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ephy

贪色(三)

睡前喝牛奶:

ooc预警/

反转好玩吗?/




前文有些地方的疑点可以解啦/




——————————————————————————————



-04
李世真站在这间屋子里,看着对面秃顶的男人,有些不屑的笑了。

那个没几个人见过的老头,竟然也不过如此。

有点胖,看上去四十出头,头发梳得一丝不苟的,一副道貌岸然的样子。只是忽然把自己叫来,让人心里有点没底。

过了一会那人才慢悠悠地开口:“听说前阵子,有只耗子钻你那屋里去了?”

李世真一愣,立刻明白过来,“这个您放心,连根耗子毛都不剩了。”

果然有线人,这么快就知道了。

“手脚很麻利,不像生手啊。小姑娘做这行的不多,来这几个月了?”
“没多久,五个多月。”
“嗯,是不久。有兴趣到我身边做事吗?”
“还是别了,我这人,干不了大事的。”
“一点兴趣也没有?”那人皱起眉头。
李世真抬头看着那张脸,露出无奈的笑。“也不是,但我得处理完手上那些丫头小子才行,总不能说散就散了。”
那人蔑蔑一笑,“真要处理也快得很,你都这样说了,那就给你一个月。”
“没问题。”

-05
一个月后。
人民日报的头版刊登一则新闻:经过九个月的跟踪调查,省公安厅成功破获一起大型贩毒卖淫走私案件。一举剿灭犯罪集团,抓获涉案犯罪嫌疑人70余名,该集团内部组织严密,关系网负责……

局长拎着报纸乐呵呵地走进来,笑得眉飞色舞,“徐警官,立大功了啊。我这个位置,看来是给你接定喽!哈哈哈哈”

徐伊景从工作桌前抬起头,整了整身上笔挺的制服,抬头看向局长:“局长过奖了,以后还要好好努力才是。”
“这次多亏了你,噢,还有c市警局的李警官当卧底也是大功。她什么时候归队?”
“还有点尾没扫干净,大概半个月就能回家里了。”
“好,好。后生可畏啊…”
老局长边摆头感慨着,边踱步走出门去。

徐伊景目送他出门,想笑却又像想起了什么,双颊泛起浅红,盯着空气中虚无的某一点,仿佛那里写着几个字一般。

李世真。

-06
安哥站在马路对面远远的看着那幢别墅。那里早已经人去楼空,喧嚣湮灭。

那天警察冲进来时,自己正好站在窗边,二楼,不算高。就跳了下去,拔腿就跑,把所有惊恐都甩在脑后。那些闪烁的红蓝等,令人心慌的警笛,都被抛在身后,包括那张脸。

那个女记者,居然是个警察。

他不知道一个月之前的那晚李世真是怎么处理她的,他就在迷迷糊糊中听到一夜的喘息呻吟。折磨得那人意志全无,又录了像做为把柄,才放走她。

结果一个月之后,就被一锅端了,几乎所有人都被抓走。也不知道李世真有没有逃出来,他想应该没有。那天警察冲进来就直奔着坐在椅子上的李世真去,李世真连动都没动。

周围全是一片混乱尖叫时,李世真那张脸,静如死寂。再一低头,居然笑了出来。

那是他起跳之前回头看到的最后一幕,李世真从来没有笑的那么动人、舒展,又狂放、傲然。

不知道她现在怎么样了,组织被警察捣了之后,才发现自己没处可去。安哥深吸一口气,忽然听到远处传来谈话声,赶紧钻到身边的灌木丛里躲起来。
“那边找过了吗?”
“都找了,要我说跑掉的那个什么安哥啊,肯定跑到别的地方去了。”
“啧,上级命令,继续执行。”
“就差这一个了…非死磕……”
两个让他避之不及的制服从他面前走过,屏息凝神的等他们走过去,才舒了一口气,眼神却沉了沉。

果然,李世真在那警察手上,不知道她现在落得什么下场。

-07
下午三点半,窗子朝西南方向开的屋子里,阳光洒得特别细腻。光晕里都是晃动的树影扑落在透光的棉布窗帘上,风吹过来掀开一条小缝,把春光泄到空气中。

徐伊景仰躺在床上,未着寸缕。大口的喘着气,喉咙里发出因情欲难耐而抑制不住的呻吟。净白的腿被抬起,一条架在肩膀上,一条在那人腰间松松的环住,两只手使劲揪住床单,脸色通红,声线激荡。

终于到结束,李世真却又浑身是汗的趴在徐伊景身上,头埋在她的肩窝里,闷闷的喘气,大拇指在另一边锁骨那里有一下没一下的按着,跟撒娇似的。

徐伊景努力把呼吸放平:“解气了吧?”摸着李世真略微长长了的头发轻声询问。

“才不,”李世真有些懊恼的抬起头,不甘心的想要抱怨:“你把我丢在那里丢了半年,说好的三个月,结果一拖再拖,每天都好想你。”

徐伊景一句我也想你都到嘴边了,硬是说不出来。只好转移话题,“谁知道这次情报纰漏这么多。”

李世真开始玩起她的头发,“就是,名单一点用也没有,最后居然还要我们俩出卖肉体。”

李世真在那鬼地方忙活了五个月,不相干的闲杂人等扯出一大堆,藏在最后的那个头目却始终摸不到,急得她快疯掉了。后来不知道哪里的小道消息说,那个老男人有个癖好,喜欢年轻有脾气的女人帮他解决生理问题。

于是两个快要被思念逼疯的小情人决定赌一把,暗中策划好一阵,才上演了别墅里皮条客禁脔小记者的戏码。赌那个人听到消息后会不会见李世真。

她们赌赢了。

“那个小辣椒居然是个重要人物的姘头。”
李世真又开始轻轻吻她的锁骨周围,“姘头?那倒没想到,是那个在屋子里见我的人吧?人模狗样的,一看就是个水货。”又向上啄吻到耳垂,“还好我一直拒绝,躲在屏风后面的那个真主才忍不住往前凑了凑,不然我只能记住他的一半相貌了。”

“嗯…”徐伊景被她弄得又喘了两下,“不愧是警校著名的“电子眼”,这么远也能绘出头像,我都不知道怎么奖励你了。”

李世真抱住她,仔细讨好,干脆就撒起了娇:“不如让我去你们省局吧?最低级警官也行。”

一入警校就对这个来授课的教官一见钟情,从死缠烂打到相濡以沫,现在也在一起两年了。只想每天都见到她,可横生枝节有了这半年的卧底生活,李世真心里后悔得不行,恨不得每天黏在她身上。

徐伊景被她弄得意乱情迷,呼吸又急促起来:“…嗯…可能…可能有难…度……b市那边…也,也想你过去…”

“不行,”李世真一路下移,“我只去你那里。”

-08
“李世真。”

“到。”

“第一天上班?我是郑佑植,这位是徐副局,好像是你以前的教官对不对?那就不要太客套,顺便打个招呼。副局,我去别的科室查勤了。”说完朝门口走去。

“嗯。”徐伊景微微点头。

李世真目送赵城目走出了门,几步跨到徐伊景身边,笑嘻嘻地弯下腰凑到她的耳边。

“老婆好^-^”

“……”




评论

热度(153)

  1. Stephy睡前喝牛奶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