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ephy

【肖根】You Done Done Me 17

JFM:

卡西里:


最委屈的是Bear。

  


風聲鶴唳瀰漫著原本平靜的小隊基地,戰線的綿延幾乎頂到了天卻幸運地在Finch苦苦的哀求John滿滿的調侃當中得以暫且封存在地平面下不至於危及這個世界還過著安心買菜可以回家好好和家人吃頓飯那唐人街上無辜的平民們。

原本是可以相安無事的,但僅止於那兩個男人沒有剛好在Shaw接著了那件讓她胃口全失的物件後同步地默契地用了那款了然於心同時滿懷同情及訕笑的眼神穿透車廂的透明窗刺痛了Shaw的眼,更僅只於那個女人沒有剛好也露出的那永遠令Shaw覺得欠揍的笑這兩個前提之下。

原本是可以相安無事的。

  


x

  


“妳打算解釋一下這她媽的是怎麼一回事嗎?”Finch和John打車廂衝出的女人一言不發以跑百米的速度撲面而來的後一秒就已然交換完眼神,沒等Shaw爆發就已經塘塞了個毫無說服力的理由相攜奪門而出,當然還是抓緊了時間順走了還沒吃完的甜點,但為了保全性命還是放棄了原先看好戲的理由了,逃離的前腳一出仍然被最後一絲火山爆發開的餘韻給波及。

  

妳打算解釋一下這她媽的是怎麼一回事嗎?!”Shaw又重複了一遍,這次已經糾上了Root的衣領,卻是因為突然意識到自己似乎沒有爆發的底氣?這令她更加煩躁了,而諸多的猜測在心底不斷地發著聲音:是因為連Bear這個她最喜歡也最忠誠的朋友都開始背叛她?是因為想好好享用一頓美好大餐的胃口瞬間被破壞?是因為Finch還有John那完全不掩飾一下給點面子的神情?還有那該死的公然的吻。

"Sam,妳勒疼我了"即便已經摸透了Shaw總會因為自己爆發的地雷,Root還是有點不明白這一次自己是哪個部分越了界,即便如此仍然處變不驚地用十次有九次成功的慣用手法-撒嬌來應對正在爆發的Shaw。

"少廢話,怎麼一回事?!"雖然嘴上依然停不下拷問,手上還是不自覺地鬆了開來,但依然眉頭緊鎖地怒視著裝著無辜表情的人,絲毫沒有意識到自己應該做點解釋。

"妳指哪個部份呢,Sam?"見眼前人鬆了的態度,Root還是忍不住笑意繼續挑怒著依然灼燒著的小火星。

"我說那隻狗!這玩意!還有那兩男人!"Shaw忍不住大吼大叫,完全不知怎麼解釋卻又止不住怒氣所以只表達出了憤怒源頭的單詞,期間狠狠地將那件始作俑Bra嫌棄地丟在了地上,焦躁地踱步了起來,不再理Root。


遠處低著頭一臉做錯事表情的Bear似乎知道自己這回算計錯了,深深害怕以後日子難過了地哀鳴了一聲。

  

Root看著滿臉無辜的Bear、再看了看適才撿起的衣料、又回想了剛才爆發前的時機點自己似乎正在和兩男人暗示自己與Shaw的關係?諸多推理讓高智商的黑客瞬間明白了眼前的小個子女人火爆的前因後果。

Root還是又忍不住笑了,隨即又收到了一枚Shaw充滿警告的怒眼。

安靜了好幾秒鐘後Root逕直走向了Bear,安慰地輕拍著牠的頭,完全無視那頭飄來的餘光。



"幹得好,小傢伙"Root壓低了音量在Bear耳邊讚賞地低語,沒有意外不過幾秒就被一股強大的拉力拉了起來。

"妳又做什麼?"Shaw拉開了Root和Bear的距離,滿臉不愉快地叫囂著。

  


"教導牠如何從尺寸來分辨物件的主人,Sam"Root拾起內衣在Shaw眼前晃了晃,又自顧自地晃進了車廂內。

"………"Shaw不自覺瞥了眼自己的…尺寸,馬上搖了搖頭又怒視了女人的背影一眼。



 

  

等Root從車廂收拾完自己的那箱衣物出來,Shaw正和Bear大眼瞪小眼地僵持著,Bear簡直不能再更可憐了地躲到了Root的身後,而這顯然又更惹惱了還沒平息下怒火的矮個子特工,看起來一副馬上要糾過Bear好執行她那從來沒有過的教訓的樣子,卻被Root一個擋駕了下來。
“Sam,這不能怪牠,牠只是順從自己的直覺罷了”Root露出了個無奈表情,無奈裡含著笑,抱著整箱物件護在了Shaw最忠誠的小夥伴前,話裡的認真和搓破真相的直接還有Bear無辜的表情讓特工Shaw扯了扯嘴角自知理虧地回到了廳堂。
Root看著Shaw離去笑了笑,蹲下身來又獎勵式地又是一陣撫摸和安撫,這次不再壓低音量地說著些要幫牠帶好吃的、去玩好玩的之類的話,Shaw只是在遠處翻著依舊的白眼,不再多做反應,雖然看著那畫面有些莫名吃味,卻又終於覺得對Bear有些抱歉,暗自想著明天要帶哪款牛排來修補關係。


  

x
 

  


"才分開一下就在想我了嗎,Sam?"等Shaw回過神眼前就已經又是那個笑臉盈盈的女人。

  

"鬼才會想妳"Shaw雙手抱胸呈現了個軟弱地防禦態度。 

  

"是嗎?那先前是誰好幾次非要跑來找我的?"Root揹起手在Shaw面前笑著晃了晃腦袋。

  

"……"Shaw真寧可自己啞巴。

“那我們回家吧?”眼見Shaw怨氣消了大半的Root正想把握這個好時機含混過關。

"……"
“………妳和他們說些什麼了?”Shaw有些沒底氣地問著,沒敢看眼前瞬間失了笑意的女人。


"……"
"我說我們在一起了"Root被Shaw依舊沒肯放下顏面的態度刺痛,瞬間失了調笑,也顧不得迂迴地避開關鍵字了。


"我們沒有……"反駁的話已經到了嘴邊卻在看見Root的神情後斷在了喉頭,Shaw總是分辨不清當Root不笑的時候的真實心情,前些天要她來和自己住時她倔拗需要人哄的經驗還歷歷在目,那兩隻小錘子的告誡也還言猶在耳。

Shaw可以任由Root對自己所有調笑的、親密的言語動作,因為她深深知道她對自己的包容,那些萌了芽的在面對Root時才有的特殊感受讓Shaw在這些天願意相信也許,那個小女孩是對的。

  

但是Shaw更願意Root就這樣繼續包容地讓這段關係維持著不可言說與明定的樣子,因為Shaw始終無法相信和摸清那些異樣的感覺究竟是不是……。

Shaw只是不想別人在自己還對Root的感情沒清晰以前就先為自己下了定論......,這應該是自己對Root......做的才是。


Root在這不經大腦就說出口的話後就隨即後悔了,不是不知道Shaw明裡嘴硬暗裡其實是對自己無法感知情感的質疑和不信任,她只是需要多一點的時間,而自己只需要多一點的耐心。
生悶氣的感受早已煙消雲散,偷偷望向緊皺眉頭欲言又止的Shaw,四目相交之時又快速移開了視線。
Root真的也只是希望等到Shaw明白自己的心的那天,於是已經開始在腦裡組織著該怎麼向Shaw道歉,卻又不曉得該如何開口。



  

沉悶尷尬無人言語的氣氛直到Shaw再次感覺到了自己腳邊的觸感。



這一次,是適才Root遺落的一件蕾絲花邊內褲。







x








Bear這次是一副慷慨赴死的英勇模樣。





x






剎那間Shaw發笑了,而Root紅了臉。

Shaw緊皺的眉眼鬆了,釋然似地蹲下身拾起腳邊的物件,用力揉了揉Bear的頭,隨即起身將內褲塞進了Root還抱著的箱子裡然後自顧自地搶過了箱子,接著就只是站在那閉眼嘆了口氣。

Root還沒能讀懂Shaw一系列動作還有閉目嘆氣的意思,注意力就已經又被Bear在自己身後推著自己向前的觸感給轉移,直到感覺有人牽住了她的手。

“走吧,不是要回了嗎?”Shaw一手抱著裝滿了自己衣物的箱子一手正牽著自己的手,難得這次沒有使給自己一個白眼只是無奈地望著自己。


Root又忍不住眼泛淚意。


ROOT…… Really?!"Shaw緊了緊握著Root手的力道,不可置信這女人居然又要落淚?

  

"….嗯..嗯嗯....嗯"Root止住淚意抿嘴笑著朝Shaw大力點了點頭,就這樣任由她牽著自己走在了前頭。





離去前Root回頭望,
她發誓她看見了那依然屹立不搖帥氣的英勇身影眼裡含著淚,
正看著她倆離去。

  





----------------------------------後話--------------------------------

後來的好幾些日子,
Bear天天都有不同的美食可供享受,
伙食一天比一天更好,
身材也就越來越達到了幾乎快無法陪同出任務也無法像以前一樣耍帥的程度了,
只是因為Root和Shaw總是莫名其妙地搶著要帶好吃的東西來給牠。


Bear實在好生委屈。


(當然在一旁看著Root和Shaw爭搶著要Bear選擇哪方帶來的食物的畫面的
Finch和John是永遠不會知道箇中緣由了。)



---tbc

【肖根】You Done Done Me 7

JFM:

卡西里:

"Root ?!"Shaw衝進了浴室,順著的目光看去,一隻長腳蜘蛛正趴在浴缸旁邊的角落和驚恐滿臉跌坐在地上的Root對峙著。

  

  Shaw抓過馬桶塞塞住了蜘蛛,用刷子抵著,將罪魁禍首塞進了馬桶,蓋上了馬桶蓋,突突掉。 

  

“……謝謝”Root驚魂未定地懦懦謝了眼前的人。

  

  Shaw猛地才想起這個女人還在自己身後,一私不掛。心裡掙扎著是要回頭,還是不要回頭。 

  

 

  

"我需要妳扶我一把,Shaw…."Root明白眼前人傻愣的理由卻又實在需要幫忙而無法佯裝調侃地哀求著。 

  

“我不曉得連死都不怕的黑客小姐還會怕這麼個小東西?”Shaw嘆了口氣還是轉過了頭伸手拉抱起了地上一絲不掛的女人,眼神別向一旁打死不看Root。 

  

"每個人都有軟肋的嘛,萬物相生相剋囉"Root盯著Shaw,一點都沒有打算遮掩自己身體的意思。

  

 

  

"我出去了"拉起女人後Shaw急驚風地想快閃離開,但一抹紅色卻扯住了想離開的人。 

  

  紅色讓Shaw狠狠瞪了眼佯裝出一臉無辜、可憐兮兮需要人幫助樣子似的赤裸女人。 

  

"該死"沒等Root開口Shaw就已經認命地拿起了蓮蓬頭,轉開了熱水。 

  

 

  

  春光乍洩,滿室水氣與粉紅泡泡,裊裊蒸氣中,一個女人洗沐著另一個女人。 

  

  即便已經看過了Root赤裸的身軀,甚至感受過了觸碰她肌膚的細緻感受,Shaw還是在又一次一覽無遺著女人潔白而纖細有度、標緻誘人的胴體時顫了一下。而不知往哪擺的目光只能死死投射在地上,彷彿地板上有什麼吸力似地。 

  


  而這些細微的反應一點都沒有逃過Root的眼睛。 

  

 

  

  Root的左手虛搭在Shaw的肩頸上,就這樣看著眼前的人幫自己洗沐著,沖洗著未完全沖盡的沐浴精和泡沫。 

  

“Shaw”Root突然作聲。 

  

“閉嘴”Shaw怒瞪了女人一眼。”妳再說話我就走人”Shaw威脅道。

  

  Root聳了聳肩,聽從了眼前人的命令不再吭聲。

  


  其實她很樂意直接和Shaw在浴室來上一場,傷口什麼地她壓根不在乎,鑒於Shaw滿頰紅暈和壓抑著的怒火的樣子就像個充得過飽的氣球似地,很需要好好洩洩火氣。  

  

  呈現出如此壓抑而暴躁狀態的Shaw,自己再熟悉不過了。 

  

——死要面子卻總無法拒絕自己要求的Shaw,自己最被吸引也最無法抵擋而一直飛蛾撲火般忍不住想接近的,就是這樣子的她。 

  

 

  

  認真說起來,Root還滿慶幸自己這隻現在正在淌血受傷的手,不然也不會有這麼多機會可以看見Shaw表達出對她的在乎。 

  

  Root感到很滿足了,眼前的人再怎麼否認,都沒辦法掩飾自己最真實的反應,這也是Root依然對Shaw二軸人格障礙抱持著樂觀態度的信心來源。

  

 

  

  無論如何Root都知道,她很在乎自己。

  





x




  

  幫Root洗澡簡直是漫長地獄。 

  

 

  

  為了要迅速結束掉這場折磨,自己只能專注地擦拭過眼前一絲不掛的女人身上的每一寸皮膚和毛孔,一邊還要忍受女人似笑非笑、了然於心、一副我就是吃定妳了的欠揍樣子。 

  

  而這種吃力不討好的活,簡直是種折磨。  

  

  馨香的肉體擺設在自己面前,散發著「請品嚐」的暗示,而偏偏一直滲出的血色又只能讓自己拚了命地壓抑住慾望,而壓抑慾望從來不是自己的專長。  

  

"這裡怎麼了?"Shaw繼續擦拭著邊出神的抱怨著,察看到了Root左肩上自己留下的槍傷口有微微的紅腫和細小疤痕,疑惑和擔心取代了拼命隱忍著慾望的思緒。

  

 

  

"…………"

"…沒事,跌了一跤而已"Root移開了本注視著Shaw的目光。 

  

"…………"Shaw知道眼前的人明顯是在說謊,但也知道自己再怎麼逼問也不會有結果,而現在也不是糾結這種小傷的時候。 

  

  關上了熱水,Shaw抽下浴巾擦揉起身前濕漉漉的女人。

  

"又一場漫長地獄"Shaw繞到了女人背後邊擦拭著邊暗自無奈。

  

 

  

  隔著浴巾擦拭著這胴曼妙的肉體;濕熱垂落的髮絲、耳後那已然淡去卻仍舊驚心觸目的傷疤、輕彈可破的白皙脖頸、光滑而骨感的背,再經過臀部直到小腿;繞回到正面又是另一場折磨的開始,Shaw對上Root因為毛巾的擦拭而開始泛紅的雙頰和開始綻放著稀微光芒的眼,心想身前的女人受折磨的程度估計也和自己不相上下,這讓自己隱忍的不滿消除了些。

  

  擦過Root的脖頸、經過性感的胸骨線、經過小巧的雙峰再順著馬甲線一路向下,延伸到了小肚楠、骶骨,然後,然後……………往下經過私密的花園………….。 

  

 

  

  Shaw覺得自己還能站立得起來簡直已經花上了這輩子所有的忍耐力。

  

 


  

x




  

  漫長的互相折磨終於結束。

  

 

  

 

  

 

  

  Shaw幫Root穿上了胸罩和內褲,為了方便檢視傷口套上了寬鬆的睡褲,乾毛巾披掛在女人的脖頸上,而後Shaw牽著女人回到臥房裡,讓女人坐在床邊。

  

"乖乖坐著"Shaw嚴肅地叮囑一句,看穿女人正準備跟上自己的企圖。

  

"嗯"Root乖張地點了點頭。 

  

  Shaw回到客房嘆了口氣,提起醫療箱準備回去,平板上的紅點卻依然還在一動不動地閃耀著。

  

  Shaw微微皺起眉,順手將平板帶上。

  

 

  

x

  

 

  

  拉過電腦椅坐著面對Root,拆開她手上的吊帶,石膏上已經被傷口滲出的血液沾濕了,Shaw慢慢掀開正滲出血的槍彈位置,擦拭掉了敷料而後檢視傷口的情況——沒有裂開,也沒有紅腫或化膿的情況,只有因緊繃或擠壓造成的略為滲血。 

  

  Shaw拿過消毒用具,重新幫傷口清潔著,擦拭掉了脫皮的皮膚組織,均勻敷上了新的敷料,細心地一層一層包紮好,最後再幫Root重新套上了吊帶。 

  

  Root只是一直輕笑地看著Shaw沒有開口說話。

  

  這讓Shaw可以認真而不帶火氣地完成任務,最後終於鬆了口氣,卻還是狠狠瞪了一眼罪魁禍首。 

  

"Relax,Sam"一副身體不是自己一樣的無謂態度,Root看著Shaw又為自己扮演了一回醫生感到心情愉悅。

  


  一低頭卻撇見Shaw還纏著繃帶的右手已經濕成了一片,拉過了身前人的手。 

  

 

  

"這點小傷,不需要再……"Shaw眼見Root又要再一次重複先前那次讓自己爆發的舉動,莫名的想退縮,正準備抽回手。 

  

"彼此彼此阿,Shaw"Root拉著Shaw的手放上了自己大腿,小心拉開繃帶拆了開來。

  


  虎口上的藥膏已經被傷口吸收去了大半,輕觸撫摸著還淺淺留存的齒印,Root心裡又是心疼又是欣喜。 

  

  心疼自己咬痛了眼前的人;欣喜自己沒留下多深的印記,想必不會影響到眼前人突突人的成績,自己應該也就不會有生命危險,但印記烙印的程度卻輕淺地已經足夠讓Shaw在每次開槍的時候看見而或許,會想起是那個誰誰誰所留下的。 

  

 

  

"看夠了嗎?"Shaw終於出聲打斷了Root那副又陷進自己世界的樣子。

  

 

  

"永遠不夠呢"Root站起身找出了藥膏坐回床邊,用跟上次同樣的方式幫Shaw抹勻了藥膏包紮了起來。
 

  

  包紮好總算捨得放開身前人的手,Root回到浴室套上一件寬鬆棉T,稍微花了點時間吹乾還略微濕潤的髮絲。

  

 

  

  開門出來卻見Shaw正低著頭,拿著平板呆愣地看著。 

  

 

  

"怎麼了嗎?"Root略為疑惑地看著Shaw。 

  

 

  

 

  

"沒什麼"Shaw抬頭,平板丟到了一邊站起身來,牽過Root讓她坐在床上,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 

  

"怎麼了?"Root剛剛似乎在Shaw抬頭的瞬間捕捉到一絲稍縱即逝的怒火,稍縱即逝,心想大概是自己看錯了。 

  

  由著Shaw拉過她在床邊坐下,靜靜等待著她要說些什麼。 

  

 

  

  良久,Shaw終於開口。

 

  

 

  

"我能…..看看妳的傷口嗎?"Shaw的語氣居然透著些微顫抖。 

  

"妳不是看過……….."Root笑了起來,語句未畢就被Shaw打斷。 

  

"我是說──這裡"Shaw指了指Root的肩頭,靜靜地望著Root。 

  

 

  

"…………"

  


"就只是小傷而已……"Root微弱地回應。

  

 

  

     但Shaw沒打算放棄,像是沒聽見Root的回答似地,依然平靜地望著她。 

  

  最終Root實在敵不過Shaw強烈的注視和脅迫,微微拉下左肩膀的衣袖,俯身靠近了她。

  

 

  

 

  

 

  

 

  

"妳打算告訴我,這傷是怎麼來的嗎?"Shaw看著覆蓋在槍疤上的新傷,右手輕撫過略微紅腫和細微地幾乎看不見的細疤,事才在浴室沒來得及看清楚,心裏的疑問已然被再一次的檢視所解答。 

  

  Shaw的動作輕柔,眼神卻酌熱地幾乎要撕裂傷口。 

  

 

  

"…………"

  

"……只不過是……擦傷罷了"Root呢喃細語。

  

 

  

"Shaw….."語畢的同時,疼痛幾乎讓Root痛得失去意識。

  


 

  

 

  

  Shaw的指甲陷進了Root紅腫著的皮肉裡,劃出血痕,尚未癒合的傷口受到這樣的刺激開始從細痕處滲出血色,流淌在Root才剛換新的白色繃帶上。 

  

"…………在哪裡…?"Shaw止不住語氣裡的顫抖緊握拳頭,右手拇指卻還陷在眼前人的皮肉裡沒有絲毫放鬆。

  

  望進Root的眼神裡除了暴戾和隱忍之外,再無其他。 

  


 

  

  僅存的一點點理智還可以微弱地感知到自己瀕臨滿溢爆發的邊緣。深深知道只要眼前的人說錯了些什麼,或應該說不管說了什麼,Shaw都沒把握自己不會再次失控,而這次是比醉了還要不受控制。

  

"…………"眼前人緊皺眉頭的畫面刺激著Shaw更接近爆發的邊緣,現下只有沉默還能壓制著那股即將湧出的血色潮浪。 


 

  

"…………"Root不曉得應當怎麼解釋。眼前陰沉的人還能夠等待自己的回答,大概已經是最大程度的隱忍了。 

  

  Root看著冰冷的Shaw,回憶起自從她出現以後,自己日復一日開始沉淪的情意。 

  




 

  

  其實,自己從來不害怕眼前的人知道自己一直以來的調戲都是包裹著自己的真心。因為調戲、調笑、輕浮的包裝紙,才讓Shaw願意和自己配合著演出,在界線邊緣徘徊而安然的和平相處著。 

  

  正因為兩人心照不宣的默契,所以自己才沒在一而再、再而三的調戲當中命喪黃泉。 

  

  可是Root卻沒辦法控制自己的心隨著一天一天的過去讓Shaw駐留地越來越深,以致於Root越來越疲於戴上假面具面對自己也面對Shaw;以致於到最後,包裝紙已然包裹不住了那顆不想再掩飾的真心發出的熱度,最後被融化掉。

  

  界線就這樣無法控制地越推越遠,沒有止盡。 

  

  自己一直以來都明白眼前的人,最多最多就是用傷害自己的方式來抵擋自己的越界,一直以來都明白這是Shaw習慣而覺得安心的方式,所以自己可以全然的接受這屬乎她的回應。 

  

  即便揮在自己臉上的拳頭真的滿痛的,還有現在正陷在自己肩膀裡的她也真的是好疼。 

  

  其實自己害怕的只是,應該在什麼樣的情況下讓她知道、應該用什麼樣的方式讓她清楚知道那個無法再繼續配合演出的赤裸有多麼希望被她觸碰,有多麼希望能誠實地展現在她面前。 

  

  只是完全沒來得及想到:如果Shaw早自己一步戳破了真相,自己該當用什麼樣的回應,才能讓Shaw覺得輕鬆一點。

  

 

  

  而現在,是最糟的狀況了。




x

  


 

  

 

  

  沉默依然沒有消散,幾乎要讓人窒息,但沒有一個人願意當逃兵。 

  

"………在這裡呢"Root抬手覆蓋上了肩上人的手,觸碰著那處傷口,掛著一抹漠然失笑的笑意看著眼前還在憤怒地顫抖的人。 

  

 

  

"為……什麼……"Shaw在自己還能控制的範圍內追問,將埋在女人血肉裡的手收了回來。 

  

“…………”Root眨了眨眼睛,看著眼前的人。 

  

"只是……怕妳會找不到我啊,Sameen"Root抬起手,不怕死地撫上了眼前人的側臉。  

  

"…………"Shaw沒有因為Root的動作和話語有所反應。 

  

 

  

"那天…...妳想讓Finch…..捎什麼話給我…"Shaw眼裡真摯,聲音卻是低沉而冷冽,控制不住顫抖地追問著打見到Root以後就一直很想問的問題。  

  

 

  

 

  

如妳所願,Shaw”Root苦笑以對,拇指輕輕滑過冰冷的人的臉頰。 

  

 

  

 

  

 

  

"我調戲妳、捉弄了妳那麼多次,總該讓妳得意一次吧。能夠活下來,我已經很知足了,我不奢求以後能再有多少次這樣的幸運,但真的很慶幸老天給了我再一次機會完成承諾。 

  

  早晨起床時,我望著妳還依舊熟睡的樣子,突然明白自己應該在這個嶄新的一天做些什麼美好的事。 

  

  第一件事,是不能讓妳一醒來就以為做了場…….恩…也許惡夢?——所以我把黃紙條貼在了妳最應該會看見的地方。

  

  第二件事,是不能讓妳挨餓呢——我第一次覺得TM給我的身分也還不是那麼糟。 

  

  做完早餐,我看著妳藏著的追蹤晶片看了許久,想著妳真的很鍥而不捨,可我又豈沒發現呢?

  

  我想,就讓著妳一次吧~後來,我終於想到了該怎麼讓妳感受到我的誠意。 

  

  到了醫院,強壓著醫生將晶片放進了這個妳給我的疤痕裡。

  


  只是小小一個不到幾分鐘的手術,只有小小一個沒有多大的傷痕;

  

  沒花上多漫長的時間,也沒有妳當初突突我時那樣地疼痛。 

  

  過程多麼地簡單而純粹,就像我對妳的承諾。 


 



  



  我想——如果妳想找到我,總不能讓妳空手而歸呢——"

  

 





  

 

  

 

  

 

  

"所以如果我死了…….也至少該讓妳找到屍體吧?Sameen"女人恬淡地笑了。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