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ephy

【肖根】You Done Done Me 17

JFM:

卡西里:


最委屈的是Bear。

  


風聲鶴唳瀰漫著原本平靜的小隊基地,戰線的綿延幾乎頂到了天卻幸運地在Finch苦苦的哀求John滿滿的調侃當中得以暫且封存在地平面下不至於危及這個世界還過著安心買菜可以回家好好和家人吃頓飯那唐人街上無辜的平民們。

原本是可以相安無事的,但僅止於那兩個男人沒有剛好在Shaw接著了那件讓她胃口全失的物件後同步地默契地用了那款了然於心同時滿懷同情及訕笑的眼神穿透車廂的透明窗刺痛了Shaw的眼,更僅只於那個女人沒有剛好也露出的那永遠令Shaw覺得欠揍的笑這兩個前提之下。

原本是可以相安無事的。

  


x

  


“妳打算解釋一下這她媽的是怎麼一回事嗎?”Finch和John打車廂衝出的女人一言不發以跑百米的速度撲面而來的後一秒就已然交換完眼神,沒等Shaw爆發就已經塘塞了個毫無說服力的理由相攜奪門而出,當然還是抓緊了時間順走了還沒吃完的甜點,但為了保全性命還是放棄了原先看好戲的理由了,逃離的前腳一出仍然被最後一絲火山爆發開的餘韻給波及。

  

妳打算解釋一下這她媽的是怎麼一回事嗎?!”Shaw又重複了一遍,這次已經糾上了Root的衣領,卻是因為突然意識到自己似乎沒有爆發的底氣?這令她更加煩躁了,而諸多的猜測在心底不斷地發著聲音:是因為連Bear這個她最喜歡也最忠誠的朋友都開始背叛她?是因為想好好享用一頓美好大餐的胃口瞬間被破壞?是因為Finch還有John那完全不掩飾一下給點面子的神情?還有那該死的公然的吻。

"Sam,妳勒疼我了"即便已經摸透了Shaw總會因為自己爆發的地雷,Root還是有點不明白這一次自己是哪個部分越了界,即便如此仍然處變不驚地用十次有九次成功的慣用手法-撒嬌來應對正在爆發的Shaw。

"少廢話,怎麼一回事?!"雖然嘴上依然停不下拷問,手上還是不自覺地鬆了開來,但依然眉頭緊鎖地怒視著裝著無辜表情的人,絲毫沒有意識到自己應該做點解釋。

"妳指哪個部份呢,Sam?"見眼前人鬆了的態度,Root還是忍不住笑意繼續挑怒著依然灼燒著的小火星。

"我說那隻狗!這玩意!還有那兩男人!"Shaw忍不住大吼大叫,完全不知怎麼解釋卻又止不住怒氣所以只表達出了憤怒源頭的單詞,期間狠狠地將那件始作俑Bra嫌棄地丟在了地上,焦躁地踱步了起來,不再理Root。


遠處低著頭一臉做錯事表情的Bear似乎知道自己這回算計錯了,深深害怕以後日子難過了地哀鳴了一聲。

  

Root看著滿臉無辜的Bear、再看了看適才撿起的衣料、又回想了剛才爆發前的時機點自己似乎正在和兩男人暗示自己與Shaw的關係?諸多推理讓高智商的黑客瞬間明白了眼前的小個子女人火爆的前因後果。

Root還是又忍不住笑了,隨即又收到了一枚Shaw充滿警告的怒眼。

安靜了好幾秒鐘後Root逕直走向了Bear,安慰地輕拍著牠的頭,完全無視那頭飄來的餘光。



"幹得好,小傢伙"Root壓低了音量在Bear耳邊讚賞地低語,沒有意外不過幾秒就被一股強大的拉力拉了起來。

"妳又做什麼?"Shaw拉開了Root和Bear的距離,滿臉不愉快地叫囂著。

  


"教導牠如何從尺寸來分辨物件的主人,Sam"Root拾起內衣在Shaw眼前晃了晃,又自顧自地晃進了車廂內。

"………"Shaw不自覺瞥了眼自己的…尺寸,馬上搖了搖頭又怒視了女人的背影一眼。



 

  

等Root從車廂收拾完自己的那箱衣物出來,Shaw正和Bear大眼瞪小眼地僵持著,Bear簡直不能再更可憐了地躲到了Root的身後,而這顯然又更惹惱了還沒平息下怒火的矮個子特工,看起來一副馬上要糾過Bear好執行她那從來沒有過的教訓的樣子,卻被Root一個擋駕了下來。
“Sam,這不能怪牠,牠只是順從自己的直覺罷了”Root露出了個無奈表情,無奈裡含著笑,抱著整箱物件護在了Shaw最忠誠的小夥伴前,話裡的認真和搓破真相的直接還有Bear無辜的表情讓特工Shaw扯了扯嘴角自知理虧地回到了廳堂。
Root看著Shaw離去笑了笑,蹲下身來又獎勵式地又是一陣撫摸和安撫,這次不再壓低音量地說著些要幫牠帶好吃的、去玩好玩的之類的話,Shaw只是在遠處翻著依舊的白眼,不再多做反應,雖然看著那畫面有些莫名吃味,卻又終於覺得對Bear有些抱歉,暗自想著明天要帶哪款牛排來修補關係。


  

x
 

  


"才分開一下就在想我了嗎,Sam?"等Shaw回過神眼前就已經又是那個笑臉盈盈的女人。

  

"鬼才會想妳"Shaw雙手抱胸呈現了個軟弱地防禦態度。 

  

"是嗎?那先前是誰好幾次非要跑來找我的?"Root揹起手在Shaw面前笑著晃了晃腦袋。

  

"……"Shaw真寧可自己啞巴。

“那我們回家吧?”眼見Shaw怨氣消了大半的Root正想把握這個好時機含混過關。

"……"
“………妳和他們說些什麼了?”Shaw有些沒底氣地問著,沒敢看眼前瞬間失了笑意的女人。


"……"
"我說我們在一起了"Root被Shaw依舊沒肯放下顏面的態度刺痛,瞬間失了調笑,也顧不得迂迴地避開關鍵字了。


"我們沒有……"反駁的話已經到了嘴邊卻在看見Root的神情後斷在了喉頭,Shaw總是分辨不清當Root不笑的時候的真實心情,前些天要她來和自己住時她倔拗需要人哄的經驗還歷歷在目,那兩隻小錘子的告誡也還言猶在耳。

Shaw可以任由Root對自己所有調笑的、親密的言語動作,因為她深深知道她對自己的包容,那些萌了芽的在面對Root時才有的特殊感受讓Shaw在這些天願意相信也許,那個小女孩是對的。

  

但是Shaw更願意Root就這樣繼續包容地讓這段關係維持著不可言說與明定的樣子,因為Shaw始終無法相信和摸清那些異樣的感覺究竟是不是……。

Shaw只是不想別人在自己還對Root的感情沒清晰以前就先為自己下了定論......,這應該是自己對Root......做的才是。


Root在這不經大腦就說出口的話後就隨即後悔了,不是不知道Shaw明裡嘴硬暗裡其實是對自己無法感知情感的質疑和不信任,她只是需要多一點的時間,而自己只需要多一點的耐心。
生悶氣的感受早已煙消雲散,偷偷望向緊皺眉頭欲言又止的Shaw,四目相交之時又快速移開了視線。
Root真的也只是希望等到Shaw明白自己的心的那天,於是已經開始在腦裡組織著該怎麼向Shaw道歉,卻又不曉得該如何開口。



  

沉悶尷尬無人言語的氣氛直到Shaw再次感覺到了自己腳邊的觸感。



這一次,是適才Root遺落的一件蕾絲花邊內褲。







x








Bear這次是一副慷慨赴死的英勇模樣。





x






剎那間Shaw發笑了,而Root紅了臉。

Shaw緊皺的眉眼鬆了,釋然似地蹲下身拾起腳邊的物件,用力揉了揉Bear的頭,隨即起身將內褲塞進了Root還抱著的箱子裡然後自顧自地搶過了箱子,接著就只是站在那閉眼嘆了口氣。

Root還沒能讀懂Shaw一系列動作還有閉目嘆氣的意思,注意力就已經又被Bear在自己身後推著自己向前的觸感給轉移,直到感覺有人牽住了她的手。

“走吧,不是要回了嗎?”Shaw一手抱著裝滿了自己衣物的箱子一手正牽著自己的手,難得這次沒有使給自己一個白眼只是無奈地望著自己。


Root又忍不住眼泛淚意。


ROOT…… Really?!"Shaw緊了緊握著Root手的力道,不可置信這女人居然又要落淚?

  

"….嗯..嗯嗯....嗯"Root止住淚意抿嘴笑著朝Shaw大力點了點頭,就這樣任由她牽著自己走在了前頭。





離去前Root回頭望,
她發誓她看見了那依然屹立不搖帥氣的英勇身影眼裡含著淚,
正看著她倆離去。

  





----------------------------------後話--------------------------------

後來的好幾些日子,
Bear天天都有不同的美食可供享受,
伙食一天比一天更好,
身材也就越來越達到了幾乎快無法陪同出任務也無法像以前一樣耍帥的程度了,
只是因為Root和Shaw總是莫名其妙地搶著要帶好吃的東西來給牠。


Bear實在好生委屈。


(當然在一旁看著Root和Shaw爭搶著要Bear選擇哪方帶來的食物的畫面的
Finch和John是永遠不會知道箇中緣由了。)



---tbc

评论

热度(73)

  1. StephyJFM 转载了此文字
  2. JFM卡西里Kacirie 转载了此文字