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ephy

【肖根】情感治疗

JFM:

立世无痕。:

【肖根】情感治疗

  
  
  

标题: 情感治疗(肖根)

  
  
  

是否原创: 原创

  
  
  

配对: 肖根

  
  
  

特殊题材警告: 无

  
  
  

 

  
  
  

痴汉根妹x吃醋暖锤,锤子好暖好暖好暖

  
  
  

别被开头吓到,这是绝对不含玻璃渣的糖了!(我终于有一天不掺玻璃渣了,耶)

  
  
  

 

  
  
  

——————————

  
  
  

这是他们从证劵所逃出后的第几个月,Root有点茫然了。在她违背TM的Stop的命令后已经先后四次将自己送上死亡线。第一次TM一言不发,看着自己的模拟界面险些葬身火海;第二次TM依旧什么都不说,Root捂着被子弹穿透的腹部冲进一家小诊所,自己给自己包扎缝合着一半失血过多昏厥;第三次,Root在破烂的巷子里被耳朵里不断的机械音惊醒,肩膀上的弹孔还在冉冉流血,地上脏污的积水都被染的暗红,雨不停地下,沉寂了好几周的耳机里终于又有了TM的声音,还是只有哪个词,Stop;第四次,Root睁眼时看到了桌前坐的Harold,Harold没有告诉她,他们是怎么找到她又把她带回来的,总之在长长的沉默后,Harold只轻声问她“Ms. Groves,你想回来帮我们处理个号码吗”这次她应允了。

  
  
  

 

  
  
  

当看到那个号码时Root几乎是立刻就后悔了自己的这个决定,她握着鼠标的手都有些轻微的颤抖,Harold似乎也觉得太过残忍,一言不发的盯着屏幕等着Root适应。屏幕里那张脸跟Shaw一模一样,但那个人有着长长的西语名字,叫做Carmen。Root嘲讽的看了看摄像头,又看了看Harold,似乎在压抑着什么,最后她还是勾起了她最习惯的微笑”只是一个号码,我想Reese能解决“Carmen那张脸在屏幕上笑的灿烂,是那种Shaw一辈子都不可能出现的笑,光看这个笑Root就觉得喉咙被卡住一样,不管再怎么像,这个女人始终不是Shaw。Harold把Carmen的资料调出来给Root看,这个Carmen是Les吧的DJ,Reese进不去那种地方。

  
  
  

 

  
  
  

这个任务执行的其实很顺利,导致Carmen成为受害人的不过是她的情债,Root不用拔枪都能解决。Carmen是个聪明的女孩,当她发现自己生命危险受到了前女友的疯狂现女友的威胁时,她毫不犹豫的选择相信了Root,如果不是Root出现的太及时,她可能已经死在了那杯加了特殊料的马提尼下了。因为Carmen的聪明,她不会去问为什么Root看她的眼神会时不时出现一些奇怪的东西;也不会去问为何她跟Root热火朝天衣服都扒光了前戏都做完了,Root会如同从噩梦中惊醒般猛地推开她以飞快的动作把自己穿戴整齐,然后一言不发的离开,直到走到门口才回头同她来一句“你在这儿睡一觉就可以走了,你安全了”

  
  
  

 

  
  
  

Carmen的事情几乎是Shaw失踪期间Root处理过最简单的事了,她和TM达成默契的共识——她不再拿着自己的命去找Shaw,TM继续同她交流,这之后她很忙,她的睡眠糟透了,如果不是忙的一两天没睡的话,她几乎每晚脑海里都是在证劵所Shaw吻她,推开她和被枪击中倒下的画面,她在震耳欲聋的枪声里惊醒,被Control折腾后不再那么强壮的心脏总在她醒来时跳的反常,Root甚至怀疑,自己的心脏总有一天会被这个噩梦揪住然后叫停。

  
  
  

 

  
  
  

然而这一切都有了相应的,甚至超额的回报。他们救出了Shaw,端了Greer的老巢,Samaritan被销毁,TM重新上线,战争胜利。Harold为他们做了新的身份,他们的基地又搬回了图书馆,每天解决无关号码,不会随时都性命堪忧却也不乏乐趣,至少他们还有机会去炸了黑帮突突膝盖。连Fusco似乎都和一个漂亮的姑娘约会了,不得不承认,这种生活真的很棒,至少是Root活的这么多年中最棒的,对于这一点Reese,Harold,甚至Shaw都表示了赞同。

  
  
  

 

  
  
  

——————————

  
  
  

自打重新回到了小分队,Shaw突然觉得这样的日子也不错,好歹她不需要在百货公司卖那万恶的香水,或是被Greer抓着当小白鼠做各种实验,虽然有些号码确实不够刺激,但Root几乎每当她要无聊的发疯时就会冒出来,带她去完成些更加有趣的任务,总的来说,Shaw确实很满足现状。

  
  
  

 

  
  
  

被抓走的那段时间里,Greer对Shaw做过的最多的实验就是关于她的感情,时到至今Shaw都不明白Greer那个褶子怪为何对一个第二轴人格障碍的感情——这种她根本没有的东西这样感兴趣。她能知道的就是在Greer对自己试验后几乎每天都在给自己塞入各种有关Root的信息,Shaw觉得也并没有什么不好,她知道这个女人活着,就意味着小分队暂时性的安全,以及自己可能离开这个鬼地方的可能性。

  
  
  

 

  
  
  

然而平静生活里也有能开始困扰Shaw的问题。Shaw以为自己回来Root肯定会抓着当初电梯里她的那个吻不放,她知道Root一定会的,Root从来都是她讨厌听什么她就说什么,而这件事每次想起要同Root解释,最重要的还是她没法正常的解释,Shaw就觉得当时还不如死在了那里。但事实是,Root没问,她压根没问,她还是像往常那样同自己调情,但决口不起那个吻。起初Shaw觉得这是件天大的好事,即便自己预估错误了Root的行为,但这个神经病的行为估计除了她的上帝没人能预估的准,这么想Shaw就心里平衡了很多。

  
  
  

 

  
  
  

但这个平衡点很快就被打破了,Shaw发现Root看她的眼神很奇怪,就像是她是个幽灵,Root的眼神飘渺着穿透她,但当她回身时身后却也什么都没有,几乎除了她们上床时Root的眼神会变得具体清晰的凝在她的身上,别的时候都是轻轻的透过了她,不知道看向了什么地方。这种莫名其妙被当空气的感觉一点也不好,Shaw就这件事质问过Root很多次,Root都是微笑着一脸无辜的模样否认,然后Shaw放弃了问Root,但不代表她就不去想。

  
  
  

 

  
  
  

Shaw和Root上床这不是什么新鲜事儿了,这件事最初发生是在她们偷飞机的那天,偷飞机炸黑帮突突膝盖然后去吃了一顿味道极好的牛排,这几乎就是一个完美的约会,然后自然而然的,她们完成了约会应该进展的最后一步。Shaw必须承认Root确实很辣,在床上的时候,她简直让人欲罢不能,那几乎是Shaw享受过的最棒的性爱了,毕竟不是每个跟她上床的人都敢把束缚带匕首等小玩具都用上的。尽管说跟同事,甚至现在可以说是伙伴保持床伴这个关系对于Shaw是前所未有,但如果这个床伴是Root,Shaw觉得可以接受。Root很烦,总喜欢用让她讨厌的话配上她甜腻的嗓音来跟骚扰自己,但Shaw确定,即便她们不上床,这件事也不会得到任何的改善,何况上床算是能阻止Root喋喋不休的最好办法之一。

  
  
  

 

  
  
  

一般来说,她们翻云覆雨后Root都会想方设法的留下与Shaw温存的睡上一觉,即使她知道Shaw不接受身边睡人,而Root的方法也很简单,镇定剂,大剂量安眠药,电击器,看着Shaw在自己的“帮助”下沉沉睡去后,Root就会钻进被子轻轻的拥住她舒适的睡上一觉,然后在Shaw醒来前给她留条简讯并且离开去继续拯救世界。这些Shaw都是知道的,在Root一次又一次的助眠工具使用后Shaw对于这堆同计量的东西抵抗力简直好上了不知道多少,Shaw觉得说不定这样下去以后自己就可以对这堆玩意儿彻底免疫。但是Shaw默许了,她默许了Root在她药效过去后依旧拥着她,默许了自己在Root手臂的温度和她棕色头发淡淡的洗发水味里入眠。

  
  
  

 

  
  
  

而这件事从Shaw回来后就变了,Root不再赖在Shaw的床上企图同她大被同眠了。Root会静静的坐在Shaw的床边,就像是曾经每次给Shaw用她的助眠工具前一样,坐在Shaw的床边微笑的看着Shaw闭眼睡觉。不同的是Root看着Shaw呼吸平稳似乎确实睡熟后,她有些眷恋的低身碰碰Shaw的头发,然后起身穿戴好离开。起初这件事就跟Root不来问Shaw关于那个吻一样,Shaw觉得这件不错的事儿,没谁喜欢每天醒来脖颈后都多一个针眼,但总会有那么一次让Shaw觉得不对劲。在某次Root执行任务受伤后,带着一路追兵冲进了Shaw的房子,追兵没能追上来,只好在楼外守着。Shaw为Root包扎了伤口,就像往常一样的在Root刻意制造出的暧昧气氛里滚上了床单,然后Shaw在Root的注视下睡觉。看着Shaw睡熟,Root有些艰难的套上衣物,腰侧的伤让她穿衣服变得有些麻烦,然后她拔出自己枪,静悄悄的打开Shaw的公寓门。紧接着外面噼里啪啦一阵枪声,Shaw从Root出门那一刻就跳了起来,直接在窗口架上了狙击枪,一旦Root遇险她就崩了那群守外头的家伙的脑袋,索性,Root双枪使得依旧那么性感。那晚Shaw没睡着,她放下狙击枪看着Root高挑的背影消失在视线中,她眉头蹙的紧紧的,她搞不明白这个女人到底在发什么神经。

  
  
  

 

  
  
  

Shaw觉得一定是自己不在的这段时间发生了什么,于是她去找了Harold,要他们之前行动的具体资料,当她看到Carmen时,Root的各种行为全都如同潮水般涌进了她的大脑。Root看她时那个穿透的眼神,是因为她看的不是自己,而是这个号码,这个跟自己一模一样的脸笑的却无比灿烂的女人。Root不问那个吻是因为她压根不在意,她说不定觉得这就是个Shaw堵她嘴的办法,就像她们在床上时,简单快捷有效。Root不再留下是因为她根本不是Root想要温存的那个人,对说不定她在跟自己翻云覆雨后就直接去找那个号码了。该死的Root!

  
  
  

 

  
  
  

Harold看着Shaw越来越黑的脸,他有些紧张,当Shaw用毫不掩饰的怒火要求他讲这个任务的详细内容时,Harold望了望四周没有什么任何可以用来阻止Shaw怒火的东西后,他无可奈何的调出了资料开始给Shaw以最繁复的方式讲了整个过程,讲的巨细靡遗,终于在Root把Carmen带回安全屋安顿然后过了一夜后戛然而止。Shaw少有的耐心听完了Harold全部的故事,尽管Harold觉得他听到了Shaw把自己指关节就要按断的声音。然后Shaw头也不回的直直往门口冲,她前所未有的怒火中烧,她要去杀了Root,她一定要杀了这个女人!

  
  
  

 

  
  
  

Harold喊了Shaw几声Shaw都没有要搭理他的意思,他正要坐下就听到了门口传来的动静,高跟鞋声,那只可能是Root。想起刚刚Shaw的表情,Harold几乎是弹起来的,他可不希望自己的图书馆成为凶案现场。果不其然的,他走过去就看到Shaw把Root抵在墙上,一手掐着她的脖子,另一只手里的USP抵在Root的腹部,Root面色里闪过一丝讶异和茫然,马上就回到了平时的微笑,她被Shaw掐的气有些不足,说话声音都有些飘“Sameen,你这么想我吗,虽然我很想在这儿和你来一发,可Harold会让我们给他擦地板的“Shaw的表情没有因为Root的话有一丝一毫的变化,掐着Root脖子的手又紧了紧“Are you into Carmen?”Shaw的语气饱含着极度的怒气,Root脸上的微笑终于破裂了,她有些愣怔的听着这句话,直到Shaw低沉的声音问出这句话第二遍时Root都还处于不明所以的状态里一边呆呆的望着Shaw。Root觉得自己真的要死了,她已经可以感觉到大脑缺氧,但她的思维恢复了,她张了张嘴想说No,想问Shaw为何会这么想,想问Shaw为何会生气,她感觉自己似乎捕捉到了什么,一点可以把她整颗心都烧着的火花。但Root发不出声,她无声的张嘴,看着面前被Harold拉离的Shaw,然后放任自己跌进了黑暗。

  
  
  

 

  
  
  

Harold拉开了怒气冲冲的Shaw,然后由及时出现的Reese把她强制性的塞进了Harold的办公室跟Bear关在一起,紧接着Reese出去帮Harold把陷入昏睡状态的Root放到了另一个房间的沙发上,还很体贴的脱了西装外套搭她身上。Shaw在Harold的电脑监控屏幕上看着这一幕大大的翻了个白眼。“Harold,她把我当做另外个人在上床!”当Harold和Reese回到办公室跟她探讨她为何会突然想掐死Root这件事时,Shaw烦躁的吐出这么句话,就换来了Reese低音炮般的声音带着古怪的笑意飘在了她的头顶“一般正常人把你的这种行为称为吃醋,Shaw”就在Shaw准备一拳砸上Reese脸时,Harold的声音很好的插了进来“Ms. Shaw,在你去企图杀了我们曾经的号码之前,我必须说,你的这个观点缺少理论性依据支撑。鉴于我的长时间观察,我个人性的认为Ms. Groves有延续性妄想症,还有严重的夜惊,这可能才是真正的原因。”

  
  
  

 

  
  
  

“我知道她是个精神病,Harold。“Shaw没好气的放下自己举在Reese面前还有几公分就要碰上他鼻腔的拳头,Harold转头一脸严肃又学术的望着Shaw,Shaw觉得他的眼镜都在反光“我想你必须知道,Ms. Shaw,尽管这样说我真的十分抱歉,但在你失踪后几个月后,只有Ms. Groves 坚信你活着,并且…“”我知道,我都看到了“Shaw烦躁的打断Harold还在努力套入的从句。Shaw都看到了,她还看到在自己被Greer下套给Root打出那通电话之后,Root站在高楼之上跟TM的谈判,她目睹了全程,目睹了只要Root再偏离那么几公分就会如同干枯的叶子一样从高楼顶上栽下去。她当时的想法就同之前她看到他一次次差点就死了一样,真是个蠢女人,再无其他。但Greer却满意的对她说”Agent Shaw,我真的很享受看你的情感反应“

  
  
  

 

  
  
  

在Harold冗长的解释后,他终于用“当然我也试着给Ms. Groves一些药物治疗,但效果却并不如人意,我认为情感治疗对她的效果应当会更好”作为总结陈词,然后抬起眼睛看着Shaw,里有隐隐约约有些莫名的期待。Shaw努力消化了Harold说的,然后尽力忽略掉他眼中的东西才重重呼出一口气“你的意思是,因为她找我未果,然后一次又一次的,她从坚信我没死的心理状态变成了坚信我失踪了,导致了她的延续性妄想,就是...她觉得现在的我都是她自己的幻觉,其实都没有真实存在?”“毕竟Root也只是个女人,你的失踪让她失去了所有的安全感”Reese插了句嘴,就在这时屏幕中的Root猛地坐起,大口大口的呼吸,她手抵着自己额头,脸上惊恐的神情还没有褪去,可以看到她单薄衬衣下的胸口起伏很大。Shaw看着屏幕眉头蹙了蹙,转头看向Harold“她梦到了什么”“我虽然没有确凿的证明,但从Ms. Groves并没有完全反驳,以及她…恩,不愿与你同床共枕来看,她可能每天梦里都在重现在证劵所电梯的那一幕。Ms. Shaw,我认为你需要知道,Ms. Groves的心脏不能再这样经受这种程度的夜惊…“之后Harold还在絮絮叨叨的话Shaw一句也没听进去,她看着屏幕里起身的Root出神。

  
  
  

 

  
  
  

——————————

  
  
  

Root又一次被Shaw拒绝了,自从在图书馆差点被Shaw掐死后,她的特工小姐似乎就不太想搭理她,每次Root主动找Shaw,Shaw都以各种乱七八糟的理由推脱,让Root连亲口同她解释Carmen的事的机会都没有。Root有些无奈的按断通讯。另一边,Shaw表情几乎是生无可恋的站在定制首饰店里,看着满柜的戒指,身后还有Zoe笑的似乎十分优雅。

  
  
  

 

  
  
  

Shaw第无数次后悔自己听信了这些所谓正常人的话,她觉得真的非要送什么让人安心的礼物,对于Root说不定一对新的Double Tap或者功率强劲的电击枪就很不错,为什么非得是戒指这种除了暴露身份还没有任何作用的破玩意儿。在那次图书馆事件之后,她觉得自己有必要解决一下Root的这个问题,首先她肯定不想在Root眼里做个幽灵,其次她作为一个曾经的医生,她也不想看着Root被自己的梦吓死。然后Shaw觉得自己似乎失误了,在Reese一脸我肯定能帮你的把Zoe和Fusco叫出来的那一刻她就觉得自己错的离谱。他们在阴影地图的酒吧里讨论这件事,她问他们,怎么能让个女人有安全感。所有人脸上一副了然又古怪的笑让Shaw花了有些力气才克制住暴打他们一顿的冲动。Zoe以一个正常女性的角度提供她了一个糟透的答案——结婚吧,这个答案让Shaw有种一枪崩了自己的冲动,更糟糕的Reese和Fusco还复议了,尤其是Fusco,摆出一副正经的表情教育她,即使是不结婚,送颗戒指也能给女人足够的安全感,套牢她的心。

  
  
  

 

  
  
  

Root又一次踏进了证劵所,说真的她一点也不想再来这里,可TM的任务让她不得不来。然后她在正厅遇到了Harold,Reese,还有Fusco,也是被这个任务所派来的。当他们一行人下到地下室后,Root的眉头终于忍不住动了动,连当初他们深入Samaritan大营时都只是不再笑的Root,此刻眉头都要蹙起来了,可想而知这是多么严重的一件事。枪声伴随着追击者的脚步,这一切都太像了,太像那场让她失去Shaw的一战。

  
  
  

 

  
  
  

当看到Shaw出现时Root感觉自己的心跳都开始不规律了,她想要Shaw走,离开这个鬼地方,她冷静不了,她感觉到前所未有的恐惧,那些距离在她梦里的惊惶都入潮水般涌出,活生生的泛滥到她的现实中,灌满了她的四肢百骸。Root手脚冰凉,当她发现他们已经站在那部电梯里时,她感觉自己开始颤抖。不!Root失声尖叫了起来,那些她在梦中被迫重温的画面一次又一次的翻滚在她眼前,然后她感觉到Shaw吻住了她,但这更加增加了她的恐惧,她死死的抓着Shaw,咬着她的唇,血腥在两人口中弥漫,她没放开Shaw,Shaw也没放开她。叮的一声电梯门关上了,Shaw还在Root的面前。唇还是贴合着的,Shaw的双手正环抱着Root,Root惊魂未定的看着电梯上升,目光有些愣然,但Shaw很高兴她的目光这次没有再穿过自己。

  
  
  

 

  
  
  

这一定是Root失神最久的一次,Shaw有些得意的想,她看着从未出现在Root脸上那种迷茫和还未完全褪去的惊恐却又忍不住轻叹了口气。电梯门开了,外面是证劵交易所的正厅,所有人都相安无事的在忙各自的事,正准备搭电梯的看着她们都有些奇怪,然后还是挤了进去。Shaw把还没完全回神的Root拽下电梯,Reese,Harold和Fusco也都走了下来。

  
  
  

 

  
  
  

“嘿,Root,看着我”Shaw把Root拉到一旁盯着她的眼睛,直到她确定Root没有还在她那个该死的妄想里,她才顿了顿开口“我在这”Root眼睛里的光闪了闪没有说话,Shaw知道她在听,而且她现在很开心,然后她不再看Root的眼睛,她把目光凝在了Root纤长的指头上,顺雷不及掩耳间,Root的无名指上已经套上了一枚戒指。Root的目光与Shaw的重叠在这枚戒指上,戒指款式简约,造型倒是有些独特,圆弧的圈内故意设计出一个尖角抵在Root的指根,戒面中间一条凹陷里有一条小的金属圈。Root的神情里伴随着不可置信,下意识的向右偏头似乎想等待TM提醒她这只是幻觉。Shaw有些烦躁的看着似乎又奇怪走神的Root,她努力压制着自己的脾气,重复着刚刚那句话“我在这”

  
  
  

 

  
  
  

Root的表情里终于搀和进了让Shaw恨不得自己没这么做的狂喜,Shaw知道这个女人正常了,马上那些恼人的调情话语就要顺着她甜腻的声线钻进自己脑子里,如果自己现在立刻说话,说不定可以阻止这件事的发生。这么想着Shaw开口,努力的让自己像正常人答谢那样,甚至试图挤出一个充满谢意的微笑“礼物,谢谢你一直来找我。这个小东西被特殊改造过了,那个尖角你可以用来磨断束缚带,中间那条金属环可以打开掰直用来开手铐。”说完Shaw立刻放开了Root的手,远处Reese在等着她们,Shaw有些局促的转身快步向Reese走,Root跟在Shaw身后笑的像个傻瓜,她简直巴不得现在就冲上去吻住她的特工小姐,但看着Shaw别扭的背影,Root觉得她有必要稍微克制一下自己。

  
  
  

 

  
  
  

Root握紧了拳头,感受这个Shaw所谓的”逃生小工具“的尖角压在自己指根的感觉,她把这种感觉称为幸福。直到她们走出了证劵所,Root才开口问她耳朵里上帝“你知道这次其实是他们计划好的吧,你怎么不告诉我”机械音只送给了Root两个字“Happymarry“。那一晚Root太热情了,她们几乎在床上翻滚了一整夜。累瘫了的黑客一脸满足的窝在Shaw的怀里睡了她近一年来睡的最好的一觉,当她醒来时还保持着睡着的姿势。Root愉快的蹭了蹭Shaw的胸口,手指在Shaw的腰间轻轻滑动,耳边就传来了特工小姐清醒极了又略带不满的声音“不睡觉你就起来”,Root嘴角翘的老高乖乖的停止了自己的小动作安静的窝在Shaw怀里听她的心跳,Shaw平稳的心跳让Root忘了昨天太累她根本没给Shaw用自己任何的针管或者电击器。

  
  
  

 

  
  
  

之后Root确实如Shaw所期待的那样恢复了正常,Harold觉得Shaw的情感治疗进行的非常棒,虽然那次在证劵所下他雇佣来追杀他们自己的杀手觉得他们这次的雇主是个神经病。再之后Root给Shaw也定做了一枚一模一样的戒指,美名其曰Shaw也需要这么个方便的“逃生小工具”,尽管Shaw翻了个巨大的白眼,但她还是接过戴上了,戴在了无名指上。但这之后她很快就后悔了,尤其是当她为了任务跟个号码调情时,Root突然出现,无名指上的同款戒指在红酒杯上反过光,送给号码一个代表着Root很不愉快的微笑然后说“我认为你这样勾引一个已婚妇女是很不对了,先生”去你的已婚妇女!Shaw生无可恋的这么想,但却下意识的用手指磨蹭了磨蹭自己的戒指,让它清楚的反光正正好落尽了号码先生的眼睛。

  
  
  

 

  
  
  

——————————

  
  
  

总是写的超过预期长度T^T….

  
  
  

顺带为最后被闪瞎眼的号码先生默哀三秒v

  
  
  


 

评论

热度(341)

  1. StephyJFM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