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ephy

三十題之二

All U need is SHOOT:


BGM:Take Me To Church - Ellie Goulding (Hozier Cover)


            Captivate You - Marmozets


            Adore - Cashmere Cat, Ariana Grande


            Poison - Snakehips feat. Daniella T.A.O.L


            Love Is Mystical - Cold War Kids




OOC,字多,萬五。


餓了兩年但開吃只不到一個月我就糧荒,心塞心慌心崩潰,懇求推薦


然後Lofter什麼時候才要加斜體。本來以為它只會吃文,後來發現它還吃關注,該消失的沒消失,倒是以前看文時期關注的寫手消失了一些,我恨它,我要糧。


重申,我糧荒我悲傷。

















6. 感覺差(自訂) / Take Me To Church




        "There is no sweeter innocence than our gentle sin.
                        In the madness and soil of that sad earthly scene."




 




        醒來時天色已暗。


 


        悄然起身的Root揉了揉眼睛,環視四周,幾乎全是黑暗,唯一例外是趴在電腦桌前睡著的女人身周,月光適著窗框投進一方淺銀,但這似乎不造成影響,未被干擾的女人依然睡著,於是她輕手輕腳踱到桌邊,保持安全距離將其觀察。


 


        Root想起自己讀過那份輝煌履歷,幾次;也讀過Sameen Shaw,幾百次。


 


        哦,不知為何,她好似經常能夠如此望著她的睡臉。


 


        這樣的Shaw很是簡單。


 


        清醒時的敏銳與隱約怒意都在失去意識瞬間徹底消弭無蹤,睡眠是這樣一種危險行為,以致初始Shaw根本不願在休息時與她共處一室,但後來……是啊,這段日子以來,她見過這張睡臉許多次了,不過第一次……回想起來大概是個意外。


 


        她指的是……算了。


 


        那時她還被關在籠子裡,右耳聽力也還正常。


 


        約莫是即將被放出來的前夕,那晚圖書館裡相當寧靜,拒絕變通的Harold前來送完晚餐以後,誰都不在。深夜仍翻著書以打發時間的她忖度著,盡可能納入所有變量計算還有多久才能重獲自由,答案是至少一天後──事情尚未到完全無法收拾的地步,而不到那時,他們便不能需要她。


 


        大概這裡的書都要看完了,心中打出幾十種計劃的她悠悠打了個哈欠,覺得差不多是時候睡覺就熄了燈,雖然過度舒適的牢中生活已讓她獲得超量休息,但為之後可能發生的事態著想,維持正常作息是必須的……或許下回得清醒超過二十四小時,誰知道呢。


 


        只是就在闔眼瞬間,來自遠處鐵門的龐大聲響讓她直坐起身。


 


        但隨腳步聲接近,她越發困惑。


 


        答案最終揭曉,踏著沉重聲響來到門前的並非上帝之父,卻是自地獄入世的死神──直面那雙毫不掩飾狂躁憤怒的血紅雙眼,第一秒,同樣來到門前的Root確實如此感覺。


 


        僅剩一重一輕呼吸聲響的詭譎靜謐之中,那雙完全將她忽視的眼往籠內左右掃過一次,最後似乎定在某樣物品上方,她順著視線望去,發現視線終點是用以盛裝食物的托盤,但還來不及思考原由,便因猛然擊上鐵門的聲響回頭。


 


        染滿新舊痕跡的拳血跡斑斑地扎著鐵網,就在眼前。


 


        『John去哪了。』


 


        疑問句、命令口吻、暴躁不堪,證實了她稍早的推測。Root搖頭。


 


        『我不能知道,Shaw。』


 


        當她道出兩人都應明白的事實,意外平靜地,彷彿頃刻間就將怒氣收斂殆盡的Shaw在踏進這裡之後第一次看向她,而那一刻,一種相當不可思議且悖離常理的直覺進入Root的腦中,無以名狀卻深深將她震撼,更在頃刻間凍結所有思考能力,反向衝動促使她伸出手,儘管知道這是絕不明智的火上添油,也讓指尖輕輕撫過仍壓在鐵網上頭的指節。


 


        但Shaw並未如慣常模式般躲開或者發怒。她則靜靜望著她。


 


        『Harold來過了,他拒絕放妳出來。』盯著地面低聲陳述另一事實,讓手臂一下垂落身側的Shaw在Root看來蒼白無力近乎挫敗,顯然有機可趁,卻沒讓她興起任何關於利用的想法,只是沉默點頭。『剛才……我沒有要打妳。』


 


        這聽起來像道歉。


 


        若是平常,Root或許要以最誇張的方式拋去諷刺嘲笑,但這並非平常。


 


        『我知道。』


 


        當她不自覺放柔音調輕聲回應,Shaw抬起頭再次望了過來,張開嘴卻沒吐出半個字,於是很快閉上嘴,視線回到地面,只是片刻過後,Shaw倏地轉身,突然靠著鐵網重重坐到地上。這出乎意料的舉動讓Root退後些許。


 


        『……不叫我放妳出去?』


 


        不久,Shaw啞聲笑著,打破了沉默。


 


        『竟然背對我,不怕我又對妳幹那些事?』踏近一步並跟著坐到地上,面對看來比平常要小上許多的背影,雙手抱膝的Root深吸口氣後輕笑著問道。Shaw聳聳肩,肩頭以幾不可見的幅度垂了下來。『電擊、下藥……然後綁架,或許妳會被我銬住的。』


 


        稍稍回過頭,『不知道妳這麼會說笑話……The Machine教妳的?』Shaw被搖曳燈光打得忽明忽暗的一點點側臉在Root眼裡好似帶著上揚角度──彷彿她真的逗她笑了。


 


        『我一直都很幽默,妳會知道的。』


 


        如此說道的Root卻彎下嘴角。


 


        在Shaw回頭面向外部並低哼兩聲時,想了想,她緩緩拖磨著轉了一百八十度,再向後退,直到背也靠上鐵網。


 


        人類溫度同冰冷觸覺熨進背部同時,外頭的女人僵了一下,但並未離開。


 


        當沉默輕輕悄悄蔓延開來,有跡可循般流淌成一片柔軟形狀,不知Shaw在想些什麼,是否正盤算著短暫休憩過後再度踏上找尋路途,但Root閉上了眼,只感受著後方透出衣料的血腥與煙硝氣息,而這之中微妙地存在一種難以言喻的安寧。


 


        ……她知道的,Shaw的食物口味總是很重,幾次濃厚芥末或辣醬氣味都遠遠飄來了籠子裏頭,老讓她鼻子癢。她知道的,Shaw自稱除去憤怒以外毫無感覺,卻熱愛疼痛刺激,喜歡吃辣也正好印證了這點,畢竟辣是一種痛覺。


 


        她也知道,Shaw的醫師生涯被醫院斷送以後,進了軍隊,接著成為特工。


 


        從為他人操刀挽生救死到親自走進槍林彈雨,Shaw選擇能夠接觸最多生存與死亡的行業,Shaw在日常生活中主動接觸疼痛。


 


        血液、傷痕、憤怒……生與死,永不願止的自我刺激。


 


        無論是有意或者無意,Root都只能往一個方向想。


 


        這樣的Shaw的一切幾乎要和她完全相反──始終有意識地保持情緒平穩,離開德州後的她吃食清淡,幾乎成為素食主義者,最常帶著的是方便進食並能維持最低限度營養的蘋果,假如沒有必要便不與生人接觸更絕不踏入危險,血液在監視畫面中美麗且乾淨無味,而待在多重螢幕與精細詭局背後隔著遙遠距離操縱他人生死更合她意。


 


        可是有那麼短暫的一個剎那,Root感覺她跟Shaw還是有點像的。


 


        『Shaw……妳信上帝嗎?』


 


        後方鐵網發出吱軋聲響,Root把雙膝抱得更緊了些。


 


        『從不,相信空氣沒有意義。』


 


        『我也這麼覺得。』


 


        『……也?可妳說The Machine是上帝,妳這麼稱呼它。』後方重量與溫度都稍稍後退了些,當Shaw複述著God這個詞彙,Root不由得想像起Shaw側著身子回頭望的模樣,接著就搖了搖頭。『什麼意思?』


 


        『她是真的,絕對理性的邏輯,比虛無飄渺的上帝更好,但我只能這麼形容她。』


 


        『那就讓它告訴我John在哪裡。』


 


        當Root回身,Shaw的左手已緊扣在鐵網上。


 


        而她不禁讓右手手指穿過空隙,維持禮貌與安慰地輕輕將其覆上,才抬頭望進那雙重新燃起狂躁憤恨的混濁黑眸──Root能夠看見,她看得見燎原怒火之下的沉厚冰層,卻也看得見冰層底端正翻起奔騰風暴的一汪血水。




        但Shaw看不見。


 


        ──她窮盡歲月追求刺激只為得到存活實感卻不知自始擁有,而她窮盡歲月追求麻木失感卻終究無能徹底為之……無論先天後天,被壓縮至存在界線邊緣的微小感知,或許,就是她們極其細渺的交集了。


 


        『她尊重父親,我也必須尊重Harold。』


 


        那是直覺來源,那是她與她為何相似,那也或許是……她在感覺自己安撫了她時,感到安寧的唯一原因。


 


        『夠了。』


 


        Shaw倏地抽開手並站起身,跟著收回手的Root沒來由地感到悲傷,可她想,又不是全無來由,因為她第一次觸到那萬千行正確代碼中的唯一一列正確核心,她第一次真正讀懂了她,這意義重大,重大得她能為她的無法所覺感到悲傷。


 


        卻又想告訴她,這是平衡、完整且美麗的──無須任何矯正亦無須任何審判,這不是罪。


 


        於是在Shaw離開之前,Root喊住她。


 


        『我不信教,但……他會沒事的。』


 


        愚昧空妄的話語落在地上,隨腳步聲徹底靜去。


 


        她卻深感安慰。








///


 


 


 


        「妳就這麼喜歡看人睡覺?」


 


        「哦,當然不是,我只喜歡看妳睡覺。」


 


        「……我該直接給妳一槍還是打給NYPD讓妳頭上多個變態的頭銜?」


 


        「妳可以給我一個吻,獎勵我在這裡傻傻站了半個小時。」


 


        「是喔,妳的電擊槍在哪?」


 


 








 


7. 個性差 / Captivate You




        "And I will captivate you with everything I've got.
                                One strength one heart is all you need tonight."




 




        有很多事情在優先清單之中。


 


        例如生存、生存與生存──抓著手上這袋放入身分證件與所有線索的玩意盡速走人。


 


        不斷掠過身際的人群中,Shaw理解自己僅能轉身離開,她必須去到指定地點開始布置一個和所有夥伴毫無關係的全新住所,越快越好,再多一秒都只會增加彼此危險指數,降低彼此生存機率,她確實理解。


 


        事實上這一點都不困難,她對任何事都有十足把握,就像從來無須回頭檢查爆炸現場是否殘餘線索,因為一切全在掌控之中。


 


        ……但這女人為什麼還不走?


 


        隔著數公尺遠與她相望的Root為什麼還不走?


 


        她幾乎能聽見生存機率降低的聲音,滴滴答答,像自己耳朵裡也裝著一個聒噪上帝或者一顆正在倒數計時的大型炸彈,在Samaritan已經上線的此時此刻,它不斷提醒著多一秒停留就多十分危險。可是Root並不離開,雙手插在口袋裡站得直挺,只定定地將她凝望。


 


        完全不懂那算什麼,不懂嚴肅至極的空洞雙眼企圖表達何種訊息,不懂這算送別亦或找死──戰爭開始了,她們都該明白現下局面不是嗎?尤其是Root,但她並不離開。


 


        靴子灌了泥般的沉。


 


        Shaw感覺自己像被利夾捕捉的獸般難以動彈。


 


        說不上真正原因,唯一能夠得知的是避開危機的強烈本能失效了,好似被某些較之彼此大衣更加無色的渾沌迷茫掩蓋過去。理智正帶起憤怒於腦中高吼,而另一種自血液始處迸發的、同時超越本能與理智的激昂衝動卻瞬間使它噤聲。


 


        一次又一次,她試圖拔起腳跟,一次又一次地徹底失敗。


 


        然後竟然想著,不知何時才能再見到這個只要走向前就能抓住的女人。


 


        因為她們即將踏入比以往都要陰沉無底的黑。


 


        ──所以Root能活得足夠久嗎?那種熱愛孤身涉險的爛個性會不會隔天就害死自己?如果會,她從紐約騎著破爛腳踏車越過州際越過數十哩去紐澤西找Root是為了什麼?如果那些無照診所的醫生技術太差而她又無法來找她?甚至……她甚至覺得Root很快就會死於傷口感染、睡眠不足與營養不良,看那兩道黑眼圈,看左臂那道被大衣藏住的傷。


 


        所以,她……真的能再見到他們?


 


        ……和她?


 


        不知何時已將雙拳緊握,Shaw想著,很快錯愕於自己毫無來由的過度擔憂,突然就忘記時間流逝如何迅速,直到看見Root閉上眼說了些什麼──僅僅是一句十分簡短的話,而在話語落盡同時,那雙眼復又睜開。


 


        再清楚不過了。那一瞬間,Sameen Shaw終究點頭,俐落轉身邁出大步,只調整了一下毛帽充作道別,未曾回首。


 


        但沒有盡頭的長路上,讓腦內不屬於上帝的溫軟音聲一次次讀著那句沉默,一切便好了許多。


 


        於是她笑著,搖了搖頭。


 


        “Absolutely.”








///


 


 


 


        總會有辦法的。


 


        一切困境總會找到出路,無論過程如何艱困亦然,畢竟他們有一位足以投注所有信仰的真實上帝,光明結局終將因無私指引到來。


 


        事態確實出了差錯,但出差錯的並非永遠第一時間給出警告的「她」,是人類,所有人類……非常有趣,人類一直都能望著客觀上全不重要的枝微末節,接著逐步破壞整個大局,可這是誕生於世開始便無能甩去的原罪,又能怪誰?


 


        自己同樣因著所謂人性將機會放走了,人性,全是錯誤。搖頭低嘆,Root當然知道不該繼續沉陷在無法挽回的過去,保持向前邁進才是正確。


 


        向前邁進才是正確。


 


        ……但這女人為什麼還不走?


 


        隔著數公尺遠與她相望的Shaw為什麼還不走?


 


        ──而自己又怎麼無法斷然離去?


 


        耳裡不停重複循環的簡單指令已經來到第十六次,音波干擾隨分秒流逝愈發強烈,但她就是無法轉身。她也當然知道應該聽從上帝的最後警告,卻屈服於本能……不,或許她該稱之為人性?慾望?情感?衝動──她不知道,僅僅只是想要留在這裡。


 


        在Shaw離去之前,她僅僅只是想要留在這裡。


 


        她想繼續注視著她,直到Shaw的身影逐漸變小並被人群完全淹沒。


 


        直到能夠親眼確保所謂安全。


 


        可是現在,那雙向來堅定銳利的黑眸裡頭難得盛滿了動搖著的茫然與疑問,略略偏著頭的Shaw只專注地看著她,就像大道上匆匆來去的人群皆為無物,就像……在詢問這一切是否能有迎向終焉之日,而他們是否也有聚首之時。


 


        但Root無法回答。


 


        她的極限不過就是別往前踏出半吋。


 


        藏在口袋裡的拳死死攥緊厚實布料,幾乎想吼走前方那個女人,她卻依舊佇立原地。並不清楚Shaw為何拒絕離去,只是意識到,如果自己率先轉身的話,Shaw會同時這麼做的,甚至可能在察覺到任何細微動作的當下便轉身離去。


 


        可是她走不了。她還得處理一份巨大疼痛。她必須完成一個儀式。


 


        思考、推測、想像、模擬、編輯出一個Shaw留下的原因,再找出解決方案──Root永遠不會知道任何事在Shaw身上是否能按原理通行。


 


        但她總得試試看。


 


        於是她閉上眼,她開口,她睜開眼。


 


        “See you soon.”


 


        話語落盡剎那,她眼裡的Shaw的眼底不再存有半點動搖,所有陰霾猶豫轉瞬一掃而空的清明澄澈正如以往,只是點了點頭並轉身離去,步伐踏得又快又急,且堅定無比──像上一秒即是最終道別,無論身後發生什麼事都永不回頭。


 


        於是Root笑了開來。


 


        望著漆黑背影,終得伸手緊壓胸口抑制灼刺疼痛,她眨了眨眼,試圖讓狂亂翻騰著的失落、愉悅與安心盡皆平息,咬著牙的她就這麼定定望著,直至Shaw徹底消失在川流人群中,才輕輕呼出一口白氣,轉身邁步。


 


        卻又忍不住回頭。


 


        “See you soon, Sameen.”


 


        然後不禁想,所謂失戀大概就是這麼回事。


 








 


 


8. 敏感度差 / Adore


 


       "So what's been on your mind?
                                For me, it's just you all the time."




 




        Root真心認為Shaw很遲鈍。


 


        至少是對接收他人送出的感覺……雖然這對個三不五時就要開口提醒世界自己有第二軸人格障礙的女人來說似乎算得上正常,畢竟相較於對武器、食物和Bear的高度敏銳,Shaw分給人類的關注確實少得可憐,也因此遲鈍得很。


 


        就不說對她的遲鈍了,那根本無所謂,反正她從來就沒真想讓Shaw察覺到逐漸膨脹氾濫的喜愛──這並不困難,即使嘴裡講的是真話,但只要在外頭包覆寫著調情這個大字的輕軟糖衣,或刻意澆上能夠挑動怒意神經的惡趣汽油,彼此便能繼續在簡單關係中相互周旋。


 


        總歸這讓她們至今還好好的,雖然……此時此刻身在酒吧的Root真看不下去了。


 


        哦,她為什麼會在這裡?


 


        話得從頭說起──稍早被通知事態往良好方向急轉直下,讓當時已經站在某棟企業大樓前方的她頓感茫然。身上還掛著自由作者身分卻突然被放了個假,這代表她能悠悠哉哉地度過剩餘時間,譬如去找個線索逛個街之類的,或者乾脆回到安全屋裡倒頭大睡。


 


        可Root沒幹這些事,就是跑去找Shaw了。


 


        已經整整一星期忙得沒空去關心化妝品地獄的業績如何,還想著今天要讓親愛的專櫃小姐臭著臉給自己做什麼服務,踏著輕快步伐的她走到這些日子以來光顧過無數次的櫃前,卻發現某人不在那裡,而按那個某人對這份工作的厭惡程度,很可能翹班了。


 


        『妳找Ms. Gray?她今天請假哦。』


 


        噢,好吧,是請假,尚可接受。


 


        盡可能沒讓自己的臉色太難看,Root禮貌地道過謝後便往Shaw目前的住所去。她確實有理由擔心,因為「聽說」即使The Machine給極度害怕肌肉在百貨公司裡徹底萎縮的女人找了份能稍微活動手腳的夜間工作,Shaw仍經常去幫忙Reese和Finch。


 


        而這很不好,對於維持Sameen Gray的身份相當不利。


 


        就像……Shaw的請假理由是什麼?假如Shaw受了傷就得再多請幾天假,她不能在身上有繃帶時大剌剌地穿著那身啥都遮不去的火辣制服站在百貨裡把香水當殺蟲劑噴,可一旦請假天數過了一定額度也會招來懷疑。


 


        所以Root非得親自去確認是什麼事讓必須恪盡職守的專櫃小姐請了假,然後……無論是什麼事都得想出個萬全辦法為Shaw解決。雖然Shaw開門時肯定沒好臉色,還可能嫌她查崗查過頭了,但她從來就沒在意過這事。


 


        慣性閃掉絕大多數的監視器鏡頭,繞著路終於來到一棟不能再更普通的普通公寓,Root在那扇門上重重敲了幾下。等了一分鐘,接著是三分鐘,再敲一次後則等了五分鐘,結果她一回過神來,自己已經撬開那扇門了。


 


        沒人在家。晚間九點。


 


        出乎意料的景象讓Root呆立門口,望著乾淨整潔房間突然不知該如何是好,只得默默鎖上門,想了又想,還是決定聯絡最有可能知道Shaw去了哪裡的人。


 


        『Shaw?我哪知道,正忙著把內褲小偷緝拿歸案,妳能懂嗎?妳相信嗎?我現在竟然要去追個盜竊內褲慣犯,總之是內褲賊,Root,內褲賊。』警探Reese說,口氣煩躁絕望。


 


        『Shaw?我不知道,正忙著更改那份論文錯誤,我完全不能接受這些錯漏,妳能懂嗎?妳相信嗎?否則我怎麼繼續教學生?無論時間多趕,這甚至是拼字錯誤,Root,拼字錯誤。』教授Finch說,口氣煩躁絕望。


 


        哇哦,好像她永遠能懂也永遠不會同男孩們煩躁絕望一樣,真是開玩笑。已經走到陰影區域邊緣的Root忍不住為線索歸零翻了個白眼,卻突然想起一件相當重要的事,於是偽造號碼打給了那個小型犯罪團夥的首領。


 


        『Panther?她說她要去Terra Blues,記得把她叫回來分錢。』


 


        黑豹。看來Shaw在夜間非法工作裡有了個合理又可愛的小綽號。


 


        得到重點訊息的Root在跨出步伐瞬間掛斷電話順便用鞋跟將手機踩了個碎──老實說她一直很想這樣試試看,畢竟自己的手段跟某位前特工比起來向來溫和優雅一點,而這種無謂暴力行為……嗯,感覺挺好的。


 


        但不管這感覺有多好多美妙,都不能抹滅她發現Shaw無故請假後什麼都沒做也不好好待在家還跑去酒吧玩耍的鬱結。


 


        Root覺得如果心情能影響身體顏色,那現在自己就是憂鬱藍兼氣憤紅。


 


        ──紫得發黑。


 


        踏進酒吧後便閃進最難以被發現的隱蔽角落,一眼就看見心心念念的唯一目標,斜倚牆邊的Root藉昏暗光線眼睜睜看著一二三四五六七八個男人女人對獨坐吧檯邊抓著酒杯看球賽的Shaw放送熱烈視線,但那位視線集中熱點小姐完全沒意識到這件事。


 


        非常確定Shaw全心全意看著歐洲足球錦標賽的最終決戰回合,可Root卻未因她的專注模樣感到安心,反倒覺得這太不合常理了。


 


        因為向來號稱自己無感卻敏銳得可怕的Sameen Shaw竟然對這些視線毫無所覺,也沒發現同一空間角落裡有個直直盯著她好半晌的特級危險存在,完全已經超越遲鈍了。這代表什麼?還能是什麼?不過短短兩個月的化妝品專櫃事業就要毀了前特工的專業直覺。


 


        總之,這一二三四五六七八個人類中肯定會有一個不太妙。忍不住向前走過兩步只為看得更加清晰,Root謹慎地逐一審視那些在座位上等待時機的男人女人──太瘦太胖太招搖太畏縮太不知道在幹什麼,但他們的相同處是非常懂得展示優點,也善於察覺他人眼光,其中一個甚至發現Root的威脅視線而拋來一個探視眼神。


 


        「妳查崗查到這來了?」


 


        似乎直指自己的問句讓Root回神往右望,接著傻住。


 


        拿著杯酒的Shaw不知何時已站到身邊,她卻毫無所覺。


 


        「我只是擔心妳,親愛的。」連帽外套的拉鍊沒拉到頂,Root低頭便見黑色背心下若隱若現的深刻溝壑。她努力讓視線向上,不動聲色地嚥下口水,告訴自己那是因為剛才猛地灌了兩杯伏特加造成的錯覺。「我們有太多問題需要避開,記得嗎?包括那些傢伙的視線。」


 


        「哦天,不只查崗,妳現在還開始碎碎念了?專櫃小姐受不了業績壓力出來閒晃聽起來挺合理的,我相信另一個上帝也會這麼想。」


 


        「這和那無關,我只是──」


 


        「妳要真只是來確認我受傷沒有,不必在這裡待上一小時,中間一下都沒動過像根木頭似的,誰在酒吧會這樣?」


 


        心思全被戳破卻無心在意,只因與此完全無關的話語頓了下,Root看向手錶,錶面指針顯示此刻是十一點零二分,而她正好是在十點整時踏進這間酒吧──意思是Shaw很可能在她出現瞬間便發現了,卻始終假裝沒事,就這麼讓她牙癢癢地在角落站著待了一個小時。


 


        ……呃?


 


        「我相信妳不會受傷,只是不喜歡妳被別人盯著瞧,畢竟這是酒吧。」整理了下心情,搶先轉移話題的Root雙手在胸前交叉著擺出一副無賴模樣。她們都習慣這個。但Shaw皺著眉偏過頭看她,一臉困惑。「哦、親愛的,別說妳完全沒感覺到自己被一群飢渴人類盯了一個小時以上?這真的太遲鈍了。」


 


        極其緩慢地環視酒吧一圈再回頭,Shaw面無表情地搖頭:「我確實沒感覺,因為她們不重要,隨便誰怎麼看都不干我的事。」接著把自己手上的酒喝乾,順便奪過Root手上的伏特加。Root完全沒反應,呆得真的像根木頭。「明天一早還得去服務高貴的貴婦小姐們,我要走了。」


 


        Shaw把酒杯全放到桌上轉身就要離開,但Root猛地攫住她的手。


 


        「妳從我一進來就發現我了。」


 


        「是啊,我怎麼能不發現?」口吻挑釁,Shaw回頭翻了個白眼,可並未甩開那隻手,只是用視線把Root從上到下打量一遍。即使光線昏暗,她仍看得見那雙大眼裡閃爍著的星星點點。「妳,在酒吧裡穿著正經八百的套裝還掛著識別證,踩著他媽十公分高的高跟鞋,簡直是根又長又直的嚴肅電線杆,誰能不發現?」


 


        「不,妳說她們都不重要所以沒感覺,但我一進來妳就發現我了,而且妳看著我,妳看了整整一個小時。」


 


        鎮日疲憊頓時一掃而空,心臟狂跳的Root怎麼也壓不下嘴角,只得任其不斷上揚。


 


        利用可愛對手的失誤扳回一城總能讓人心情愉快──至少表面上得是這樣。


 


        「……只是我的探測系統比較容易發現神經病而已。」


 


        拋下一句沒用辯解就逕自回身往門外走去,沉默前進的Shaw仍然不打算甩開Root的手。哦、Shaw允許她跟著她走,也或許,是想要她跟著她走──無論如何,她們現在走在一起,或許直到破曉時分仍會待在彼此身邊。


 


        而Root現在知道Shaw一點都不遲鈍了。


 


        她給人類的關注確實少得可憐,但那是因為她只注意自己在意的對象。


 


        然而剛剛那個小時,Root獨佔了她所有的注意力。


 


        整整一個小時,她們僅僅屬於彼此。








 


 


 


9. 表現差 / Adore


 


       "Just don't pretend you're just a friend.
                                    'Cause you're what I adore, babe."


 






        Shaw討厭這樣的Root。


 


        所謂「這樣」,大概就是指她對某些特定人士表露出真實自我。


 


        Shaw非常、非常、非常不喜歡這樣的Root。


 


        即使對象是大家的老闆Harold Finch也一樣。Shaw完全知道Root對The Machine的創造者也就是Finch有多麼崇拜多麼狂熱,那程度誇張到她八成能為他去死,當然,因為The Machine是Root的神而Finch是神的老爸。


 


        即使理解這一點,Shaw卻還是不喜歡Root死命壓住顫抖哽咽和Finch說話的卑微模樣──她和他說話時總是那麼正經平穩,像個超級正常人……嘴裡講著偉大道理卻正常普通又脆弱可悲的無趣女人──這很不好,說實話是太不好了,為什麼Root就不會這樣跟她說話?


 


        算算時間大概也一兩年過去了,除去某些萬不得已只好睡在一起的時光以外,除去Root半夢半醒之際吐出的軟糯夢話以外,她和她的對話模式幾乎就是那樣……那樣忽輕忽重漂浮著的不誠懇,不真切得讓人煩躁。


 


        是啊,煩躁。


 


        本來這字彙完全不該出現在Shaw的「人際關係」中,但無可否認的是……Root躡手躡腳地將這字彙帶進了她倆的關係中,讓這一切自簡單轉為複雜,然而專注於拯救機器與世界的她本人似乎還沒發現,仍一個勁地以為Shaw以為這一切都只是不含重量的輕率調情。


 


        越想越不爽的Shaw覺得Root簡直把她當白痴。


 


        她為什麼永遠都要去救她?為什麼永遠要在半夜三更幫某個不怕死的女人療傷?為什麼永遠都默允某個討厭到極點的女人堂而皇之地說那些蠢話而自己只能搖頭翻白眼?為什麼永遠都不拒絕某個可惡死了的女人踏進自己的私人空間?這很難懂嗎?


 


        都已經多久了,很難懂嗎?


 


        「這真他媽很難懂嗎?Bear?」


 


        「汪!」


 


        看吧,連Bear都懂,所以說乍看之下總是自信滿滿的Root根本只是仗著腦袋聰明胡作非為,全世界都以為她很敏銳,但其實根本遲鈍得要命,否則她為什麼到現在還沒發現這些事?真得談起些要緊事時就把分明最靠近的人劃到陌生界線之外?


 


        戰友不是這樣當的。朋友不是這樣當的。


 


        何況……她們根本不只如此。


 


        雖然Shaw自己也不真的清楚那多出來的東西究竟算什麼,可隨時間增長而蔓延茁壯的怒氣真切無比,就紮紮實實地堵在胃底隨Root的行為舉止不時翻攪,像吃壞肚子卻又沒那麼嚴重,沒法真正排出也悶悶地滾著壓根耐受不了,所以那天,她忍無可忍地把Root拖出地鐵站。


 


        平常滿臉精光的女人此刻一臉懵懂。


 


        她氣沖沖地瞪著她。


 


        「……怎麼了?吃醋了?」前一分鐘還近乎慘白的臉色瞬間被扯掉並換上一如既往彷若什麼都不在乎的輕挑面具,直盯著兩人相繫雙手的Root笑嘻嘻地說道。Shaw很生氣,氣得想握碎那隻手,卻默不作聲。「哦、Sweetie,我都沒想到妳還有這一面,這很──」


 


        Shaw用另一隻手掩住那張討厭的嘴。


 


        這輩子,活了三十幾年的這輩子裡她這麼做的次數寥寥可數,通常她更樂意直接敲昏喋喋不休的傢伙,或者直接置他們於死地,至於Root……比這些傢伙都還可惡混帳,但她竟然就反射性地依循本能這麼做了。


 


        她還是不知道自己想表達什麼,只任那雙在路燈下深刻許多的棕色眼眸盯著自己。


 


        但Root得知道她想表達什麼。因為Root知道所有事。Root應該要知道的。


 


        「……我沒事,Shaw,別擔心。」許久,Root將那隻繃得都要迸出青筋的手輕輕覆住,並將它帶離嘴邊。她靜靜望著她,即使面容蒼白憔悴,笑容也純粹無邪。「我們都不會有事的,相信我,剛才那只是……一場比較嚴肅的討論會。」


 


        「我不擔心妳。」


 


        反握住那隻手,Shaw鬆開被咬得幾近出血的下唇低聲說道。


 


        現在她們很詭異地握著彼此雙手,可Shaw只是想著剛才那個微笑。


 


        這不常出現,至少她沒看過Root對其他任何人展露──溫柔、和緩並且毫不在意暴露其中的深沉疲倦,像面對世界時永遠堅強永遠不會愛上任何事物的女人卻獨獨願意將脆弱與愛意揉成一塊全丟給她,而這彷彿昭示著Sameen Shaw的獨一無二,因為她已看過太多太多次了。


 


        這讓Shaw不由得想,其實Root真的知道。


 


        「不,妳擔心我,更甚於任務。」


 


        一逮到機會就忙著調情忙著入侵忙著讓盈盈笑意填滿臉上的女人其實知道。這些對她來說都是甜美的,或許也近似於一種安慰。


 


        Shaw咬咬牙。


 


        「隨便妳怎麼說,但要是妳把自己累死,我們就要缺個上帝的傳話小姐了。」


 


        「啊……這麼說也是,雖然我還是覺得妳在吃Harry的醋,妳不喜歡我那樣跟他說話。」輕晃相繫雙手,Root微傾向前,神情認真地將額與她的靠上。


 


        「吃醋?天,妳別忘記自己現在是在跟個有人格障礙的──」


 


        Shaw差點把整排牙齒咬碎卻沒別過頭,只因為她從某天開始就再也不能拒絕Root的所有舉動。這很糟糕,但她現在根本不想管那麼多。


 


        「可妳得放心,Sameen。」


 


        「噢,放心?我要放什麼心?」


 


        她知道她明白了,也知道她想表達的真正含意,但滿肚子翻滾沸騰的氣還沒消,於是刻意問道,而不知不覺間已習慣被牽住的手被握得更緊,在溫度傳遞間變得更加炙熱。


 


        「妳是我唯一想牽住手直到世界毀滅的人。」


 


        瞪著那張溫和笑臉,全然無語的Shaw只是低哼了聲,用力甩掉幾乎要扣在自己手上生根發芽的纖長十指,最後不甘不願地把Root推回地鐵站。


 


        好吧,她能繼續忍受一切討厭的事和討厭的Root。


 


        但絕不是因為那句甜膩膩黏糊糊的可怕話語,真有夠噁心的,誰要跟她牽手直到世界毀滅?純粹是因為Root很快發覺事態異常並為此解釋了,而她欣賞這種識相。Shaw在前往槍械櫃前光明正大地踹了沒幾兩肉的屁股一腳,看著可憐兮兮的表情才覺得心情愉快了些。


 


        沒錯,她要重申,世界毀滅時她當然只會抱著Bear迎接最後一刻,所以能夠繼續忍受這一切絕對不是因為她有一瞬間覺得和Root牽著手直到世界毀滅聽起來還不錯。


 


        絕對……不是。


 


        ……真的。














10. 體溫差 / Poison / Love Is Mystical


 


       "I'm your poison, and you can't leave me alone.
                    Now you're poison throwing stones in my window." 


       "Love is mystical, love will break the chains.
                    You might feel invincible, and you might be afraid."




 




被心血來潮的Lofter吞了之後:https://pan.baidu.com/s/1slRuAhZ


密碼:h7sc


 










- - - - -


時間序:


6. 接著第五篇,大概322前,回憶是310中Finch餵食後


    一開始很厭惡這首歌,但Ellie的翻唱版本稍微安慰了一些。因為這首歌如此絕望諷刺,而原版MV……是任一個被體制目光戮殺過的人都要哭的。


7. 323最後


8. 401後到403前左右


9. 405中


10. 405後,407前




被老福特的吞文機制搞了兩小時搞到要哭。


我真的好餓,求圖求文求糧。









评论

热度(117)

  1. StephyAll U need is SHOOT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