shaw的情绪缓缓平复,不知道过了多久,那双黑色的眸子渐渐恢复该有的冷漠,她看着被掐住细软脖颈却丝毫反抗动作没有的美艳女人,缓缓松开手。然后右臂猛然一扯将她拥入怀里锁紧,力道之大险些让Root痛哼出声来,她没有刻意放松手劲,似乎打算将Root揉进胸腔骨骼里的力道伴随着从颤抖里回神的呼吸,然后沉默,吞噬了所有的温暖。

  

 

  

Shaw终于从极度不稳定的伪装冷漠中缓缓冷静下来了。

  

 

  

 

  

 

  

 

  

 

  

 

  

 

  

 

  

结束了莫名其妙的奇怪交流,Shaw跟着Root毫无阻碍的来到作为运输材料特地设置的简易电梯间,说是电梯间其实看上去就是废旧毫无电力供应的升降台,锈迹和灰白相间的建筑材料糊在铁链和作为支架的细钢筋板上,危险系数和简易程度简直成正比。

  

 

  

Shaw仔细观察一下它上下位置,Root率先走到走道中间墙上还没修好的一堆线路上:“哦,亲爱的,要接通电源墙上很简单,不过我得说下去很轻松出去就说不好了。”她好整以暇的口气并没有身处危险的自觉,Shaw迅速走过去掐住她的腰要拖回她,站在直对楼梯间的过道她是嫌不够招摇吗?随便下来一个人只要眼不瞎就能看见这么一个明晃晃的嚣张物体。

  

“不不不,电源得接上!”Root偏偏脑袋招牌式的甜美微笑,显然被莫名其妙的安抚过接受现实的Shaw还没有调整回她们之前相处的模式,尽管保护欲这么强烈很讨喜。

  

 

  

 

  

“你特么告诉我你是从电梯上的。”Shaw松开手果断走到她身后整个遮住她侧身对着楼梯口以防遇上什么意外情况,手臂垂在身侧握紧枪柄,

  

 

  

Root迅速从一堆线路中找到需要的线路,耳朵偏一偏显然在开挂,嘴里和Shaw解释着:“但是甜心,我要告诉你我是光明正大走上来的我怕你刚才那个情绪会直接灭了人家~找到了!嗯,然后现在的重点是电梯间很隐秘他们不可能发现,能够比楼梯间更安全,只不过启动后你也感觉到了一楼起始点在楼里最里面的地方,逃出去的话,难度不小呢。”

  

 

  

Shaw翻个白眼,光明正大走上来?

  

 

  

Root不加掩饰的雀跃低呼,她起身拉着Shaw走回电梯间:“完成了!”现在只需要启动了。

  

 

  

Shaw黑眸睨了她一眼唇角微硬:“疯子。”

  

 

  

Root绽开肆无忌惮张狂的笑,眨眨乖巧的棕眸回道:“你就爱疯子。”

  

 

  

Shaw眉梢维扬却没有回击,Root找到地上被橡皮电线压住的升降台按钮狠狠压了一下,听见微微转动的机械声从上下传来,还好声音不至于被传出老远所有不用担心被发现。

  

 

  

Root的高跟鞋显然不适合这种钢筋栏板升降台,Shaw闪身跳上去确定升降台差不多能安全运行后伸手揽住一边的女人腰身,将她大部分力量都压在自己身上带上升降台。

  

 

  

升降台缓缓向下移动,Root双臂缠上她有力的肩膀,轻轻笑出声来:“我不知道你可以这么绅士,这可太体贴了,我得归类为Turing调教的好吗?”

  

 

  

调教?

  

 

  

Shaw揽住她腰身的掌心向下托住她臀瓣侧脸盯着她,眼神微微紧了紧,Root莫名觉得那眼神里带着什么危险,哦,这该死的不像是逃亡,这简直是她和她最适合的调情方式。

  

 

  

“闭上你的嘴巴,你脑袋后的伤口还不稳定,我从这给你扔下去你就真的不知道自己该是谁了!”

  

 

  

 

  

哦,这只锤子比起想象中还让她思念。Root习惯了用肢体语言表达自己对这个人的图谋不轨,她完全无视Shaw认真的威胁,掺了蜜一样的棕色大眼睛黏糊糊的盯着Shaw的侧脸,对着她颊侧因为长年累月绷着脸所留下来的细小纹路表现出毫不掩饰的痴迷。Shaw是没办法忽视那双可恶的漂亮眼睛的,特别是它主人还自觉的试图用贴紧呼吸的战术抢走她不多的注意力。

  

 

  

臂间力气微微一使,几乎要凑到她唇边的高个女人不满意的皱皱鼻尖:“Sameen~!你勒疼我了。”Shaw面无表情伸手将已经爬到胸口的白嫩爪子扯掉,眼神继续盯紧缓缓下降的每一个楼道,生怕角落路过一堆特工。

  

 

  

“放心,他们不会路过的。”Root似乎觉得应该是时间安抚她了缓缓吐息着,“他们在追往楼上去的不明信号。”

  

 

  

Shaw根本没打算询问,因为Root以前就是这幅我就是女神的模样。她实在是讨厌她这一副嘴脸,但是不得不承认这样张扬嚣张的病娇,更能让她感觉到Root的存在。她没有因为Root的话就放松警惕,升降台下的缓慢,边角作为支撑的粗略焊上去的钢筋十分不在意的发出不靠谱的声响,Shaw翻个白眼,如果她们俩没有被特工抓到击毙,反而从这掉下去摔死就真的好玩了。

  

 

  

一直象痴汉一样盯着她每个动作的Root自然不会放过这个细节,她粉致的唇瓣弯了弯凑过来:“我们掉不下去。”

  

 

  

Shaw狠狠瞪她一眼,该死的Root,除了TM她难道还有读心术?

  

 

  

 

  

Root调笑完她后瞥了一眼升降台的位置,她们已经到了二楼,马上就到最危险的地方了,笑意和眼底的轻松褪去,她也松开了缠在Shaw腰际的手臂抽出因为不方便所以被拉上来之后随手挂在Shaw腰间的枪。

  

 

  

有件事情她没告诉Shaw,就是她光明正大走上去其实并不是那么轻松,也并不是那么幸运,是有人特地让她上去的,为的,是将她和Shaw一起一网打尽。机敏如 Shaw,恐怕就算是捉到了也要损伤大半,没有顾忌的Shaw比起俩个Reese还要吓人。

  

 

  

恐怕经历过上一次围捕,这群人已经多多少少知道了她们之间的关系,这应该就是全世界都知道她们俩的关系而对方还后知后觉的状态吧。Root叉个神瞥一眼旁边一脸严肃的家伙,眉梢不留痕迹扬了扬。

  


  


  


  


  

——————————————————————————————

  


  

 
        
     剩下也不多了吼    
   
 
        
 就不要在意剧情根本没发展!!    
   

  

 
        
    
    
   

  

 
   

 

评论

热度(267)

  1. StephyJFM 转载了此文字
  2. Oo单翼..Emo苏 转载了此文字
  3. 赵子坷2012Emo苏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