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ephy

Real Fantasy (5)

All U need is SHOOT:


※ 警告:超級霹靂OOC / 沒太大障礙 / 很沒智商 / 八層糖衣 / 沒頭沒腦


※ 不是警告:AU / 大學 / illusion / 長短不一




我覺得小寶寶很可愛啊。


不懂事時哭哭鬧鬧很正常,那是他們唯一懂得並且能夠使用的表達管道,長些歲數又懂事以後不願意聽懂人話還要繼續亂吵亂叫就只會讓人想微笑(不計入天生無法理解的)。微笑的意思很多啦。乖孩子當然例外,喜歡乖孩子。


都是某個拐我去聽懷舊金曲的小混帳害我這麼晚(?)發文。


真要選一首歌當BGM的話,或許FallingAutumn比較好。它很美。




BGM:Bad Intentions - Niykee Heaton


            Falling Autumn - Alayna


            


"I've got some damn bad intentions."


"So won't you stay 'til morning and treat me good?"


"I got some secrets I forgot to mention."


"And I'll treat you good too."

















【 Real Fantasy 】 (5)














11.


 


        「我是不是應該馬上離開自己家?」


 


        其實很能理解John為何問出這種話,因為知道推開門後映進他眼底的是何種景象──Samantha一腳跪在坐在沙發上的妳的雙腿中間,一手搭著妳的肩另一手則定在妳臉上,衣著凌亂的妳們離得很近,而她帶著微笑的臉看起來八成很像在調情──但事情根本不是這樣。


 


        「我眼睛不舒服。」


 


        瞥了眼在兩個男人進門後就馬上跳開的鄰居小姐,妳搖頭。真相是自己半小時前睡醒後感覺眼睛裡頭有異物,就一直揉,發現這事的她則關心地彎腰想看看妳眼眶裡到底塞了什麼東西,但似乎不夠近,結果不知不覺演變成了那種姿勢。


 


        (至於衣服都是Alexis抓亂的。)


 


        瞇起眼看妳的John怪聲怪調:「噢,我眼睛也不太舒服。」


 


        「輪到你了,Harold,去幫他看看,小心別扭到脖子。」不懷好意地望向矮了John一截的Harold,妳眨眨眼,但純粹只是因為眼睛依然不舒服。


 


        「我想他不是生理上的不舒服,某些人即使在交往狀態中也常覺得別人親暱的景象很刺眼。」不以為然的Harold聳肩說道,似乎根本懶得動。雖然妳覺得哪裡不對可還是點頭了。「對了,妳們說有個小嬰兒?她在哪裡?她還好嗎?」


 


        神情尷尬的Samantha搶先一步開口,「稍早Emily來把她帶回去了,一切都很好,不用擔心。」接著更尷尬地啊了一聲:「抱歉,本來想回自己房間的,但Shaw還在睡,所以又過來──那我先回去了,昨晚謝謝你們。」


 


        (……Shaw?)


 


        這陌生稱呼讓還沒被消化的番茄魚排屍體從胃酸深淵爬起來跳舞了。妳緩緩轉向後方,結果是她連看都沒看妳一眼就快步走過兩個男人身邊出了門,不過比這更讓妳摸不著頭緒的是Harold跟了出去。


 


        只剩兩人的空間裡,妳對正在伸展筋骨的John歪頭:「他們認識?」


 


        「哦,妳不知道?他們都喜歡敲敲打打的樣子,程式那些的。」雙手做出在鍵盤上敲擊的模樣,他對妳聳聳肩,走到餐桌旁倒了杯水。「好像有一次在外頭遇到聊了起來就認識了,後來偶爾會看到他們聊天。」


 


        「……外頭?」


 


        (等等妳為什麼要驚訝?她有自己的交友圈好嗎。)


 


        「我記得是半夜的咖啡廳?還下著大雨的樣子,Harold有時候會做這種事,跑出去找靈感之類。」John也倒了杯水給妳,妳默默接過,直盯著它瞧。有點悶。然後是很悶。「大概他們都喜歡這樣吧,怎麼,妳嫉妒嗎?」


 


        已經懶得反唇相譏,驀地感覺自己兩個星期以來活在一種幻象裡的妳只是搖頭。


 


        妳們確實在一條模糊不清的界線上和彼此靠得很近,甚至太近,以致無法看清事情全貌,而她不斷的主動示好與所有溫和柔軟更讓妳連試圖去看的想法都沒了,於是輕忽大意,直到現在才發現自己對Samantha Groves其實一無所知。


 


        (算起來只知道名字、怕黑、愛看電影愛吃菜和她喜歡妳。)


 


        (哦,她從不過問妳的一切,不提起自己的也理所當然。)


 


        (但這正常嗎?)


 


        「喂,你覺得……一個低光線狀態裡容易看不清東西的人,如果沒有任何必須出門的理由,會想在晚上出門嗎?」


 


        (那次也是半夜。妳想知道她半夜都在外面做些什麼。)




        (──妳希望自己知道。)


 


        「……這問題很奇怪,假設那人喜歡晚上甚於白天那為什麼不?何況外頭亮得很,到處都有路燈。」頓了頓,可能意會到問題核心所在,他給妳一個安慰微笑:「每個人都有自己的避難所,那不會因為某些限制改變,如果妳想知道理由,何不去問問她?」


 


        還不知該做何反應,也沒意識到John自動自發換過代名詞的事,妳喝光杯裡的水,然後抹抹臉,索性把水壺拿起來往自己嘴裡灌。


 


        「我才不在意這些無聊事。」


 


        「是嗎?我倒覺得妳特別在意她,聽說妳帶她去慶祝會。」當他這麼說,妳一口水差點噴到他臉上。老天,才過多久時間而已,連不在場的John都知道了?「以前妳從不在意工作目標跟搭檔以外的人,更別說把誰帶進生活範圍,但現在……看來她解決妳的『問題』了?」




        「問題」?


 


        沉默片刻,妳決定據實以告:「說真的?沒有,只是在嘗試,但實際上我不知道這算什麼,我從來沒感覺過那些……東西,現在也差不多。」


 


        「噢,聽起來真是一團糟。」


 


        「無法否認。」


 


        「等等,妳說什麼?差不多?措辭有待商榷。」他挑起眉,因銳利而使妳避開的眼神正打量著,可很快收斂:「不過、好吧,在我看來,另一件無法否認的事是至少妳能和她待在一起,而且接受度高得超乎尋常,說是『喜歡』和她待在一起也行。」


 


        (妳呆住了。)


 


        「……是嗎?」


 


        「天,妳竟然問我?Sam,妳真該去鏡子前面看看自己什麼表情。」沉靜一秒,John大笑起來,妳想揍過去但實在沒力氣,反倒被很快收起笑意的他拍拍肩:「別急,妳還有很多時間可以了解她,確認這到底怎麼回事。」


 


        (……至少在她看完所有電影前,至少在妳結束工作離開前。)


 


        (確實,聽起來不會太快。)




        妳仰起頭。


 


        「一個問題,想要自己沒有的東西,很奇怪嗎?」雙手插腰的John毫不猶豫地搖頭,妳看出堅定態度,就揮了下手並往外走去。但不過兩秒又回來把頭探進門裡:「最後一個問題。」


 


        「希望真的是最後一個。」


 


        「我認識的John人沒這麼好,所以你是誰?」


 


        輕鬆閃過飛來水杯,這場對話後毫無緣由卻頓感神清氣爽的妳往樓上走去,順手打開自己房間門卻沒進去,只是想了想、猶豫了會、遲疑了下,在原因尚未明朗卻越發強烈的催促下,轉身踏上往四樓的階梯。她肯定不在,因為Harold也還沒回到那間房裡,所以妳知道現在不會遇到她,但或許可以稍微等個幾分鐘。


 


        說真的,再多睡眠都無法彌補昨夜今晨對付小傢伙帶來的疲倦,但妳可以在那張沙發上悠悠哉哉地等,那不會太累,坐著總是不會消耗多少精神,也能休息一下。


 


        (何況妳想好待在這裡的理由了,而且一點都不差勁。)


 


        等過好一陣子,當妳撐著頭就要睡著,向上腳步聲越發明顯。


 


        「Shaw?妳怎麼在這裡?」


 


        聽見熟悉聲音便立刻回頭,「我的稱謂還真多變,在他們面前喊完以後改不回來了?」刻意問道,但一時間不知道該擺什麼表情就對站在樓梯口的她笑:「好吧,沒什麼,只是突然想找部電影看,有賽車的或動作片──不是上次那種。」


 


        (她在妳嘗試露出微笑的時候怔了下像從未想像過此情此景。)那明顯得讓妳有點……委屈?受傷?或者難過……不,都不是,妳決定它比較像不爽。(是怎樣不能笑嗎很奇怪嗎妳笑起來明明很好看只是平常沒什麼好笑的就不想浪費力氣好嗎。)


 


        (……不開心。)


 


        「噢、哦,Sam──」


 


        妳板起臉來糾正:「也不是這個。」


 


        「我知道了,Sameen。」當嘴角越揚越高的她走過來坐到身邊,從桌底拉出一個堆滿塑膠扁盒的紙箱翻翻找找,不知怎地馬上忘記自己正在不開心的妳只看著神情溫和的白淨側臉,直到她起身也不移開視線。「我覺得妳會喜歡這個……要在這裡看嗎?我也還沒看過。」


 


        「好。」




        (什麼都好,現在什麼都好。)


 


        然後她走到電視前面把碟片放進機器,「不下去拿點吃的嗎?附帶一提,我不建議白天喝酒。」而妳依然望著她,目不轉睛。


 


        「沒關係──等等有空?看完一起去吃飯?」


 


        雙眼瞇了起來,她坐回沙發沉吟半晌:「有空,不過……妳真的是來看電影的?」雙手掐在沙發墊上,強迫自己移開視線的妳則沒有回應,只是仔細聆聽語末略為揚起的細小顫音,透過眼角餘光繼續悄悄看她。「總覺得妳真正想看的不是電影。」


 


        「我就是來看電影的。」


 


        理直氣壯扯著謊,卻往有溫度的那側靠近一些。


 


        (理由是自己突然很想找部電影看。)




        (……而事實?)


 


        與微涼指尖相碰時她沒有避開,妳也沒有,就肩並著肩,靜靜等待電影開始。不久她望向螢幕,妳則終於能讓視線回到這天已然停駐十數小時的地方,再未離開。


 


        (──妳才不會承認自己就只是很想看看她。)


 








 


 


12.


 


        所有人都以為Sam Shaw有了個女朋友。


 


        傳聞甚囂塵上,還出現眾多對「Sam的女朋友」的身分猜測──名模、舞台劇演員、準備出片的歌手或者坐擁萬貫家財但從未露面的知名作家。妳不知道也不想知道他們的想像力怎麼可以豐富到這種境界,只覺得到底關他們什麼事?


 


        確實是有點想告訴他們「不你們都錯了事實上她只是一個月出門不到十次最喜歡看電影和待在電腦前的程式設計師」,還想跟整個大學宣告自己根本沒在跟任何人交往,但沒真的這麼做,因為妳確實不合常理地把Samantha帶去慶祝會,幾乎全程牽手形影不離,相互餵過食物,最後還在角落吻得亂七八糟──這從任何人眼裡看來都是「正在談戀愛」。


 


        話說回來,妳會知道她的職業,是因為前天吃完晚餐後,她主動提起自己是程式設計師的事,還興沖沖地把妳拉進房間展示一個半成品,號稱它完成後會是安全性最高的通訊軟體,而妳橫著看豎著看都看不懂就乾脆放棄,總之很厲害的樣子。


 


        哦,附帶一提,她提了年齡身高喜歡吃的食物和以前待過哪裡等等背景資料,但拒絕回答三圍(雖然不回答妳也看得出來)。


 


        不過……不管別人怎麼理解,又即使妳知道根本不是,但這段日子還真的有點像?妳是指談戀愛的部分。


 


        下意識掐起手指算數,妳在課堂上皺起眉:首先是混酒吧的次數少掉很多,倒是在四樓沙發上窩著看了很多電影;其次是幾乎不和別人一起吃晚餐了,無論晚餐時間身處何方,只要身邊或對面有人就絕大部分是她;再來,妳們過去和現在會牽手、親吻和擁抱,未來很難說但搞不好會;而最後是……雖然沒什麼關係又有些矛盾,但妳開始有意識地與她保持物理距離。


 


        那種在體內越發茁壯的詭異感覺徹底無法形容,找不到真正解答的妳只從中理出一個邏輯:因為她太靠近時自己總會產生慾望衝動,但從某一刻開始,妳反常地變得一點都不想和她上床──至少在她得到她想要的之前都不想──這種生理與心理的激烈衝突常讓妳深感不適,所以決定必須保持安全距離。


 


        但這行為反而使妳懷疑起初對她的接近毫不拒絕是因為自己潛意識總在等待一個機會,無論理智上如何將其抑制,潛意識都會在舉止行為中展現出真正欲求,所以……現在到底是怎麼回事?妳有需要卻又拒絕它?這不像妳。


 


        (……潛意識真可怕,可能走起哲學路線的胡思亂想也很可怕。)


 


        (但說實在經常沒意識到自己影響力多高而一直靠近的她才是最可怕的。)


 


        認知到這段時間以來自身改變太過劇烈,又抱著這種複雜思想,決定暫時中止電影晚餐時間(或者說是被影響時間)的妳整整兩個星期都在雜務裡忙碌,期間未曾和她見上半次,因為每個回到三樓後的夜半時分,四樓已經只剩牆角的小小指示燈,而那扇房門下的縫隙流出暖黃光線,妳總在往上的階梯中段知道她已經睡了。


 


        好幾次妳想過去敲個門,看看她,卻都在躊躇後轉身回房。


 


        (這段時間算是背離妳倆的約定初衷,但尚可接受。)


 


        只是中止見面時間後第十六天的深夜兩點半,剛整理完資料並洗好澡準備上床睡到正午的妳聽見敲門聲,那是任誰都會感覺猶豫的敲擊節奏。既然外頭的人敲得猶豫,妳也猶豫是否要去應門或者乾脆裝睡算了。


 


        但那人沒有放棄,於是兩分鐘後,妳煩躁地抓抓尚未完全乾燥的髮,一開門,比所有都快侵入感官的卻是濃厚酒氣。


 


        「嗨。」


 


        (只穿著背心長褲抱著顆枕頭還喝了酒的Samantha對妳說嗨?)


 


        「……嗨?還好嗎?」剛剛如果只是有點猶豫,現在就是非常猶豫。把看來不甚清醒的女人從頭到腳打量過一次,妳歪頭:「妳也會自己一個人喝酒?」


 


        「說得像我喝兩杯就會死掉一樣,我不會。」平時總帶著幾分謹慎或笑意的美麗眼眸此刻略顯渙散,淺棕染上酒氣便暈成了調過色的威士忌,琥珀,但帶點傻氣的甜美笑容化去大半熱烈刺激,或許更像布丁底下那層焦糖。「我也能自己一個人喝酒,我成年了,Sweetie。」


 


        好像孩子,淘氣的胡言亂語(新發現是她喝醉就喜歡喊人sweetie)。實在不懂復述自己話語的她想做什麼,但妳注意到外頭半盞燈沒亮這件事。


 


        「妳怎麼下來的?」


 


        「走下來的?哦……壁燈好像壞了,我跌了兩次。」


 


        當她仍傻笑著這麼說,妳立刻蹲下將前方褲管捲起,「妳在想什麼?燈壞了就乖乖待在自己房間不好嗎?」然後對兩處高度不一的紅痕皺眉,因為它們明天肯定會變成難看又痛得要命的瘀青。想著就反射性伸手去揉,妳感覺自己眉頭要打結了:「真想下來為什麼不回去拿手電筒?」


 


        沒有話語,回應的是吸鼻子的可憐聲音。(等等,妳有聽錯嗎?)


 


        待妳起身,那雙大眼已經蓄滿淚水:「這很痛、我沒想太多,只是想看看妳……」


 


        (啥?)


 


        都還來不及問她哭什麼哭,一手抱著枕頭的她就用另一手擁住了妳。雖然隔著胖嘟嘟的棉質物體,那份比常人稍低些許的體溫卻伴著淡薄香氣確實地傳遞過來。或許是因為這樣,本想將她推開的妳咀嚼著那句怎麼聽怎麼可憐的話,過上片刻就拍拍蓬鬆頭頂,接著讓手掌停留其上。


 


        (好吧好吧,她只是想看看妳……就跟妳一樣。)


 


        「好了,妳看到了。」


 


        盡力保持平靜的妳輕聲說,但她抬起頭,還是那副委屈無辜的表情:「其實我──我想要一個晚安吻……能給我嗎?一個就好。」


 


        (……平靜個屁。)


 


        「──不行。」


 


        「真的?」


 


        理智堅持抵抗:「真的。」


 


        而她的肩頭剎那間垮了下來,退開,接著轉身:「我知道了,晚安……」


 


        (好吧好吧好吧妳突然覺得自己有點過分畢竟是妳半句都沒交代就中斷原先可能成為習慣默契的相處時間而此時此刻那個說過喜歡妳還特地把自己跌下樓的女人不過想要看到妳不過想要一個曾得到過的簡單親吻但妳卻該死地拒絕了。)


 


        (哈囉?Sameen Shaw是無法得到多餘情感而不是完全喪失良知好嗎。)


 


        (而且──她總是自制得讓人生氣。)


 


        結果是妳緊咬牙關拉住纖細手腕,把努力忍住所有沮喪的她扯回身前給了一個她應得的晚安吻。


 


        但很快就後悔了──刻意迴避會面的這十幾天讓事態一發不可收拾,妳和她像再也無能分開的兩塊磁鐵,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卻都拒絕離開彼此,即使那顆枕頭掉到腳上都沒半點感覺,只顧相互啃噬,彷彿對方是自己最為喜愛的食物,沒有徹底吃乾抹淨就不願罷休──


 


        (幸好在完全掌握那份柔軟之前回了神。)


 


        能回過神是因為她需要呼吸就先停下了,妳這才發現自己已在不可抗力中被推到床上躺著,而那副身軀隔著些許距離罩在上頭。轉頭望向旁邊衣櫃,妳還真不敢往前看。垂墜向下的背心領口裡頭顯然過於危險。


 


        (哦對為什麼自己老是被她壓著?)


 


        「……Sameen,我想……」在妳從背心底下迅速撤回手後不過多久,眼裡更加混亂的她欲言又止,而聲音那樣軟弱無助,不敢打斷的妳順著紊亂呼吸,等待下一句話。「今天可以在這裡睡嗎?我……不想自己一個人。」


 


        (之前的妳會說好,雖然這簡直得寸進尺,但當然好。)


 


        「不行,起來,我帶妳回去。」


 


        可妳果斷拒絕,而上方沒了聲音,只是輕輕點頭,但肢體語言洩漏一切──被十指掐得扭曲變形的床單正在訴說她不想也不要。或許還有點害怕,對於得回到房裡一個人睡去這件事……可能真有此事,妳曾聽說人在喝醉後會開始害怕所有事情,何況她確實有恐懼的正當理由。


 


        所以嘆了口氣,真的對這一切毫無辦法的妳終究頷首應允,把她推到一邊去後走到門口拾起枕頭、關上門,然後把那顆有著熟悉氣味的枕頭丟上床。


 


        熄燈後躺到另一邊,妳背對她、她向著妳。


 


        「……抱歉,提了奇怪的要求。」


 


        知道奇怪就別提。妳想,卻搖搖頭:「不奇怪,沒關係。」


 


        (說起來最奇怪的是妳)畢竟那晚是妳近乎死纏爛打地用那個理由將她留在身邊,只因為她將深切喜愛誠實以告,就理所當然不斷靠近以便探索自己身上是否存有半點可能性,但現在保持距離躲了起來更表現得像個混帳的還是妳。


 


        「我有一點……不知道該不該這麼說,但是……」當潛藏於酒氣之下的、可能只屬於她的淡香跟著話語慢慢靠近,敏銳感覺到鼻尖探入自己髮間,讓淺薄氣息刺激頸後肌膚,妳繃緊全身上下每寸神經。「對不起,我可能有點、可能……想妳。」


 


        (──她想妳?)


 


        妳用盡全力扣住床沿。


 


        (……她最好馬上後退最好直接退到北極赤道或者南極大陸因為這裡太安靜所以她再靠近一點就可能聽見吵得要死的心跳聲。)


 


        心臟亂跳這事一再發生,次數頻繁到妳竟感覺氣惱──或許那並非人們津津樂道的心動而是火大?緊接而來的感覺則是困擾,當複雜矛盾又開始拉鋸衝突,妳想回身把那堆礙事衣物全都扯掉,在自己渴望卻不可得的身軀上肆意侵略,畢竟是她先──


 


        (但她肯定沒有別的企圖。)


 


        哦……是啊,冷靜點,冷靜想想她獨自喝酒的原因:可能想念卻不敢打擾,時間一長可能有點難過甚至寂寞,所以喝了酒,在反覆思索間讓暈眩與衝動將恐懼漸次埋藏,鼓起勇氣走下一片漆黑的樓梯……然後?妳甚至可以想像她站在門前遲疑很久很久才敲起門的景象。


 


        (這只是因為單純想念。)


 


        「……妳退後點,這樣有點熱,我討厭熱。」


 


        (喔,如果混帳會下地獄,妳絕對會。)


 


        當作沒聽見地迴避掉那句吞吞吐吐好久才說得完整的話,妳閉眼的力道大到覺得明天起床照鏡子會發現幾條新的魚尾紋。但這是實話,自己怕熱而她的溫度真的太高,只是感覺到她乖乖後退時床墊的微小震動,妳又沒來由地對這份溫順感到不悅。


 


        所以過了好一陣子,矛盾至極地,妳轉過去,側著身體用手枕著頭,想看看身旁酒喝多了的女人是否已經入睡,卻直接對上怎麼也不願闔起似的半垂雙眼──也側著身體的她沒睡在枕頭上,而是把它抱在懷裡。


 


        妳忍不住開口:「妳睡覺時都睜著眼睛?」


 


        她安靜了很久:「我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再看到妳。」


 


        (……或許她害怕的並非獨自入眠,而是下次見面又是好久以後。)


 


        (因為……她會想妳。)


 


        當只剩冷氣運轉聲響的房裡再度陷入深夜應有的安寧寂靜,已經懶得去思考自己在想什麼的妳將枕頭抽開,沒好氣地塞到那顆裡面不知裝些什麼的腦袋底下,不帶任何猶豫就執起她微涼的手放上自己腰際,更把過於單薄的身軀摟近了些。


 


        (妳竟願意當她的抱枕。)




        「……謝謝妳,晚安。」


 


        (但這沒有想像中那麼糟。)


 


        悄聲細語的她縮了縮身子,再靠近一點點,才小心翼翼地輕捏住妳的衣服。就在這一瞬間,妳驀地發現衝動與慾望徹底消失得一乾二淨──至少當下、至少這一秒,妳只希望她能安然入眠,做個不存在一絲黑暗的好夢。


 


        (從未為他人做過祈願的妳真討厭她帶來的這些影響。)


 


        「嗯。」


 


        (但或許以後能別那麼怕熱也說不定,甚至能夠喜歡上這份溫度。)


 


        對著逐漸平緩的安穩呼吸,還無能入眠的妳在近乎無光的沉靜中凝視前方,很久很久以後,直到窗外天色自漆黑轉成微亮,才悄悄抱住她,接著、接著……不可思議地覺得自己將睡得比先前任何一天都好。


 


        (又或許……這將會成為小小的避難所。)


 


        (每個人都有,現在,妳也有了。)












【TBC】


- - - - -


FallingAutumn展現出的故事很沉靜溫暖,也很真實。


在城市中奔走疲憊的人們如果遇見一個浮木般的存在,或許也會像這樣吧。


BadIntentions除了意外好聽容易重複聽N次以外,純粹就是...嗯......如歌名(爆)。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避難所。


或許是夏季夜間的操場,可能是秋天午後的長路,也許是那個自己最喜愛的房間。


也不一定是哪個地方……有時只是一道熟稔氣息就足夠使人安下心來。


或者,一個人的存在。




當自知「這不行、那不好」的原則都被打碎,還有什麼好堅持呢?


它已經不在了。


...如果只是為了一個自己真心喜愛的存在。






Falling Autumn 歌詞(渣翻)



Baby, I'm running round on empty
Fill me up, fill me up
All the lights too bright for me lately
Turn it down, turn it down
親愛的,空虛正在我心裡循環奔跑
所以填滿我吧
最近所有光線對我而言都太過刺眼
就為我關掉它們吧


And when the city beats too loud
And I just can't drown it out
You bring me clarity
當城市喧囂肆無忌憚
而我不願放任自己被淹沒
你讓我的視線清晰


So won't you stay 'til morning and treat me good?
Ooh, stay 'til morning and treat me good, yeah
Ooh, stay 'til morning and treat me good
And I'll treat you good too
所以,你不留下來嗎
直到清晨都好好對我
而我也將全心待你


Close the door, throw your day on the floor
Let it out, let it out
Falling autumn, expose your soul
Now I know, now I know
關上門,將整日疲倦扔到地上
讓它們去吧
在這個讓你困頓的深秋將靈魂曝曬
現在我知道了


That when the city beats too loud
And I just can't drown it out
You bring me clarity
Oh and I just want someone close to me
當城市喧囂肆無忌憚
而我不願放任自己被淹沒
你讓我的視線清晰
噢,我只想要和某個人相互依偎


There's nothing worse than getting lost
But nothing better to get lost with somebody, oh
So won't you do that with me?
So won't you do that with me? Oh, yeah
So won't you do that with me? Yeah, woah
沒有任何事比迷路更糟了
但也沒有任何事比和某個人一起迷失更好
所以,不和我一起嗎?







Bad Intentions 歌詞(渣翻)



This is the face I wear treading the riptide
Abysmal oceans where good girls go to die
I wanna love somebody
Wanna feel their love on me
But after everything I still believe in true love
Not being able to find it
Damn it tears me up
And I know it's my fault
I know it's my fault
Let's take a trip, ten thousand miles above the clouds
We can stay up here until we figure it out
I don't wanna go home
Don't wanna be alone, be alone
這是我戴著以踏過湍急河流的面具
踏過那些好女孩們接二連三投進的深海
我想要愛上某個人
想要感受他們對我的愛
但在那些事後我仍然相信真愛
還沒能找到它就已被撕裂粉碎
我知道那是自己的錯
我知道是我的錯
讓我們開始一趟雲霄之上的漫長旅程
我們能夠停留直到將一切釐清
我不想回家
我不願孤單一人

I've got some damn bad intentions
I've got some damn bad intentions
I got some secrets I forgot to mention
Haven't learned my lesson, woah oh
I've got some damn bad intentions
I see the world in 25 dimensions
I've seen evil reign over perfection
Blood heat over tension
And I know...
我有些天殺的糟糕想法
我忘了自己沒提到那些秘密
依舊沒得到教訓啊我
我有了些該死的可惡想法
我用不可思議的維度觀望世界
然後見到邪惡如何立於完美之上
脈搏逐漸加快
而我知道...



You say you love the way the storms blow
But when it comes you close your window
You hate the fighting in the world
So you bring the battle home and fight until it's yours
Fight until I'm gone
And there's holes on the walls
Written in the sand
Deception on my lips and there's blood on your hands
And I'm tired of keepin' lies
You can see it in my eyes
I don't wanna die
你說你喜歡暴風席捲而來的方式
但當它真的來了你將窗戶緊緊關上
你厭惡這世上所有的鬥爭
所以你將它們帶回家直到它們成為你的專屬
爭執直到我真正離去
留下牆下坎坷坑洞
一切被記在砂礫上
我的唇上留著詭計而你的手上染著血跡
我已對維持謊言感到倦怠
你能從我眼裡看見這一切
我還不想就此逝去

I know we've made a graveyard of this all
I know I don't feel too sober now
I wanna lie awake with your black soul
Count your fears if you let me
我知道我們早已為這一切掘好墓穴
我知道我現在並不那麼清醒
我想待在你那漆黑的靈魂身旁
如果你願意,就讓我為你數盡所有恐懼






评论

热度(66)

  1. StephyAll U need is SHOOT 转载了此文字
  2. 佚名啊All U need is SHOOT 转载了此文字
  3. FaithAll U need is SHOOT 转载了此文字
    把甜的先轉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