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ephy

肖根 POI 微小说(七/终)+劳动节礼包

小驴屹耳:

第七波(36-40),也是最后一波。结尾附赠一个礼(炸弹)包,拆开前请谨慎阅读预警。


有病友求过完整文字版,在这里:度盘链接 / 密码:n5h2




***




(36)




        “跟我走,”瘦高女人的手抚上你的脸颊,细软,微凉,依稀近于记忆中的触感和温度。


       只是她脸上温柔得像是要把冰河纪都化掉的神情,完全不像你偶尔想得起来的那个疯子。


       “我对你们没好处。我自己都不知道我的下一个动作是什么。”其实你想撕碎什么东西,她,或者她身上的衣服。


       “试试就知道了,”她依旧温柔地微笑着,指尖细细摩挲着你的下颚骨,终于慢慢绕到你的耳后。“跟我走。”


       显然至少你的双眼还记得些什么,眼珠子利索地打了几个滚。“我是坏掉的货品。”


       她收回手去,弯腰凑近到你面前,撩起自己右肩上的长发——是你喜欢的那种颜色和浪卷,它们勾起你口鼻中一丝甜的滋味。


       她露出右耳后的伤疤。“谁不是呢。至少我们很般配。”


       你从没有看见过自己的,但你一直都觉得应该和她的这个一模一样。


       “跟我走,Sameen。”


       或许,并不是个坏主意?






(37)




(来一篇双R友/亲情向。我心中的理想未来不能没有叔……)




       服务生端着咖啡壶笑盈盈地走了过来。“两位点些什么?我们店的招牌早餐组合……”


       “不用麻烦你介绍了,”面容甜美的棕发女人并没有看菜单,“这位先生爱吃你们这里的本尼迪克蛋,加大份。”


       男人眯着眼睛揉了揉下巴。“这位女士要一份枫糖煎饼。谢谢。”


       “一份枫糖煎饼,一份加大的本尼迪克蛋,好叻。”


       “加一个甜甜圈拼盘,打包。”两人异口同声。






(38)




(脑洞来自504剧照)




       “我可以亲亲它吗?”Root小心地问。


       这种多愁善感的局面最是她想避免的。“它又没感觉。”


       “我可以亲亲它吗?”Root依旧重复着那句问话。


       Shaw无奈地松开Root停在她脖颈处的手。“我向你的机器发誓,Root,如果你在我身上哭,我以后永远不会再让你碰我了。”


       Root用被她攥得酸麻的手掌缓缓抚擦过Shaw的锁骨,像虔诚的祈祷者那样低下头,凉而薄的双唇颤抖着贴紧她胸口的伤疤。“我不会。”




       她还是哭了。




       她没有推开她。






(39)




(具备事后温存技能的Shaw 2.0……)




       “这下连我都要开始怀疑了,”Root揉了揉你架在她脖弯处的脑袋,“你到底是谁?你把我们的Agent Shaw怎么了?”


       “当某人终于得偿一个长久的心愿,她恰当的反应应该是闭嘴。知足。享受。”


       “你知道我从来跟‘恰当’一词无缘。”


       “看在机器的份儿上,Root,这只是一个拥抱。因为我累了,行不行?你以为给你那么多次高潮是很容易的一件事吗?铁人也需要歇一歇。”


       “我喜欢这个2.0版本的你,Sameen。或许下一次你决定升级的时候……”


       “算了!”你试图挣脱她臂膀拢成的摇篮。“既然你不打算让我清静,我还不如去睡沙发。”


       她没用什么力气就将你拉了回来。“Shhhh……好了、好了。我保证再不说一个字。”


       “不许告诉那帮男生。”


       “遵命。”






(40)




       “你真的想这么做吗?”Root的脸上罕见地流露出犹豫不决。


       “没有什么理由不,”Shaw说着,环视了一下她们身处的市政厅,“既然机缘这么巧。”


       Root笑了。“可我们是这样两个人:你已经死了,我也不存在。官方文书对我们来说根本没有用。”


       Shaw也笑。“我会以为你比任何人都更能欣赏这个吊诡。”


       Root点点头。“你真是我……”


       “肚子里的虫?”


       棕发女人笑得越发灿烂,伸手搂住了黑衣女伴的腰。“登记处在三楼。你愿意陪我去一趟吗,Sweetie?”


       “我愿意。”








【微小说系列终】












下面是劳动节附赠礼包。预警:41-43是个微连载。刀,刀,刀!










真的是刀……








没有骗人……










(41)




       纽约终于再找不到一座公共电话亭。


       不消几年,它们在整个美国境内也都绝迹了。


       最远的海岸。最荒凉的沙漠。最繁华的城市里最偏僻的角落。你知道。你找过。


       但多年过去,你走在街上还是能听见熟悉的铃声响起来。






(42)




       Bear是最后离开的一个。它很争气,活了很久,陪了你整整八年。


       有人送过来两只马里努阿犬的幼崽,你养了近一个月,还是找了好人家送走了。不是什么狗,都有新狗可以替代的。


       你开始细想自己的下半生要怎么过。在健身教练和医生之间你选择了后者。


       你仍然有坏脾气和冷漠的恶名,依旧偶尔遭遇投诉,但直到屈服于自然的身体不能再承受工作的负荷,不曾有人威胁说要开除你。到底那些年你的朋友们,尤其当中最磨人最可恶的那一个,磨炼出你与人周旋的耐心。他们日复一日地徒劳,无非维系着人世本来的样子;正如无论你怎么尽力,死亡来的时候,病人仍是会死的。


       你却要长久地活着,看这个世界:它终究是他们换来的,总要有个懂得的人看着才好。






       只是死亡来的时候,你也是会死的。






       多少还是有一点点遗憾,因为你始终不曾相信有天堂。


       但如果彼岸有个地方,能让你再抱一抱Bear,为什么不呢?






(43)




       看到Root并不真的令你惊讶。毕竟这个女人的缠人程度,说是死都不会放过,也不算冤枉她。她笑嘻嘻地飘过来贴紧你,用温暖的气息将你环绕。这是曾经属于你们的纯熟舞蹈——依然纯熟,如果你微醉的眩晕感是某种可靠的指示。


       早死并不全然是坏事,你想,至少变成鬼,也是一只年轻漂亮的鬼:Root定格在那一年的形貌,青春的脸上洋溢的还是那个永远不知好歹的笑。你不喜欢这个玩笑,但你已经到了万事皆可原谅的年纪。


       “告诉我这不是真的,Root。我们不相信天堂。”


       “哦,Sweetie,”她抚擦着你皱褶的脸,笑成一朵盛开的花,“那时我们年幼无知。”


       “这不是真的,”你坚定地摇头,“请你……离开。”


       她揽着你的肩,低下头来吻你;深切长久的那一种,可以说服你相信任何事情。“看看你自己,Sameen……”


       你低眼看见一身老旧款式的黑色运动衫和长裤;你抬手摸自己的脑袋,抓到一把长而浓密的马尾。你疑惑地摇头。你不明白。


       “Shaw,谁在乎天堂不天堂的?你只是回到了你最喜欢的地方。”


       你再张口时已经哽咽。“……Bear?”


       她上前拉起你的手。“当然。你爱的一切、以及更多。跟我来,我有那么多事情要告诉你……”






       你透过汹涌的热泪在她闪亮的瞳仁里看见自己的容颜。


       这是你的天堂没错。






       在你的天堂,你是那时的模样。


       爱的模样。








【我相信第五季会比这个甜……】





评论

热度(174)

  1. Stephy小驴屹耳 转载了此文字
  2. 沧海轻舟小驴屹耳 转载了此文字
  3. Oo单翼..小驴屹耳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