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ephy

【肖根】君生我未生(架空,中长篇)(第三章)

POI百合病社:

无妄之灾:


  

第三章

  
  
  


  
  
  

“你的社保卡,护照——不要弄丢了,这个很贵的。”Shaw把一个文件袋拆开,将里面的东西一件件清点。

  
  
  

“这些都是你买的?”Root的眼里泛着好奇的光,Shaw总能带给她新鲜有趣的东西,在这个世界观尚未成形的小女孩眼里Shaw总是无拘无束的,规则之类的字眼在她面前形同虚设,好像全世界所有的笼子加起来也不能困住她丝毫。Root觉得自己是喜欢这样的感觉的。

  
  
  

“托人设计的身份。”Shaw翻开护照指了指上面印刷的Samantha Shaw,“你的新名字,以后在外面用这个名字。”

  
  
  

Root依次接过后狐疑地看了一眼上面的字,“为什么我的姓是和你一样的?”

  
  
  

“如果你不想被那群人抓到然后脑袋开花,最好把你那招摇的姓改掉。”

  
  
  

“可是为什么和你一样?”

  
  
  

Shaw被Root刨根问底的架势惹得有些不耐烦,“觉得难听自己去换。”

  
  
  

“好吧,”Root看着护照上自己的照片,“照得未免太丑了。”Shaw的眉角挑动了一下,不太愉悦地两步上前一把把Root手里的小本子夺去,丢进了抽屉里,然后她站定在餐桌前,凝视着两个餐盘旁乱七八糟的书本,忽然开口,“你想读书吗。”她的语气随意得仿佛仅是在谈论件无关紧要的事,不过这事对于她来说也的确是无关紧要的,甚至比不上决定晚餐要紧,“我不会帮你付杂费。”

  
  
  

Root懒洋洋地窝回沙发里,回答了句还是读比较好,于是第二周Shaw就找了个离公寓两英里的公立小学把她送了进去。Shaw从不过问Root在学校的事,而Root通过数学和计算机竞赛赢回的奖金拿来做两个人的学杂费都绰绰有余了。再然后,Root发现Shaw也在这附近的某所高中念书,并且今年就要毕业了,只是她昼伏夜出的作息让Root很少能在白天看见她,Root不知道她半夜出门都做了些什么,只是每隔一段时间她都会带回一两个黑箱子,里面装的都是一百元面值的现金钞票,这些钱是维持她们生活的主要收入。

  
  
  


  
  
  

这样表面平静的日子持续到一天下午Root放学回家看见Shaw在攻击悬挂着的大型沙袋。当时外面正吹着风,晶莹耀眼的阳光随着轻风卷进屋内,把窗帘从一头吹起,像一个鼓鼓囊囊的米色大气球,慢慢地这阵风停了下来,于是这个大气球又瞬间泄了气,窗帘又从另一头吹了出去,Shaw的身影在这矜贵的光中逐渐显露出来。她的手臂因为肌肉的紧绷而显出硬朗紧致的线条,包裹着绷带的拳快速地在沙袋和她的胸口来回,这个健康又充满力量的身体仿佛完全被她的理性操控了,省去了多余的细枝末节,她的动作是那么的流畅、优美、有力。Root深深地吸了口气,她感觉Shaw就跟电脑里设计好的优秀代码一样美丽。

  
  
  

“教我。”她趴在沙发上,身子微微向前倾着,一脸诚心诚意的笑意,满足地看见Shaw因为她的话而停止动作。“教我怎么打架。”她又笑了一次,尾音俏皮地上扬着。她能感觉自己的心激烈地跳动着,可是她丝毫不为她这样不应属于一个十岁小孩的冒犯话语感到后悔,她并不是完全不畏惧Shaw,但她相当喜欢Shaw的表情波动起来的样子,这感觉就像在逆着抚摸一只狮子的毛一样让她兴奋。

  
  
  

Shaw看了眼Root细嫩的胳膊和腿,没有理会她,拿起了搭在椅子上的毛巾擦汗。Root却把Shaw的视线尽收眼底,继续说道,“训练我,我可以帮你。”她又想了想,“而且我还想报仇呢。”

  
  
  

Shaw沉默地将手上的绷带一圈圈解开,余光瞥见Root撇了撇嘴然后走到沙袋前试探性地用拳头砸了几下,她皱起眉,伸手轻松地抓住Root挥舞着的、比她小好几号的拳头。她似乎是叹了口气,双肩轻轻放松下来,握着Root的手腕开始给她缠拳击绷带,当然她也瞥见了Root笑得眯成缝的棕眼睛正悄悄地、得意地偷看着她。

  
  
  

“学会这个,下次自己缠。”Shaw的双手抓着Root的手肘,帮她摆好了姿势,“不想留后遗症就不要乱打。”

  
  
  

她站在Root背后微微俯着身子,垂落下来的几丝黑发在Root的额角晃动,汗还没有干,仍然贴在她的皮肤上点点蒸发。炙热的掌心包裹着Root略显瘦削的手腕,轻轻拽动,直到Root右拳的指节全部贴在皮质的沙袋上,然后又拉回。

  
  
  

“有点节奏——”于是她带动Root的速度快了起来。

  
  
  

她沉沉的声线在寂静得只剩下风声的空气中颤动,因呼吸引起的热度席卷着那些颤动的音符喷洒在Root的耳边。

  
  
  

“当它冲撞过来的时候收回来——”说着她拉住了Root因惯性而冲出的拳。

  
  
  

可是尽管如此,没几分钟Root还是已经气喘吁吁,对于一个十岁的孩子来说Shaw的沙袋还是过于棘手了,但Root也的确不太适合这样的力量活,她的饮食过于清淡,除了身高她的身体素质在女孩子中都算不上好,不具备练习格斗的基本能力,挥出去的拳对谁都不会有威胁性——至少Shaw在这时是这么认为的。

  
  
  

 

  
  
  

两个月之后的一天中午Shaw接到了Root学校管理处的电话,管理的老师只是简单地告诉她Root参与了孩子间的打架斗殴,要她必须来一趟学校。Root从不主动找事,那么剩下的可能也就只是被其它小孩欺负了,Shaw一边思索一边有些烦躁地骑上机车往Root的学校驶去。她对小屁孩之间的事毫无兴趣,幼稚无趣且耽搁她的时间,等她见到Root她或许应该先让这个越来越放肆的小东西安分一点,免得以后给自己添麻烦。

  
  
  

“你好,Ms.Shaw。”两个管理员看见从走廊尽头走来的Shaw,热情地招了招手。

  
  
  

Shaw没心思去回答他们,简单环顾了一下四周空荡的教室,“她呢,医务室?还是被打得送进医院了?”

  
  
  

其中一个管理员有些尴尬地张了张嘴,然后侧过身去清了清嗓子,“呃……Ms.Shaw,我想您是误会了点什么。”

  
  
  

Shaw觉得面前这个人真是啰嗦极了,“什么?”

  
  
  

“Samantha她很好,现在还在楼上的教室里。”

  
  
  

“你们给我打电话让我来接她,然后现在告诉我她毫发无伤地坐在楼上教室?”

  
  
  

“是的……不,不是……”另一个管理员急忙解释,“是她打了一个男生。”

  
  
  

Shaw快要破口而出的脏话瞬间卡在了嗓子眼,她惊愕又怀疑地盯着面前的两个大男人。

  
  
  


  
  
  

不一会儿管理员的话就得到了证实,Root确实毫发无损,准确来说是自在得很,现在还颇为无奈地朝Shaw眨了眨眼,而她身边坐着的一个微胖的白人小孩就没这么幸运了,他正捂着肚子呜呜地哭着,而他的爸爸正以一副杀父之仇的愤怒模样盯着Shaw。

  
  
  

站在Shaw身旁的管理员开口了,“说实话,Ms.Shaw,一位文学老师说Samantha的动作像是学过搏击……我们不觉得教会这个年龄的小孩搏击是好事。”坐在椅子上的Root听了只是望着Shaw,没什么特别的表情,然而Shaw却觉得那双看着她的眼睛仿佛在笑。

  
  
  

“你就是这个小婊子的家人?她他妈的父母呢?我要见她的父母!”男人激动地念叨,一边抖动着自己强壮的肩膀和大臂,示威似地瞪着Shaw。

  
  
  

“你的嘴巴应该干净点。”

  
  
  

“什么?”男人带着点胡渣的脸因为愤怒而扭曲起来,“你说什么,你他妈的——”

  
  
  

一旁站着的管理员连忙拉住他,“好了好了,Mr.Smith,请冷静一点。”

  
  
  

Root眼里的笑意消失了一些,她看了看Shaw背后的拉拉扯扯的几个人,然后有些担忧地望着Shaw。Shaw走到她身边,缓缓地蹲下身跟她平视,“为什么?”她的声音很低,没有变化,吐出的单词有一种让人安心的调子。她问得简单,但她知道Root明白她的意思。

  
  
  

“他抢走了我的书,”Root回答,“我警告了他,然后他骂了我,我就打了他。”

  
  
  

Shaw没有说话,还是静静地望着她。

  
  
  

“好吧,是我从你书房拿的一本书,我不想别人弄坏了。”

  
  
  

得到了回答,Shaw这才站起身转向她背后的所有人。

  
  
  

“你们听见了,她没做错什么。”

  
  
  

Root闻言忽然笑了起来。她不想当一个忍气吞声的傻瓜,在她五六岁的时候她的母亲就老对她喃喃说女孩子在这个世界上最好的出路就是当个美丽的小傻瓜,可是她始终是不理解的,也不肯将就着活下去。世界上所有人都觉得小女孩就是小傻瓜,哄哄抱抱摇着芭比娃娃的小傻瓜,她也被他们一并归划到那个群体里去了,所有人都这么认为着——除了Shaw。

  
  
  

她明媚的眼睛闪闪有光,仿佛不可一世的神气,接着她从椅子上跳了下来,伸手捉住了Shaw垂下来的手掌。

  
  
  

 

  
  
  

和解花费了他们近一个小时,到最后Smith骂骂咧咧地上了卡车,嘴里不断念着要总要算账之类的咒骂。Shaw却显得很平静,她只是把自己的安全头盔丢给Root就跨上了机车,随后Root也乖巧地跳上车,双臂从后方向前环住Shaw的腰。机车发动,傍晚的街道灯火辉煌,灯光照在Shaw的皮靴上面雪亮,打在她的黑色背心上又暗淡无光,街灯一晃一晃地掠过两个靠在一起的身影。

  
  
  

“你想学用枪吗。”

  
  
  

原本安静的空气中忽然传来Shaw的声音,Root觉得很好玩,于是夸张地笑着说,“你竟然教一个十岁的孩子用枪?”

  
  
  

“我八岁时就开始摸枪了。”Shaw大言不惭般地继续说道,“这样没人敢欺负你,不想就算了。”

  
  
  

Root笑了一阵子后终于停了下来,她轻轻开口,“嗯,想。”她的絮语被风吹散,一些支离破碎的部分飘进Shaw的耳里,不过她没再重复,她知道Shaw是明白的。

  
  
  

她感到甜蜜的快乐,于是抱住Shaw的手臂收紧了些。

  
  
  


  
  
  

TBC

  
  
  


  
  
  

作者的话:这篇全是糖糖糖啊,连玻璃渣都没有的糖啊,怎么可能会BE?

  
  
  

另外感谢一位画师让我幻想成真XDDDD

评论

热度(111)

  1. 小狼端竹POI百合病社 转载了此文字
  2. StephyPOI百合病社 转载了此文字
  3. tianshengqs沉迷守望屁股清空账号 转载了此文字
  4. 赵子坷2012沉迷守望屁股清空账号 转载了此文字
  5. FAQ沉迷守望屁股清空账号 转载了此文字  到 POI百合病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